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海灣酒店沙灘上,此時天色已經擦黑。

    在海灘上燃起的篝火星星點點,到處都是肉類的香味。這就是墨國的美食,用濃重的香料來烹飪食物,讓人垂涎欲滴。當李歡來到沙灘的時候,本來應該接受到無比熱烈的歡迎,可還沒走到沙灘呢,就讓陳經理派人來,直接接到大佬們聚集的餐廳了。

    沒錯,今天的海灘讓特殊執法機構包下來了,事實上他們就算是不包下來也沒人進的來。那三層的警戒線不是鬧著玩的。修煉者和軍警可能還和你講道理,最外層的毒販組成的包圍圈,那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他們根本不跟你講什么道理,只要你跨過警戒圈,各種長短槍支就是一陣招呼。

    李歡一路問聞著香味,來到了各位大佬所在的餐廳。

    這個海灘餐廳位于整個沙灘最漂亮的回水灣里,餐廳是用木質結構搭建主體,外面就是砂質細膩柔軟的沙灘。此時正是天空擦黑夕陽落滿海面的時候,金紅色的夕陽在水面上撒了很遠的影子,餐廳里輕柔的墨西哥風味歌曲,襯托出一派熱帶風景。幾個大佬看起來輕松多了,端著酒杯有說有笑,甚至臉上還帶著略微興奮的表情。不用說,那二十萬枚靈核讓他們笑出聲來了。

    “李歡你來了,是不是有什么線索了?”看到李歡來了,陳經理以為是李歡帶線索下來了,趕緊問道:“怎么說,那個‘世界的盡頭’究竟是什么地方?是南美洲?北美洲?非洲?亞洲?那個時候還沒有人發現南北極,應該不會在兩極……”

    “我們紅海貿易還能管這么寬呢?您一下把全世界都拉通了?!崩顨g撇撇嘴。

    “行了,你正經點,不是我們紅海貿易本事大,而是大部分執法機構都達成了共識,在不改變以前的相處原則上加上一條,只要是關于特拉爾泰庫特利的事情,一律按照聯合決議提案的方法來辦。這個提案也是剛剛大家商量出來的,目前就只有一條,也就是特拉爾泰庫特利的事情,可以在簽署這份文件的機構所在區域暢通無阻?!标惤浝碚f道:“這是大家的事兒?!?

    “哦,那你們想挺好,不過很可惜,暫時沒有什么線索,特拉爾泰庫特利自己也說,時間過去的太久了,她需要好好回想一下?!崩顨g聳聳肩:“人家都還比你們有人情味,看到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在上面蹲著,好奇我問什么不下來參加慶功宴。這不,把我弄下來了?!?

    李歡說到這個一臉幽怨,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沖著服務生喊道:“外面那個烤肉給我十個人份量的……還有墨西哥卷餅我也喜歡!快一點,我餓壞了!”

    穿著潔白服裝的服務生聽到立刻跑了。

    現在這幫大爺在這里可以說是肆無忌憚,沒辦法,海灣酒店是海灣集團的產業,而海灣集團自從古茲曼把自己作死之后,他的大兒子迭戈接手了海灣集團,而迭戈現在又是聽李歡的命令,所以拐彎抹角的來說……海灣酒店其實應該算是李歡說了算?也不知道是不是迭戈提前給酒店里的每一個工作人員打過招呼了,反正現在酒店對這幫修煉者是有求必應。

    當然,這個事兒所有修煉者基本都知道了,陳經理肯定也知道了,他看著侍者一路小跑出去,有些擔憂的說道:“李歡,這件事兒結束了,你準備怎么處理這里的關系?”

    “什么關系?”李歡一愣,他還沒弄明白陳經理說的是什么。

    “少跟我打馬虎眼,古茲曼暗殺你失敗之后,他兒子迭戈就來尋求你的保護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标惤浝砻碱^一皺:“李歡,我很嚴肅地告訴你,你知道我們中國的法律對毒品的容忍程度。我建議你把這個關系理清楚,然后完全斬斷它?!?

    陳經理話一出口,各個管理機構的大佬們都是微微一驚。沒錯,在世俗的世界里,毒品是紅線,任何國家的毒品都是不合法甚至是重罪、死刑。但就如同各位大佬在死傷這么多手下之后還能笑得出來一樣,他們看世界的觀念和一般人不一樣,這些國家機構只看利益,不管對錯。迭戈現在因為李歡的保護,可以說整個海灣集團都在李歡的掌控之下,海灣集團可是世界上最大的販毒組織——有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可以說海灣集團的實力跟一些中小國家相等。

    有這么一個手下,還想著要盡快撇清干系?這不是瘋了是什么?

