+ - 閱讀記錄
    羅沙琳德熟練的處理起吳前交給她的任務,電話撥通后用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語與對方交流起來,交談之間吳前簡單的和詹姆斯·梅打了個招呼。

    不過最后吳前遺憾的得知,對方三人有事情在忙,今天臨時接到邀請,一位老朋友當上了祖父,再過兩個小時去法國的飛機就要起飛,至少要大后天才能回來。

    “吳,你不要那么快離開英國,我和猩猩還有鼴鼠等你好久了,一定要等我們回來,銀石賽道上我們一起玩!”詹姆斯·梅在電話中“咆哮”,原本那位老朋友當祖父還沒有那么快,可惜產期比預產期提前了一些日子。

    吳前讓羅沙琳德轉達,一定會等他們回來的。

    安靜的車內,康納甚至可以聽到詹姆斯·梅在電話中的咆哮聲,他知道,如果不是關系很不錯,不可能用這種語氣交流,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一位天朝年輕人怎么就和三個英國老頭玩在一起了。

    電話掛斷,吳前從羅沙琳德手中接過電話,他非常滿意羅沙琳德的容貌,就像隨時都和自己喜歡的女星呆在一起的感覺,真是有意思極了。

    “康納,介紹幾家米其林餐廳吧,到吃飯的時間了。”吳前道,在國內,米其林不太好用,天朝的菜什么時候也輪不到法國人來說了算,但到了國外,自然要相信最具權威的《米其林紅色指南》了。

    雖然米其林評判出來的摘星餐廳不一定符合天朝人的口味,但不得不說還是有一套非常嚴格的機制,能獲得星級已經非常不錯。

    米其林評判一間餐廳的指標有6個:原材料的素質、不同味道是否很好地融合、烹飪技術、烹飪的創新性、是否物有所值、烹飪一致性。

    這些標準并不適用于天朝烹飪。比如米其林講究的烹飪一致性,一位廚師將同一道菜反復做100次,在口味上不會有明顯波動,這就是烹飪的一致性。

    造成這一原因的根本是,西餐廚師在烹飪食物時會完全按照菜譜來,在烹飪的過程中還會用到溫度計、天平等度量衡工具,非常的嚴謹,所以在食物味道上會高度一致。

    而天朝菜在烹飪時,大多是看廚師的手準,各種調味料的使用、火候的掌控拿捏,完全是靠多年經驗來判斷,技藝或許登峰造極,但卻難保不會失手。

    所以說,并不是天朝菜無法達到米其林的標準,而是完全不在同一條路上,各有各的標準。

    “OH NO,尊敬的吳先生,您不考慮一下科林西亞酒店的餐廳嗎?也非常不錯的。”康納在科林西亞干了很多年頭,非常有歸屬感,很盡職的推銷了一下。

    吳前笑道:“在酒店吃飯有得是機會,既然出來了,就在外面吃吧。”

    康納遺憾的點了點頭,道:“吳先生,2019年米其林的評選中,倫敦一共有3家3星餐廳,10家2星餐廳和58家1星餐廳。我著重為您介紹一下3星和2星的餐廳吧……”

    按照米其林自己的說法,一星代表同類別里非常好的餐廳,值得一嘗其味。兩星代表絕佳的廚藝,值得繞道前往。三星就不得了了,代表登峰造極的烹飪藝術,值得專程前往。無論什么技藝,只要到了藝術級別,都很了不起。

    吳前心中感慨,到底是歐洲人弄得玩意,僅僅是倫敦就有這么多家米其林餐廳。

    雖然近些年來,天朝有些餐廳也在朝著這份殊榮努力,但時至今日,天朝魔都在2019年只產生了1家3星,8家2星和25家1星,差距很大。

    甚至說,整個天朝,只有魔都和羊城有米其林餐廳,而對于為什么只有這兩座城市有米其林餐廳,米其林是這么解釋的:凡是被米其林收錄的城市,說明這個城市的餐飲已經和國際接軌……

