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測試?”

    楊偉因為離得很近聽到了唐鳴的自言自語,正想回上一句:裝什么大尾巴狼,剛剛接下兩招就開始裝兮?

    不過話還未出口下一刻,唐鳴動了。

    將內力運轉至手臂和腿部,整個人的動作仿佛按下了快進一般,內力加持的拳頭轉瞬間就到了楊偉的面前。

    楊偉只感覺到面前的人仿佛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猛虎,拳勢逼的他不由的想要倒退,但太快了,楊偉的手掌想要擋住猛沖而來的拳頭,剛剛舉起一半,唐鳴的拳頭便穿過他防御的縫隙,狠狠的擊打在了楊偉的胸口!

    這一拳快的讓楊偉猝不及防,只覺得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整個人就往后倒飛出去,跌下演武場,要不是在場下的觀眾接住他,恐怕他還得摔一個四腳朝天,喉嚨間一股血液沖擊上涌,“哇”的吐了一口血水。

    “內力?”林劍一看到唐鳴瞬間的動作,加上拳頭的攻擊直接一拳將那六海幫的楊偉打的重傷吐血,雖說他自己沒有練過內功心法,但是對于內功高手也見過不少,一下子就看出了唐鳴的攻擊中帶著內力。

    “怎么可能?!”楊偉滿臉的不可置信之色。

    他雖然是半路出家,但是這六合掌法也練了六七年,加上正值壯年,哪怕是跟他們幫主對上也不會遜色多少,沒想到被這個半月前被他們六海幫揍的差點去世的小子打的當場吐血!

    一拳定勝負!

    意識到這是內功勁法的林劍也不得不重新審視唐鳴的存在,沒想到孤城子都不會的內功心法,他的弟子竟然學會了?

    在群山縣懂得內功心法的人鳳毛麟角,林劍也不能以長輩的身份來看待他了,因為在群山縣,懂得內功內力的人足以當得上高手二字了。

    唐鳴慢慢收回自己的拳頭,傲立在演武場上,下面的觀眾們都一臉震驚和羨慕之色,而跟著楊偉前來的兩個六海幫幫眾眼神中帶著一絲畏懼和驚恐,畢竟唐鳴和他們六海幫可是結下了梁子。

    懂得內功的唐鳴以后一旦來復仇,恐怕六海幫都不一定擋得下。

    唐鳴也沒有忘了這一次來此的目的,淡淡的對另一邊的林劍說道:“林總鏢頭,在下這次為了我師父的事情而來,想要參與此事,不知道我的功夫是否能入總鏢頭的眼?”

    唐鳴也沒有提及掌門孤城子和林家鏢局的關系,其實也是不想多個長輩的身份壓在自己頭上,自己嚴格意義上和這些人都沒有關系。

    唐鳴以干凈利落的方式直接將楊偉打敗,只要林劍有點腦子都不會將他拒之門外,畢竟他可不是什么雷公拳館那種忽悠人的貨色。

    “唐少俠武功高強,若是能夠助我林家一臂之力,那我們此行當是更加穩妥了!”林劍趕緊站起來招呼道:“唐少俠這邊請!”

    林劍也是個人精,看到唐鳴這般稱呼,他也知道唐鳴并不打算跟他攀什么親戚,所以也直接以唐少俠稱呼,而他也理解唐鳴對他的不冷不熱,話說自家的師父因為參加他家鏢局事務而死,人家能給你好臉色嗎?

    自此兩人雖然想法并未一致,但是也是相當默契的做了一樣的選擇。

    林劍將他招呼到鏢局后院,而前院的演武場陸陸續續也有人繼續比試參與,但都沒有修煉出內功的人前來,大部分都是修煉外功拳腳。

    最強的是一些練習一二十年,對一些武術技法修煉到精通的人,不過有些人在實戰上表現的好一些,有些人套路有模有樣,一上場就成了個龜龜,挨揍不斷。

    唐鳴能夠將技法輕松運用在實戰上,還是要多虧了面板和納氣決內力的幫助,面板修煉出來的武技圓融如意隨心而動,而納氣決的內力加持下讓他的手腳能跟上他的想法,指哪打哪。

    之后林劍也不再觀看比試,而交給林行負責,到了后院與唐鳴一起用茶,交流關于這一次進攻黑風寨的事宜。

    “唐少俠,對于這次進攻黑風寨有什么建議嗎?”林劍還是問了一下,對于這種內功高手需要給與一些尊重,而且還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內功高手。

    其實對于這一次的行動,林劍也和鏢師們商議完畢,對于這幾個實力強一些的人,也需要約束一下,以免到時候獨自行動亂了計劃。

    唐鳴捧起手中的熱茶,呼嚕嚕的喝了一口,緩緩說道:“這次我來,當完全聽林總鏢頭安排,且這次也是想為我師父報仇的。”

    唐鳴確實也沒有興趣去對這些人的行動指手畫腳,他這次下山是為了解決前身復仇的執念,看能否順便收集一些武技,最后賺些銀錢。

    算是給自己安排個計劃,有了面板這個bug還躲在山上當宅男也太自閉了。

    每次看武俠的影視劇,吃個飯都一兩銀子一兩金子拍出去,但實際上還是用銅錢的多啊,畢竟還是太窮了,只是他現在也不好意思問酬金到底怎么算。

    林劍對唐鳴表現還是比較滿意的,因為唐鳴這次算的上他的意外收獲,算是多了一個強力打手,如果唐鳴自持武功高強,想要指手畫腳的話,那反而會打亂本身的計劃。

    本身他請來了湖山派的胡楊真人,這次加上這個唐鳴應該能夠更加穩妥一些了。

    “接下來有一點要跟唐少俠說明,就是關于酬金的問題。”林劍作為一個開設鏢局的總鏢頭,卻是知道關于利益的事情還是需要先擬定好,因為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他手下的那么多鏢師鏢客為什么放著平靜的日子不過,要跟他一起過這個刀口上舔血的生活,重要的還是金錢,要想馬兒跑就要讓馬兒吃草,雖然這唐鳴說是為自己的師父復仇而來,但有利益和白做的效率肯定不同。

    唐鳴點點頭,看著林劍等著他的下文,因為他本人對于鏢局的酬金并不了解,所以只能被動的聽一下看這林劍怎么做。

    林劍緩緩說道:“我們這次聘請的人都是保底十兩銀子,外加討取黑風寨的匪徒過程中,只要俘虜或者殺死一名匪徒,都賞銀五兩!”

    “十兩銀子?”唐鳴眉頭微微一皺,他其實來到這個世界不久,對于這個世界的行情還不太了解,從前影視劇、小說中經常是一百兩起步,一萬兩不嫌少的,沒想到賭命的買賣才值得十兩銀子,頓時有些不滿。

    但實際上他師父即便把命交代了,也不過給了十五兩的撫恤金,十兩銀子不算少,而且為了激勵這些人殺敵,還設了一個軍功制度。

    林劍一直觀察著唐鳴,一看到唐鳴的表情心中頓時了然。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