    可沒想到李歡卻理所當然地點頭:“當然了,而且你說錯了,我跟他們就沒關系。要不是在座的某個人,他也不會和我扯上關系……對了,說道這個,既然雨林**已經結束了,那我們就應該好好聊聊這個事情了。切斯特先生,你說呢?”

    切斯特一個激靈:“說什么?”

    “還能說什么?要我把外面的人叫進來對質嗎?裝什么裝有意思么?”李歡撇撇嘴,看了陳經理一眼,陳經理并沒有說什么,這就等于他在默認李歡的行為。李歡左右掃視一圈,所有執法機構的大佬似乎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反正對李歡說的事情誰也沒提出異議來,所以李歡更直接了:“前面我們需要統一戰線,所以我沒有和你計較你們神盾的事情,既然現在雨林**結束了,那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聊一聊,關于你們神盾幾次對我的暗殺行動了吧?”

    李歡話音剛落,那些干自己事情的大佬們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然后繼續低頭下去做自己的事情了。陳經理則是當成沒有聽到一樣,自言自語著“烤肉怎么還沒來”,徑直走出了餐廳。他的意思很明顯,這事兒交給李歡自己決定,因為他知道,李歡和神盾的梁子結得太深了,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得了的。而且這件事情陳經理出面也沒用,必須要李歡自己談。

    所以陳經理索性回避了,這兩人不談清楚,接下來的事情還會不斷發生??吹疥惤浝黼x開了,李歡和切斯特在對視,其他執法機構的大佬也不知道是誰帶頭,一個個魚貫出門了。

    現場就剩下了切斯特和李歡。

    “說說吧切斯特先生?!崩顨g冷笑,他雖然現在精神力退步,境界也掉了,小飛的精神力實體也不見了,但他依然敢于面對切斯特——因為李歡現在雖然無辜地成為了特拉爾泰庫特利的傳令官,但也有一個好處,李歡也在特拉爾泰庫特利的保護之下呀。

    雖然特拉爾泰庫特利沒明說,但誰敢試試看?玩意惹怒了這個古代女王陛下,誰也背不了這個鍋,到時候還不是得李歡去解決。所以切斯特咬牙切齒了半天之后,只能搖搖頭:“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們之間可能有些誤會?!?

    標準的官方辭令。

    “呵呵,你不知道是吧……”李歡淡淡一笑:“好,你不知道那我就跟你說說。我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找上我的,我的印象中,應該是在北非沙漠油田吧?我岳父的油田被你們騷擾,我們第一次打交道。你們這幫人也真夠無恥的,自己不敢動手就驅趕一幫沙漠強盜來騷擾油田,被我打跑了之后,還心心念念想著回來復仇,結果在古城地道里被埋了。他們命大沒有死,我在洛杉磯海盜灣找到了印第安人的祭壇,得到了一個關于阿茲特克寶藏的線索,結果他們又跟著來……有這件事情

    吧?”

    “你說的這件事情的確有,但那些人不是我們神盾的人?!鼻兴固孛鏌o表情——他做事向來是不留尾巴的,在北非沙漠和李歡對戰的人,在任務失敗之后就立刻被革除了神盾的名單,切斯特的動作快而無情,這也是神盾的作風。其實如果不是切斯特這么做,可能那些人還不至于淪落給毒販打工的地步,最后又在雨林里和李歡沖突。

    “行了,我就知道你有這個理由?!崩顨g一撇嘴:“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些手段,任務一失敗就一推三六五,把責任推到了他們身上,不認他們是你們機構的成員。如果不是這個,他們也不能淪落到毒販手里。好吧,就算不說這個,那我們來說說關于海灣集團的事情?!?

    “我也聽不懂你在說什么?!鼻兴固馗菗u頭:“我們神盾是花旗國特殊執法機構,別說是我們,就是普通執法機構都視海灣集團為毒瘤。這可不是我騙你,海灣集團的毒品每年有百分之五十流入花旗國,我們恨不得把他們全部弄出來殺死。所以你要說我們跟海灣集團有關系,那是不可能的?!?

    切斯特之所以能做到神盾負責人的位置,除了因為他行動能力非常強之外,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做事情收尾干凈。北非沙漠的那些事情就不說了,那已經死無對證的事情——倒是花旗國本土有一個人變成老鷹飛回去了,但那個印第安人住在花旗國,切斯特有一萬種辦法讓他閉嘴,所以李歡撤以前的事情是死無對證的。至于來自古茲曼的暗殺,李歡卻是有充分證據的。因為不管切斯特怎么不承認,還有一個當事人在尋求李歡的保護。

    迭戈,古茲曼的兒子,他現在掌握著海灣集團。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所以我證人都給你找好了?!崩顨g走出餐廳去找到了一個侍者:“去把迭戈給我叫來找了,我有事情要問他?!?

