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紫翠各處都安排的妥當,安歌完全滿意,對她客氣道:“紫翠姑姑費心了。”

    紫翠笑道:“不必謝奴婢,都是皇后娘娘的吩咐,皇后娘娘還囑咐奴婢跟姑娘說一聲,姑娘這身份只是皇上為了保護姑娘的,姑娘在宮里不必把自己當奴婢,你依然是將軍夫人。”

    安歌眸子閃過一絲別樣的情緒,點頭道:“知道了,多寫皇后娘娘關懷。”

    嘴上客氣的話聽著就成了,她要是真的把自己當主子,就不說宮規了,到時候有的是人看她不順眼要對付她。

    紫翠還道:“與姑娘同住景陽宮的,是莊嬪娘娘,莊嬪娘娘也是后宮中頂頂才華橫溢之人,應該能與姑娘處得來,且莊嬪娘娘平日里也安靜,不會打擾到姑娘。”

    安歌點頭道:“我清楚了。”

    紫翠交代完便離開了。

    安歌想先去與莊嬪打個招呼,沒想到她剛出門,看見蘇易安拎著藥箱去了莊嬪那里,她又趕緊退了回來,她已經許久不和蘇易安接觸了,此時見了面也是尷尬。

    估計是莊嬪身子不好吧,還是等蘇易安離開,她再去和莊嬪打招呼吧。

    莊嬪殿中,她坐在梨花木椅子上一動不動,眼睛緊緊地盯著正在替她號脈的蘇易安,問道:“如何?”

    蘇易安收回手,神色如常,淡淡道:“無事,很好,只是受了涼,微臣隨后給娘娘開些藥。”

    莊嬪雙眸滿是落寞,似乎不愿意接受這個結果,反問道:“是嗎?”

    蘇易安笑道:“娘娘若是不信微臣,大可叫別的御醫過來看。”

    莊嬪突然冷笑,她緊緊盯著蘇易安,道:“叫別的御醫?皇上三個月沒有踏足我這兒,我卻有了兩個月的身孕,我如何敢叫別的御醫瞧?蘇易安,我早就知道你薄情,卻沒想到你如此薄情!你是不是打算一貼藥直接殺了你的孩子!”

    蘇易安嘴角揚起一絲淡淡的笑意,道:“你知道自己有孩子了?”

    莊嬪紅了眼眶:“我又不蠢,我自己懷了身孕,怎么會不知道?……易安,我瞞的好辛苦,可為何就等來你一句‘無事’?我以為你會與我一同想辦法的……”

    “我想的辦法就是不要這個孩子,你就當病了一場,很快就沒事了。”

    莊嬪的心涼透了……這是他的孩子,他說殺了他,就像說一件與他無關的事!

    她冷笑一聲:“既然如此,我還偏要將他生下來!”

    蘇易安這便沒有說話了,他不善于強迫別人。

    莊嬪轉過臉,不再看他,決絕地道:“當初我每日都替你焚燒你給我的那種藥,叫惠妃終日恍惚,最終墜樓自殺。你若是敢動我的孩子,我便將這件事捅出去!你也不想旁人知道,惠妃案的兇手竟然是你吧!”

    蘇易安沉默片刻,道:“你想要這個孩子也不是不行,但你可知道后果?”

    莊嬪道:“知道,所以你得幫我!我知道你有辦法!”

    蘇易安確實有辦法,只要莊嬪能和皇帝睡一晚,他就有辦法讓這個孩子成為殷沐的,甚至拖兩個月再生也可以,連產期都可以作假到一天不差。

    蘇易安點頭道:“既然你想生,那就生下來,不過前提是,你得讓殷沐過來一晚。”

    “這

    個你放心。”莊嬪見他答應下來,松了口氣,同時心里漫起一陣欣喜,他愿意要這個孩子,那就證明他還是在意自己的。

    她走到蘇易安面前,輕柔地靠在他懷中,道:“易安,我能替你生個孩子,此生已無憾了。”

    蘇易安不咸不淡地說:“為我生?我不是說了我不要,是你偏偏要把它生下來的么?你又何必把這恩情強加在我身上?”

    莊嬪渾身一怔,她詫異地看著蘇易安:“你怎么可以這樣說?你好薄情……我冒著株連九族的大罪與你茍合,你居然就對我如此冷漠!”

    蘇易安神色似有無奈,他嘆了口氣,對莊嬪道:“我可有強迫過你?”

    莊嬪怔怔的看著他,似乎不明白他為何要問這個,不過她還是搖了搖頭。

    “那我可有甜言蜜語哄騙過你?”

    莊嬪又是搖搖頭……他沒有,他沒有說過任何愛她的話,一直都是她主動的,他只是不拒絕而已……

    蘇易安接著道:“那就得了,深宮寂寥,你情我愿的事,就別說誰對不住誰了。”

    莊嬪咬著唇,深深地看著面不改色的蘇易安……他怎能如此薄情?!

    她替他做了那么多……

    “你對我,就沒有絲毫的愛意嗎?!”莊嬪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

    蘇易安嘆息,卻沒說話。

    這些后妃啊,都活不明白,愛不愛的重要嗎?她們已經是皇帝的人了,就算他愛,又能怎么樣?