    “呃……不用那么麻煩,既然是在英國,那你就從英國菜為主的餐廳中挑選一家介紹一下吧。”吳前道。

    康納很高興吳前愿意品嘗英國菜,現在很多人都說英國無美食,其實并不是英國無美食,只是英國的美食沒落了,近幾十年有不少廚師正在瘋狂的挖掘著英國歷史上的美食。

    “吳先生,如果您想吃英國菜,我隆重的向您推薦一家今年剛摘取2星米其林殊榮的餐廳,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餐廳,這家餐廳主廚阿什利師從Heston Blumentha,赫斯頓絕對算得上英國國寶級大廚。

    赫斯頓自己經營的The Fat Duck“肥鴨餐廳”是以《愛麗絲夢游仙境》為主題的米其林三星餐廳。”

    吳前雖然對倫敦的美食一竅不通,但還真對“肥鴨餐廳”有所耳聞,美譽為全世界最好的餐廳之一,于1995年開設,餐廳位于倫敦西部伯克郡的一個村莊內。

    “康納,那為什么不能直接去師傅開的‘肥鴨餐廳’呢?”吳前有些疑惑的問道。

    康納攤了攤手,道:“幾乎所有的米其林三星餐廳都需要提前很久很久預定,因為食材均是采自于世界各地,需要提前準備好,臨時去是沒有準備的,沒辦法接待。”

    吳前恍然,按照這個意思,哪怕出了高價錢去到餐廳,人家也沒有食材來招待。三星米其林餐廳的各種名堂不少,有的餐廳要求一定要穿正裝才允許入內,有的只接待雙數客人,比如2、4、6這樣,有的則是限量供應,先到先得。

    康納見吳前臉上有遺憾神色,便道:“DBHB餐廳的主廚阿什利10多歲就在赫斯頓手下學藝,他和他師傅赫斯頓一起耗時10多年研究探索英國的美食歷史,咨詢食物歷史學家、人類學家,在大英圖書館內花費了大量時間研究英國古菜,再用現代手法呈現古菜。

    DBHB餐廳菜單上的料理,起源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十四世紀,阿什利和赫斯頓都是致力于挖掘古風為英國菜正名的廚師,爭取讓英國沒落的美食再一次在使人眼前綻放光芒。”

    “開車,走起,去阿什利開的這家餐廳試試,徒弟還真不一定就比師傅差勁。”吳前決定道,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事情時有發生。

    康納收到指令立刻將車發動,羅沙琳德拿出一個十分袖珍的電子設備,有點像筆記本電腦,但是輕薄很多,屏幕也就一個半巴掌大,她查找出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餐廳的訂餐電話,然后打過去提前預定了一下。

    雖然米其林二星的餐廳沒有三星那么多講究,可最基本的提前預定還是有必要的,不然等上菜就要等一個多小時,非常難受。

    DBHB餐廳坐落在倫敦文華酒店內部,可欣賞到海德公園的美麗景觀,當吳前一行人趕到,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后。

    DBHB餐廳內設計采用天然材料如木材、皮革和鋼鐵,參考歷史工藝,同時營造一種時尚現代的感覺。整體中規中矩,顏色既不是清雅路線也沒有視覺沖擊感,整體不夠明亮,微微有一種土豪既視感。

    走進餐廳,吳前感覺雖然是三叉(米其林對餐廳環境的評分)兩星的米其林餐廳,但整體的環境氛圍的確談不上多么的驚艷,只能說是中規中矩。

    餐廳內唯一的包間有人用餐,吳前和羅沙琳德被安排在一處景致非常好的窗戶邊。康納自然不可能跟著一塊到這里來就餐,他自己找了個地方吃飯去了。

    雖然已經到了飯點,但在餐廳內就餐的人并不是很多,上座率大概在60%。在就餐的人之中,吳前發現了亞裔人的身影,兩位穿著打扮非常時髦精致的女士,偶然之間聽到兩人的說話,方知道是老鄉。