    說完李歡看著切斯特:“我要讓你一次死心?!?

    “我還是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鼻兴固孛鏌o表情地搖搖頭。

    “呵呵,你等下就知道了?!崩顨g回應了一個笑臉。

    今天修煉者們在海灣集團酒店辦慶功宴,在外圍守衛里面,迭戈肯定也得到場。侍者大概也是被迭戈打過招呼的,大約等了半個小時之后,沙灘遠處一個沙灘車開過來,上面坐的不是迭戈又是誰呢?他開著沙灘摩托到餐廳門口下了車,兩步趕到了門口,環視了餐廳里面一圈看到李歡和切斯特在對峙的時候,臉上拉開了一個難看的笑容:“怎么就只有您兩位呢?其他人呢?是不是我們餐廳的食物不合口味?那真是對不住了,我立刻找人給你們換廚師!嗨,我還交代了他們,今天一點都不能馬虎,兩位別擔心,我這就去督促他們!”

    說完,切斯特好像躲瘟疫一樣,跨上沙灘摩托就要走。

    真的是躲藏瘟疫一樣,開什么國際玩笑,在過去的幾天,墨國各個毒品集團的老大都受到了來自特殊執法機構的“問候”,對這群爺爺奶奶抱著只要他們趕緊走怎么都可以的心態,誰又會主動朝著上面湊呢?迭戈自然也不例外,特別是有切斯特在場的時候。

    “走什么!”李歡眉頭一皺,一道靈氣射流將沙灘摩托的輪胎給打漏了。今天這里所有的人都是修煉者,所以李歡出手毫無顧忌:“回來,有事情問你?!?

    “李主任,您有什么事情?”迭戈一張臉都苦出水來了,他現在已經在心里把古茲曼罵成了蠢豬。干什么不好,非要去惹這些大佬的事情,他可是那個都不敢惹??!

    “喲,你還知道我的職稱?!崩顨g眉毛一挑。

    “知道的,知道的?!钡贲s緊說道:“您一直住在最高的頂層,前幾天您還沒醒過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等著你清醒,等著您的消息……您別誤會,為了給您提供更好的服務,我才問了一下您的情況。我想看看需不需要從國外調醫生過來,結果您的同事說不用,我看他們叫您李主任,我也就這么叫了?!?

    “好吧,叫就叫吧?!崩顨g聳聳肩,指著切斯特說道:“跟他說說,你父親是怎么死的?”

    “對啊,跟我說說,你父親是怎么死的?”切斯特一臉陰沉地看著迭戈:“你就是海灣集團古茲曼的兒子迭戈吧?怎么,你父親死了?那還真是幸運。李主任讓你指認你留指認吧,不過你說話小心,要是敢胡亂指認的話,你知道后果?!?

    “呵呵,你現在威脅他有用么?你用他的命威脅他都已經沒用了,他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崩顨g淡淡一笑:“說吧,我在這里,他不敢對你怎么樣?!?

    迭戈是古茲曼的兒子,因為古茲曼在接受了切斯特的命令去暗殺李歡的之后,被在海底擊殺,尸體拋棄深海,迭戈知道了神盾的手段殘忍,所以才來主動投靠了李歡。如果有迭戈的指認,那切斯特做的事情就成了實錘了——這簡直是一定的,因為迭戈跟李歡說過,他親眼看到切斯特把古茲曼變成了一個干尸,然后拋尸海底,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來主動投靠李歡的。

    李歡冷笑看著切斯特。

    其實李歡并不是想要弄出個什么天大的結果來——他只是要切斯特承認這件事情,然后承認以后不再對自己騷擾,并且表示一下補償就可以了。畢竟被人暗殺了這么多次,也不是好玩的。特別是古茲曼在城堡里堆滿了闊刀地雷,李歡還中毒的那一次,要不是李歡精神力強大,真的會被炸得粉身碎骨了。所以就算考慮到大家剛剛才合作一起戰斗,并且取得了勝利這件事情,李歡也必須要切斯特承認神盾的惡性,最起碼得當場道歉。

    其他的事情切斯特可以一推三六五,但唯獨迭戈這件事情他不行,迭戈都被嚇得來找李歡尋求保護了……還有什么可說的。

    但就當李歡信心百倍,等著看切斯特被指認怎么辯解的時候,卻聽到在迭戈在猶豫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后開口:“李主任您說笑了,您也知道,我們墨國的毒販和花旗國執法機構一向是水火不容的,更何況是您兩位這樣特殊執法機構的人。您在說什么我實在聽不懂,這位切斯特先生我也是第一次見?!?