    而且,他也不覺得莊嬪對他有多愛,不過是奢求不到皇帝的恩寵,所以找個別的男人慰藉一下而已。

    要是看明白點,別整日盯著那些不切實際的情和愛,她不也過的痛痛快快的?

    多好啊。

    莊嬪似乎很受傷,她好一會兒沒再說話。

    蘇易安已經開始收拾藥箱了,他準備離開此處了。

    莊嬪卻突然抱住了他,深情又決然地道:“就算你不愛我,我也回不了頭了……易安,我……”

    她話沒說完,便已經攀上他的身體,摩挲著他的唇。

    這一次,蘇易安依然沒有拒絕。

    ……

    安歌此時正坐在景陽宮一處閣樓的二層里,開著窗,望著下面。

    這就是惠妃曾經跳下去的地方。從她這兒,可以俯瞰一整個景陽宮。

    等她看見蘇易安從莊嬪處出來的時候,安歌疑惑地問寧九:“似乎他進去有兩個多時辰了吧?瞧什么病瞧這么久?”

    寧九也是不解,道:“夫人還下去與莊嬪說話嗎?”

    安歌點點頭,便與寧九一同下去了。

    她們見著莊嬪的時候,莊嬪穿著一身丁香色的宮裝,發髻披散著,臉色十分憔悴,房間里還燃著一股味道怪異的香,安歌心想她可能是真的病的很嚴重吧。

    莊嬪柔柔一笑,顯得有些強顏歡笑的樣子,對安歌說:“沒想到景陽宮的主位,等了這么久,等來了安姑娘。”

    安歌立馬道:“不過就是個住處而已,可稱不起什么主位,說起來我還算是婢女呢。莊嬪姐姐若是喜歡,我與你換也成。”

    莊嬪撲哧一聲笑了,這次的笑要燦爛許多,她望著安歌道:“我住這小樓習慣了。妹妹,你住進來,

    比這宮里任何人住進來都好,因為我知道你與我志同道合,都愛寫詩作畫,與世無爭。”

    安歌笑了笑,她原先在邸報府任職的時候與這些后宮嬪妃都有過接觸,也確實知道,莊嬪是與世無爭容易相處的。

    申時,御書房。

    殷沐身邊貼身伺候的太監尹洛詢問殷沐道:“皇上,今晚是否還要在御書房過夜?”

    殷沐停下筆,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唇角微微勾起,道:“安歌來了?”

    尹洛答:“是,皇后娘娘已經給安姑娘安排好了。”

    殷沐淡笑著道:“先前入宮的秀女,可還有未曾侍寢的?”

    尹洛想了想,突然惶恐答道:“只有一趙選侍還未曾侍寢,是奴的失職,一直沒尋著機會提醒皇上。”

    “無妨,不怪你,朕也給忘了……她是叫趙姒,對嗎?”殷沐今日心情似乎格外好,道,“你去通知趙氏侍寢,再去尚寢局通知潘尚寢,今日叫安歌去教導趙氏。”

    尹洛一愣,提醒道:“皇上,安尚寢是第一日入宮,可能還不懂,是叫她一個人去,還是叫潘尚寢與她一同去?”

    “她不懂?她與景瀾在一起那么久,再不懂如今也什么都懂了。”殷沐擺手道,“你去吧。”

    尹洛領命,立即去和潘尚寢說了。

    潘尚寢聽后,也是十分擔憂安歌做不好,不過這到底是皇帝的意思,她也沒什么可說的,她便去通知了安歌。

    安歌一聽見潘尚寢說叫她去教導趙氏的時候,也沒怎么擔心,她曾經在宮外的野志里面看過后妃侍寢的流程,就是給她們洗干凈了,裹到被子里,送到皇帝床上就可以了,簡簡單單,毫不費力。

    她正打算去呢,潘尚寢突然道:“安尚寢,趙選侍今日是第一次侍寢,所以需要你悉心教導如何侍寢,倘若是她沒伺候好,整個尚寢局都得遭殃……安尚寢要是不明白如何教導,我這里有些書本,你可以先看一眼。”

    安歌接過,剛翻開一頁就合上了,她真沒想到尚寢還得教男女如何那啥……不過她雖然覺得害羞,但這些事她讀過的書可不少,教就教,反正她也實踐過,沒什么大不了的。

    “我知曉了,多謝潘尚寢。”

    潘尚寢點點頭,又從宮女手中接過一個小盒子,道:“這些東西,是閨房助興的,安尚寢也要全部教給趙選侍。”

    安歌好奇地接過,潘尚寢便沒有其他要交代的,先行離開了。

    她在潘尚寢走后,打開盒子,看見盒子里的東西,立馬紅著臉把盒子蓋上了……

    天吶……沒想到皇帝老兒樣貌堂堂道貌岸然,背地里居然是個x魔,居……居然搞那些東西!

    寧九看她害怕地樣子,很是不解,問道:“這盒子里是什么?”

    寧九可長這么大都沒嫁過人,安歌不想讓她看見,玷污她的純潔,便道:“無事,一些尚寢需要用的。我先去看,九姑你就在外面,我看書的時候不想被打擾。”

    說罷,安歌抱著盒子轉身進了內間。

    她坐到床上,又打開盒子偷看了一眼,但依然覺得羞恥到無法直視,便把盒子丟開了。

    ……她突然,無比無比地想念她遠走的夫君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