    兩位美女大約30歲左右,她們也看到了吳前。吳前與對方相識一笑,算是同在異國的友好問候。

    侍應引領吳前兩位走到餐桌旁,羅沙琳德快步走到吳前那邊將椅子往外拉出,方便其就坐。這個舉動讓侍應愕然了一下,暗道這位天朝先生真是太不紳士了,怎么還能讓女士來挪椅子,他可不知道吳前和羅沙琳德的關系。

    吳前感覺有些別扭,他拍了拍羅沙琳德的肩膀,道:“讓我來試試這種禮節吧。”

    羅沙琳德有些受寵若驚的道:“BOSS,這樣真的好嗎?”

    吳前沒有說話,徑直走到對面將椅子挪開,揮手示意,笑道:“羅沙琳德女士,請坐。”

    羅沙琳德看了看吳前,沒有再拒絕,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到椅子前坐下,道:“BOSS,您太客氣了。”

    “紳士的禮儀,不分高低上下級,總統不也會為女士挪椅子嗎?”吳前坐回座位道。

    站在一旁的侍應雖然聽不懂中文,但他從羅沙琳德對吳前的態度可以看出,兩者之間上下級關系非常明顯。

    “尊敬的先生,美麗的女士,菜品已經準備好,請問可以上菜了嗎?”侍應問道。

    在這種餐廳吃飯,一般是不需要自己點菜的,主廚會安排好餐品,每一道菜之間的銜接非常有講究,頭一道菜的余味為會下一道菜做鋪墊,一層一層的將味覺的享受推至巔峰。

    羅沙琳德將侍應的話翻譯給吳前,吳前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十六道菜品按照相應的順序一一呈現,這是吳前第一次吃地地道道的西餐,他的刀叉技術有些拙略,最后義正言辭的讓服務員拿了一雙筷子給他。

    菜品很多,每一份都精致如藝術品,有些令吳前大感驚奇。

    比如餐廳的鎮店之寶,Meat Fruit肉水果。一枚栩栩如生的柑橘搭配一片金黃酥脆的烤面包片。

    柑橘表皮布滿小坑洞,是冷凍之后水珠產生后的小氣孔效果,柑橘上還插著一個綠色梗葉,完全以假亂真。切開后,內陷是雞肝和鵝肝混合的醬,表層橘色果凍皮是果醬和吉利丁片制成。

    雞肝鵝肝慕斯經過層層過篩,口感細滑濃郁,幾乎沒有顆粒感,后味微甜,果皮則酸甜解膩,搭配得恰如其分。

    面包片濕度極高,面包先刷上橄欖油打底,再加入百里香、迷迭香、蒜和香草油,在焗盤上烤出一道道漂亮的花紋,看起來就像牛排一樣,入口酥脆,滿嘴幸福流油。

    覺得面包片好吃還可以免費續,不過考慮到這只是前菜,吳前并沒有繼續吃面包片的打算。

    Meat Fruit這道菜并不是廚師自己天馬行空想象出來,概念啟發于1399年亨利四世加冕宴會中的“黃金蘋果”。小小前菜,制作工藝十分復雜,準備工作需要至少兩天才能完成。

    餐廳會根據客流紀錄準備好一部分Meat Fruit,如果生意忽然很好,Meat Fruit賣沒了就真的沒了,只能說一聲遺憾。

    Broth of Lamb羊肉湯,吳前覺得這道湯菜比起在飛機上享用的奶油茴香湯對口味多了。

    侍者把盤子放穩后,淋上濃郁的羊胸腺湯汁。湯內加入了復雜的香料,濃郁程度不亞于天朝的藥膳煲湯,還原舊時代英國貴族用大量昂貴香料做菜來彰顯顯赫身份地位的做法,湯汁濃郁到讓人分不清是湯汁還是醬料。