    說完,迭戈似乎在害怕什么一樣,趕緊低下了頭。

    “你說什么?”本來李歡胸有成竹,卻不料聽到這番話,所以李歡一愣。

    “呵呵,這就是你說證人?”切斯特咧嘴一笑:“李主任,毒販的話本來就不能信,你找個毒販來作證就算了,還人家還偏偏不知道這件事情。怎么樣,你是要誹謗我對嗎?好了,看在你最終幫助大家解決了雨林**的份上,我不追究這件事情,但我希望你對我的誹謗到此為止了,不然,我會向紅海貿易提起問詢的,就這樣吧?!?

    說完,切斯特端起自己桌子上的酒杯,轉身就走。

    “等一下!”李歡閃身過去一下攔在了切斯特面前。

    “李主任,胡鬧也要有個監督,我們神盾是直接上數一數二的執法機構,不會做出你說那些事情的,如果你再這樣,我就要找你上級了?!鼻兴固孛鏌o表情。

    “迭戈,你瘋了么?失去了我的保護,你不怕他殺了你

    ?”李歡轉身看著迭戈。

    “李主人,您在說什么,我真的聽不懂?!钡暌廊贿€是搖頭:“我看您兩位有什么爭執自己解決吧,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海灣集團的執行官,跟您兩位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所以兩位行行好,別再抓著我不放了,我還有一群小弟要養活,我這就去給你們準備新的食物?!?

    說完,迭戈沙灘摩托也不騎了,轉身就走。

    “這是……”李歡看著迭戈跑遠的背影發愣,他不是害怕切斯特殺掉他,所以來尋求自己的保護的么?怎么有人連自己的命也可以不要了?看著迭戈根本連頭都不回逃跑的樣子,又看了看切斯特面無表情的臉……李歡忽然醒悟過來了:“呵呵,切斯特先生,打得一手好牌?!?

    “你說什么,我聽不懂?!鼻兴固匾廊贿€是搖頭,然后動身朝外走。

    這次李歡沒有攔在切斯特的身前了,因為李歡知道,現在攔住他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了——李歡忽然醒悟過來,是因為切斯特那句話,他不過就是海灣集團的執行官,身后還有一群小弟需要養活。如果李歡沒猜錯的話,切斯特在自己昏迷的時候,應該去找過迭戈,也只有自己昏迷的時候他去找迭戈才能逃脫自己的眼睛。至于切斯特和迭戈說了什么,李歡覺得自己能猜個仈Jiǔ不離十。

    迭戈說了,他有小弟要養活。

    切斯特肯定在自己昏迷的時候找他,跟了達成了某種協議,不禁不殺他,而且還給他某些特權——最起碼,不會斷了他的活路,也就是毒品銷售。說起來非常諷刺,花旗國自認是國際警察,但它卻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費國。全世界生產的毒品60%以上輸往花旗國,2002年以來,花旗國吸毒者占全部人口的8.2%。

    吸毒和精神藥品濫用有深刻的社會根源。在花旗國,吸食海洛.因和大.麻并不鮮見,甚至在道德上也無大礙。所以,整個社會對此的重視程度遠遠不夠?;ㄆ靽偨y奧巴馬曾承認年輕時吸食過大.麻。在花旗國,很多人認為,吸毒是個人問題,只要個人控制、不產生嚴重后果就沒問題,近年來大.麻合法化運動就是這種想法的體現。各項調查顯示,一半左右的花旗國民眾認為吸食毒品“沒問題”,近一半的人表示未來會“嘗試”大.麻等毒品。全美合作禁毒委員會主席詹姆斯·布克認為,這種態度將導致更多的年輕人“以身試毒”。

    吸毒人數增加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一是花旗國與南美洲的毒品產地只有一海之隔,毒品非法交易令花旗國執法部門防不勝防。根據花旗國緝毒局提供的數據,2000年—2008年間,每年在邊境查獲的海洛.因在500千克以下,2013年這一數字上升為2196千克,是之前的4倍多。

    但是對于禁毒工作最重要的影響,是毒品背后的巨大利潤,根據相關的統計,花旗國每年的毒品交易利潤能達到800億美元,如此驚人的利潤讓毒品屢禁不止。毒品對花旗國社會造成了嚴重的威脅,很多年輕人都有吸食毒品的習慣,甚至在花旗國有些州,吸食大.麻是不違法的行為,但是毒品不僅給花旗國造成了困擾,對它的鄰國墨國也造成了嚴重的影響。

