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唐鳴就在平淡中度過。

    唐鳴被安排在城西的一處宅院之中,距離甄府不遠,有兩個侍女兩個仆從為他服務,每日靈米烹飪都有人準備好,無需自己動手。

    今天正好滿一個月的日子,唐鳴在甄家給他的安排的書房之內正在制作著什么,一塊塊圓潤的青玉符被他放置在書桌之上一字排開。

    依他對甄家所言,制符的成功率在五六成左右,而因為修為尚淺的關系,沒辦法支持他每天都制作符箓,所以定下了每月制作十五枚聚靈符的約定。

    但實際上他一個月中每天抽出一點點時間,制作一塊聚靈符,也存下了三十塊聚靈符,其中他還抽空制作了五青玉護符,兩塊迷蹤符和追蹤符。

    都是唐鳴從那時候交易會上購買而來的,那時候手里的靈石幣不多,花光了所有也不過湊出了幾份材料,勉強制作成功。

    唐鳴對于聚靈符的刻印也已經輕車熟路,即便不直接使用技能進行煉制,他的成功率也達到了八成以上,他聚精會神的在青玉上刻印出一個個槽痕,元力從上面傳導而過。

    刻刀上沾著特殊的綠色汁液,汁液在元力傳導的過程中沸騰起來,在接觸到青玉的一剎那,綠色的汁液和青玉融為了一體,不分彼此,這汁液實際上才是《吳道符箓新解》中的特殊配方,可以和青玉一起配合鎖住青玉之中儲存的元力。

    當刻錄完畢的一剎那,聚靈符有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閃過,隨后歸于平靜,但是其中帶有的效果,顯然已經完成了這一道符箓的制作。

    “ok,完成了。”唐鳴口中自言自語的說道,今天正是他去甄府交差的日子,他準備給出十八道聚靈符,算是超額完成。

    首先投桃報李,甄家對他不錯,也從未有過過于強求的舉動,而第二個就是青玉的消耗量也比預料多一些,雖說他自己拿一些也是在允許范圍之內,但是相比于青玉的消耗量也會被懷疑還不如多給出幾個。

    事實上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唐鳴這次能這么快在仁翠仙城安頓下來也離不開甄家的幫助。

    將十八道聚靈符收進腰間的儲物袋之中,而剩下的符箓卻另外收進脖子上掛著的那個儲物戒指里,將戒指貼身放進衣服里,這才往外走了出去。

    “甄福,備馬車,我這次回甄府一趟。”唐鳴口頭呼了一聲,宅院之中就有人應聲。

    “是,老爺!”唐鳴挺喜歡他這個名字的,有種情懷,管家總是有帶一個福字才舒心。

    甄福是一個普通的凡人,算是唐鳴這宅院之中的管家,三十多歲,但是長相像是四十看起來十分老成,手下人不多,一個廚師兩個侍女,他自己本身也要擔當馬夫的角色。

    不過對他來說是相當好的一個差事,不是人人都能呆在這仁翠仙城之內的,普通凡人在這仙城之中待久了都有延年益壽的功效,更何況給修仙者當馬夫,不僅榮耀薪酬也比普通工作多得多!

    馬車行駛約有一刻鐘,正又來到了甄府。

    唐鳴這次倒是沒有遇到特別的熟人,實際上甄府光修真者也有數十人,他也只是認識個大概。

    他一路直接往著甄府中的真寶閣而去,而一路上也沒有人來阻攔,因為他身份這些仆從也早已經知曉了。

    “打!”“上!”“小心!”

    就在唐鳴穿過甄府的一處走廊的時候,就看到側邊有不斷的呼喝之聲響起,唐鳴一愣,隨即看了過去。

    頓時看到十七八個少年人正在演武場上訓練,但此時演武場中卻是有兩個人在斗法。

    其中一位少年面露桀驁之色,手里發出一道飛沙術打出,頓時刮起地面的沙土,如同飛射的子彈對著前方的一人打去。

    這一股飛沙術覆蓋范圍極廣,幾乎將小半個演武場都給籠罩,而對面的另一個少年則躲無可躲直接被籠罩在其中。

    被籠罩的少年唐鳴隱約看到面孔,倒是他認識的人,當時第一次來到甄家中就認識的三個年輕人之一的甄泰。

    甄泰一道土黃色光芒罩住自身,馬上如同一頭蠻牛向著和他對敵的那個飛沙術少年撞去。

    “用防御法術來對敵,倒是一個不錯的巧思。”唐鳴微微一笑評論道,這法術千變萬化,還是需要多多實戰才能熟能生巧。

    他雖然有技能面板相助,但也要多多實戰才能完全發揮出威力。

    畢竟,沒有最強的法術,只有最強的修士嘛。

    結果沒想到,那個少年竟然將飛沙術一引直接匯聚到了甄泰的腳下頓時讓甄泰腳下一滑直接滑了出去,而甄泰面前猛地突出一根地刺。

    瞬間重力加速度,甄泰根本就剎不住車,直接一頭撞向那根地刺,而這根地刺也極為有分寸直接從光罩的邊緣刺過,將護身光罩刺破而避開了甄泰的身體。

    不過甄泰還是免不了摔倒在地,直接一頭撲倒,摔了一個嘴啃泥。

    雖然身體上沒有怎么受傷,但是臉上卻是火辣辣的。

    “嘿嘿,看來這次是我贏了。”甄堅哈哈一笑,看著甄泰倒在他的面前不免的有些得意。

    甄堅是甄家旁系所出,其爺爺也是甄家的一位中堅老人但修為不高,而甄堅的父親并沒有修仙者天賦,所以被分配到了仁翠仙城外的村落中,而他則是通過不錯的天賦重新回到了甄家之中。

    他發現這甄泰資質普通,但因為父親是家族中的中流砥柱,是開元巔峰的修士所以每月的靈石俸祿都比他多一些。

    甄堅不由得起了心思,挑釁了一番之后,和甄泰賭斗打賭五十靈石幣,和一個月份額的靈米,經過甄堅的激將之后,這甄泰很快就受不得刺激馬上就入了他的圈套。

    甄家之中只要不是真的下殺手,結仇怨,一些競爭都會被家族允許,而即便是甄泰的父親知道此事也不能因為小孩子的競爭而打亂家族規則。

    他現在已經是旋照六層巔峰了,但是想要突破開元境界,那就需要拿時間去磨,天賦好的話一兩年的時間,天賦差五年十年也不是不可能,或者一直過不去這個坎。

    或者說有一顆開元丹,也能快速幫他沖境,只是他的父親本身是凡人沒辦法給他帶來什么價值,爺爺本身也不過是一個旋照期五層資質普通,現在還需要資源來修行保證自己修為不退步,根本幫不上他。

    所以他必須有所謀算,不管做什么事情,反正得湊到不管靈石幣買到還是家族貢獻兌換一顆開元丹。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