    湯中,炸雞肉丸子、低溫水波蛋、櫻桃蘿卜、白蘿卜、洋蔥、西芹等。蔬菜用醋漬過,用于調和濃湯。雞肉外面粉皮輕裹,內部肉質鮮嫩多汁。水波蛋蛋白做得細致軟嫩堪比布丁,蛋黃則如教科書般緩緩流出,強迫癥患者看了都會非常舒適。

    Spiced Pigeon辣烤乳鴿,鴿子皮酥脆入味,肉質嫩滑無比,毫無腥味。

    特殊工藝制作的薯條,需要用不同的油溫炸三次,然后進入冰箱冷藏之后再炸一次,外層酥脆,內里像蒸過般蓬松。雖然費了很多時間,但吳前覺得這道菜的口感并不是很喜歡。

    還有用白蘭地加糖漿烤制的菠蘿包,章魚爪,鴨胸肉,扇貝,三文魚,英式紅燒肉,奶香牛排……甜點是太妃糖塔,擺盤就像藝術品一般別致。最后侍應推著小車走來,為吳前和羅沙琳德獻上了一份炫酷的網紅液氮冰激凌。

    吳前一頓飯吃完,十六道菜的味道預留口中,有的讓他吃驚不已,有的卻也感覺平平無奇,但不得不說,這是一家非常不錯的高級餐廳,用餐費用還真不算貴,因為下午還有事情,吳前沒有喝酒,羅沙琳德更不可能喝酒,最后結賬,2359鎊。

    小費由羅沙琳德支付了50鎊,因為吳前身上木有現金……

    “用現代手法演繹英國古代食譜,這件事情本身就很有意義啊。”吳前站在門口回望一眼餐廳,邁步朝著不遠處的海德公園走去,兩個字總結這一頓飯,滿意。

    這一頓飯讓吳前想起一部動漫中的情節,中華小當家為了還原數十年前的一種烹飪工藝,日思夜想之后終于成功的那種成就感,他想,這家餐廳的主廚阿什利和他師傅赫斯頓當初也是那樣的吧。

    吃完飯后自然不能立刻坐車離開,餐廳就在英國最大的皇家公園旁邊,順其自然的就游歷一番。

    康納回酒店了,因為庫克斯租的勞斯萊斯幻影已經到位,而鮑爾和戴維則租了一輛保有量十分巨大的美式轎車,這樣的車輛隱蔽在車河之中根本不會引人注目。

    海德公園是倫敦最知名的公園,占地360多英畝,原屬威斯敏斯特教堂產業。十八世紀前這里是英王的狩鹿場,1851年,維多利亞女王首次在這里舉辦倫敦國際博覽會。

    走進公園之中,吳前不禁有些感慨,天朝京城也有類似的地方,海子公園,清代是皇家御用狩獵場,如今卻成為了菜市場,留下了一小塊地方成了現在的海子公園。

    海德公園內游人如織,吳前和羅沙琳德漫步其中,藍天白云之下非常的愜意,草地上時不時有松鼠嬉鬧,對游人絲毫不懼,好似早已習慣和人類和平相處。

    再往前走就到了海德公園內的湖畔,碧藍的湖畔中天鵝、野鴨、水鳥嬉戲,湖岸上有一個造型別致的噴泉池,周邊有不少拍照留戀的外國旅人。

    公園最北端的小花園被稱為意大利花園,其實和意大利半毛錢關系也沒有,整體布局十分精致,也是游人較為喜愛的場所。

    公園南面有一座1876年為維多利亞女王的丈夫艾伯特親王而建的紀念碑。艾伯特紀念碑對面是皇家艾伯特音樂廳,每年夏天會在這里舉辦“無座音樂會”。

    吳前略微感到遺憾的是季節,9月的海德公園內有些草木已經開始泛黃,若是在春夏兩季來到海德公園,滿眼都是清新的綠,寬闊的視野和紐約中央公園一樣,它讓都市人充分與大自然接觸,使人們的身心得到撫慰。

