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這時候唐鳴已經移動到了灰袍中年人的身后,而這個中年人身上原本的淡金色光罩已經被水箭術扎破,雖說水箭術也因此消失。

    但,對方在他面前也已經沒有任何防御力了,這時候他手里正拿著一柄墨色的短劍,正是當時從黑衣劍客頭目身上獲取的戰利品。

    長劍在這樣的距離太慢了,手里短劍對著灰袍中年人的后心刺去,他也不想問這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了。

    “既然來了,那就死吧。”唐鳴的死刑宣告。

    陳大勇的身體才轉過去一半,神念感應下被唐鳴的法武結合的快速攻擊給驚到,這一把短劍如果直接插中他的身體,恐怕也不必普通人要強上多少,畢竟他的身體依舊是肉體凡胎,只是比普通人強健一些罷了。

    就在唐鳴手中的墨色短劍就要刺入灰袍中年人的后心之時,只見那灰袍中年人手里一張紙符泛起一圈土黃色光芒,一面土黃色的盾牌在那人的背后凝結直接擋下唐鳴的短劍。

    隨后飛旋的鐮刀就再次向著唐鳴飛來,鐮刀上的鋸齒閃爍著寒光,目標正是唐鳴的頭顱,電光火石之間唐鳴一個側滾翻,直接躲開了飛旋的鐮刀撤出了幾步之外。

    “竟然是法符?”唐鳴有些意外的說道,這法符應當是一道防御符箓,跟他的青玉護符是差不多的效果,在那本《吳道符箓新解》中有所介紹,說起來這本書也幫了他不少,帶給他不少見識。

    “小子,沒想到你還有幾分手段,竟然浪費了我一道法符,看來你是真的得死了。”陳大勇有些憤怒的說道,這一道石土盾的符箓也不便宜,法符都是消耗品他也沒有幾張,沒想到對于一個連法器都沒有的小子就用掉了。

    從剛剛的戰斗開始,對方就只憑著一道水箭術還有一道移動的法術,然后就靠著這凡俗的武技,竟然差點傷到他。

    這小子滑不溜秋的,他手里法訣一轉,便出現一道風刃,這風刃術的攻擊速度可比火球術快上許多,這下看你往那兒跑?

    調動著飛舞的鐮刀再次向唐鳴砍去,手里風刃也隨時等待著唐鳴的動向,一旦對方躲開鐮刀,必然躲不開他手里早已瞄準的風刃!

    唐鳴再一次將手里的百煉精鋼劍對著鐮刀一斬,鐮刀被打的一頓,隨后手里的長劍再次應聲而斷。

    隨即唐鳴再次向著另一邊退開,因為身處胡同中,所以位置并不寬敞,他只能盡量避開那飛旋的鐮刀。

    “凡器就是凡器,和法器根本沒有可比性!”陳大勇哈哈一笑,隨后他手里的風刃再不留情,道了一聲,“去!”

    風刃的速度比之火球術還要快上一倍,哪怕是唐鳴有著輕身術的加持,一時間也難以躲開。

    這時候的唐鳴再也不躲避,而是大喇喇的站在那邊,手一抹腰間的那塊青玉護符,頓時一圈水膜光罩護住唐鳴的身體,風刃擊中這一層水膜的時候,水膜狠狠的波動了一下,隨后恢復了正常。

    這一個青玉護符應當是唐鳴手里品質最好的一個,經過感應看起來再接下兩道風刃應當問題不大,當然,也有風刃的速度雖快,但是比之火球術的威力還要下降不少,若是火球術恐怕就沒有那么輕松了。

    “不過,結束了。”唐鳴微微一笑,他早已將手段埋下,到了發動的時候了。

    灰袍人腳下一抹玄色光芒激射而起,波的一聲,刺穿灰袍人身前的土黃色盾牌穿透他的心臟,陳大勇還沒有欣喜自己用風刃擊中唐鳴的瞬間,唐鳴用一道水膜護盾擋住了攻擊,而且玄影針已經奪走了他的性命。

    “你…怎么會…有法器……”陳大勇滿臉不可置信,他怎么也想不通,有法器的人怎么還會用這凡劍戰斗?

    被那道法符擋住的瞬間,他的翻滾并非毫無意義,而是將納戒中的玄影針偷偷埋伏在了那灰袍中年人的腳下,由于玄影針的隱蔽特性,再加上戰斗相當激烈,對方也不曾想到唐鳴會有這一招。

    那把飛旋的鐮刀失去的神念的支撐掉落在地上,法符也失去效用,唐鳴快步走上去將對方的身體收刮了一遍,拿到一個灰撲撲的小袋子順便收走那把掉落的法器鐮刀。

    不過唐鳴發現在鐮刀的握柄一端,有個圓圓的字符,寫著一個古樸的‘陳’字,這是煉器師的名號還是說是家族制式的物品?

    唐鳴卻沒有手段將這具尸體處理掉,手里捏了一個浮珠術就對著這灰袍中年人的臉龐上打去,一時間那臉便浮腫的像是一顆泡水的豬頭,面目全非讓唐鳴不忍直視。

    “這也忒惡心了,別叫浮珠術干脆叫浮腫術算了,那浮塚上人的品味也不咋滴。”唐鳴快速離開了此地。

    在赤水城里繞了個大圈子,最后確定沒有人跟蹤自己之后,悄悄回到了自己在客棧的房間。

    他靜靜坐在自己的房間內,面前擺放著那個灰撲撲發袋子,稍微注入元力這才拉開那束縛著袋子的口子,神念探進去里面是一個二尺見方的空間,比他的納戒小了很多。

    “這個應當就是儲物袋了。”唐鳴自言自語說道,“只是之前拿到那個納戒的時候覺得是一個衣柜大小,覺得不是很大,沒想到這儲物袋就只有一個床頭柜大小。”

    看來他手里那個納戒應該還是比較不錯的物件了,里面的東西不多。

    一瓶丹藥,數了數里面正是十枚,裝丹藥的玉瓶上也貼著一張標識的丹藥名字‘小元丹’,唐鳴苦笑一聲。

    “這任務面板也太坑人了,做了任務還要和人廝殺之后才獲得物品獎勵?難道不是直接領取獎勵嗎?”不過唐鳴的吐槽也沒有人可以為他解決。

    其次就是一本《清明納氣決》翻了翻,唐鳴頓時就無語了,這尼瑪就是《塵緣納氣決》嘛,就換了個名字,里面的內容幾乎一樣,就改了個名字。

    然后有還有兩張法符,唐鳴照著看了符頭和符膽也辨別出來,這兩張法符正是剛剛那灰袍人使用的石土盾,這兩張法符是紙符類的,朱砂黃紙都是用特制的這樣才能有留存元力的效果。

    而唐鳴所制作的青玉護符是屬于玉符的一種,而青玉本身就有傳導和儲存少量元力的效果,通過比對后發現二者的防御力相差不大。

    不過這石土盾比較笨重,并不如青玉護符輕便,而且玄影針隱蔽在那人身前在極近的距離之下忽然暴起,從防御邊緣處突破,這才一舉建功。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