    墨國每年都會給花旗國運送大量的毒品,花旗國96%的大.麻、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都是來自于跨國毒品交易,毒品貿易已經是墨國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每年從毒品交易中獲取的收入達到290億元,占了墨國GDP的2%,國內有500座城市和毒品走私有關,超過300萬人從事毒品貿易相關的職業。

    李歡基本不用怎么猜測,迭戈做偽證就是因為毒品生意。

    如果迭戈不做偽證,只要切斯特一聲令下,封掉了海灣集團朝著花旗國運輸毒品的每一條通道……那不用說,海灣集團不用一年就會垮臺。如果切斯特還故意扶持一個新勢力的話,那海灣集團可能一夜之間就會覆滅。

    看著迭戈走遠,切斯特端著酒杯也去慶功宴了,李歡想通這一切之后,留在原地氣的不行。

    他真沒打算要神盾給什么說法,但這樣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的話,那自己也太憋屈了吧?李歡左想右想想不通,卻不想陳經理趁著這個時間走進來了。他手里提著一根不銹鋼鋼釬,鋼釬上穿著一個烤的香噴噴的牛腿朝著李歡走來:“談得怎么樣?”

    “這個貨竟然什么都不認!”李歡非常壓抑:“我一開始知道他肯定對西非那個事情要抵賴,沒想到他連迭戈也買通了。這個賤骨頭,前幾天還被人追殺尋求保護,要不是看在他有點用的情況下,我根本不想理他。好了,現在雨林**解決完了,我管他去死!”

    “呵呵,你以為我為什么剛剛不幫你說話?!标惤浝淼恍?,拉過一個銀質的大盤放在桌子上,伸出一只手來,并指為劍,迅速地在那條烤牛腿上劃過。接著,他輕輕一抖,一塊一塊整齊的,被切成四方形的牛肉就落在了盤子里。

    “我以為你想讓我自己解決?!崩顨g翻了個白眼:“牛腿怎么能這么吃,不說我吹,在吃的方面我甩紅海貿易所有人一條街?!?

    被李歡噎了一句,陳經理也不動氣,只是笑笑說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氣,但我也清楚明白,你找切斯特是問不出任何情況的。神盾的作風就是這樣,它們習慣性地拋棄失敗者,而且為了自己的安全和利益最大化,什么事情都敢做的出來。其他的不說了,如果我猜的沒錯,那個尋求你保護的毒販肯定轉口了。我來告訴你為什么,切斯特肯定已經撤銷了對他的追殺令,另外,如果我猜的沒錯,還給了迭戈而利益。比如說,給他一些運毒的秘密通道?!?

    “我也是這么猜想的?!崩顨g點頭說道。

    “所以你拿他沒辦法,不過他這么做其實是在自食惡果。你想想,花旗國的毒品已經泛濫了,再給迭戈開心通道,會怎么樣?你這么想心里就愉快了。而且,你說,他這么大張旗鼓開后門,要抓到他的把柄很難么?你可別忘記我們是干什么的?!标惤浝硇Σ[瞇地把鋼釬一扔:“好了,去你吧?!?

    “你這么說……”李歡想了想恍然大悟:“好像真的爽多了……陳經理你的意思是我們去調查他……”

    沒錯??!切斯特這個賤人,為了把自己的責任摘出來,竟然同意了朝著花旗國內運毒這件事情。李歡不是那種爛好人,但也絕對不是那種看到有人被毒品毒害之后,他自己會十分爽的那種爛人。陳經理說得對,切斯特把迭戈收買過來,肯定是給了利益,給毒販能有什么利益,還不是就是運毒通道而已。切斯特這是搬起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現在他雖然能和暗殺李歡的事情撇清關系,但他打開了這個潘多拉的匣子,再想關上就難了……

    “這是你說的,我可沒說?!标惤浝砩衩匾恍Γ骸昂昧?,知道你也是個美食專家,自己去烤肉去吧。剩下的事情……總是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做什么事情不要這么沖動?!?

    “好勒!”眼看老狐貍都親口答應了,李歡頓時爽了,還別說,他現在還真的餓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20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 网球188比分直播 贵阳按摩师招聘信息 股票配资合法吗 15选5开奖结果 辽宁朝阳麻将玩法 大唐麻将手机版官网 9月9日股票推荐 体彩排列3试机号 重庆桑拿 安徽快3 红中麻将房卡代理 迅雷下载欧美a片 黑龙江省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透透网即时比分 2012年上证指数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