    天空的云漫不經心的飄飄蕩蕩,河水像油畫一樣安靜,和平鴿步伐慵懶的在草坪上漫步,從躺在草坪上的人們身邊走過,雖然四周圍游人不少,但吳前感覺心靈非常的寧靜。

    “如果在這種地方野餐,也是相當不錯的啊。”吳前低聲道。

    羅沙琳德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她猶如影子一樣跟在吳前的后方,盡職的扮演著助理秘書的身份。

    海德公園的路分了自行車道和人行道,旁邊還訓練馬術的場地,此刻正有幾名男男女女在騎師的指導下踏馬而行。吳前饒有興致的看著幾匹身姿雄健的高頭大馬,心中有些興趣。

    “羅沙琳德,你會騎馬嗎?”吳前問道。

    “略微會一點,BOSS。”羅沙琳德答道,簡單的騎乘她沒有問題,但要完成馬術中那些高難度的動作就不行了,畢竟沒有專門的練習過。

    吳前覺得可以找個地方玩玩這個,寶馬在古時可是相當于超級跑車的,哪怕放在現代,一匹良駒的價格依然不菲。

    這會,一位華裔小姑娘朝著吳前跑來,手中舉著一架單反。小姑娘在離吳前還有10米的時候,羅沙琳德就做出了反應,身子輕飄飄的一側,瞬間將吳前擋在了身后。

    小姑娘臉上洋溢的笑臉僵住了,她是過來請人幫忙拍照的,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情況,看樣子對方是一位低調的大人物,居然有美女保鏢跟在身邊。

    吳前從后面拍了拍羅沙琳德的肩膀,道:“風和日麗,乾坤朗朗,你看她像是能傷害到我的樣子嗎?漫說是你了,我一拳過去都能把這么可愛的小妹妹打昏迷,信不信?”

    羅沙琳德緊繃的神經被吳前的話逗樂了,不過臉部肌肉控制得很好,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她再次側了一下身子,站到了吳前身后。

    小姑娘鼓著腮幫子看向吳前,有這么舉例子的嘛!

    “帥哥,麻煩你幫我拍張照吧。”小姑娘舉了舉手中的單反相機,看模樣應該還在讀書,卻是不知道為什么有時間出來玩。

    吳前對羅沙琳德打了個眼色,讓她代勞,高冷的模樣讓小姑娘癟了癟嘴,是自己不可愛了嗎?這位老鄉真的是傲嬌呢,一點面子都不給,她在心中嬌嬌的哼了一聲。

    為什么吳前不幫忙照相呢,因為他用不來單反相機,調來調去復雜得很,哪里有手機照相方便。現在價格一般的單反相機還真比不少先進的手機攝像頭。

    羅沙琳德幫小姑娘拍照的同時,吳前愕然的發現了一對好基友,戴維和鮑爾正坐在30米外的木椅上攬著肩膀有說有笑,眼光始終游離在自己這邊,不知道的人會以為兩人在看風景談笑風生。

    “可以,真是挺有安全感的。”吳前見羅沙琳德幫小姑娘拍完照,便朝著車輛走去,他要去另外一個地方,海德公園適合準備好食物,然后和心愛的女人在這里呆一整天,但現在吳前身邊沒有那樣的人,他也不打算繼續看別人撒狗糧了。

    一座世界性大都市中,需要一處這樣的場所。

    庫克斯租的是一輛深藍色的勞斯萊斯幻影,看上去很沉穩,但卻不顯得十分張揚。吳前坐到車上看了一下時間,下午2點多,他對庫克斯道:“去大英博物館。”

    吳前一般不喜歡逛博物館,他自認不是一個很有歷史涵養的人,但大英博物館絕對要去一趟。世界四大博物館之首的名頭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它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最著名的博物館,藏品之多令人咋舌。

    PS:最近訂閱有點下滑,不知道是情節不好,還是更新不夠給力讓一部分書友去了盜版,好桑心。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