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玉緞閣外有三個人被抬了出來,遠遠街道上有個身穿灰袍的中年人正遠遠的看著田季和兩個跟班被抬出來,不由得愣了一下。

    “馬得,怎么這小子進去還不到一刻,就豎著進去橫著出來了?不會是和甄家干起來了吧?”中年人跟著幾位仆從看到這幾人直接抬著田季幾個人往著一處客棧走去,想來是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他可是被派來保護這個小子,要是這小子出了什么差錯,那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灰袍中年人啐了一口,自嘲道:“會投胎就是好,就算是個私生子都比咱努力了大半輩子強。”

    確認了田季只是昏了過去之后,看著田季臉上腫了個大包被抬走的樣子,灰袍中年人松了一口氣隨后呵呵一笑,顯然平時對田季也是看不上眼的。

    “不知道是誰竟然敢把這田季小子捶昏過去,咱欣賞你!不過咱雖然欣賞你做法,但是這代價還是要付的,畢竟咱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嘛。”灰袍中年人把自己的衣袍裹得更緊一些。

    他靠著玉豐街道的邊角走著,隨后街上行人不注意的時候身形漸漸淡去,好似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唐鳴心滿意足的看著這一小堆青玉,這些足可以刻印出二十多個聚靈符了,稍微緩解了一下他的修行儲備,不過即便在赤水城靈氣濃度比起群山縣還要強上幾倍,但是他光靠這聚靈符修行速度肯定要下降很多。

    過幾日還要跟著甄三重去所謂的仁翠仙城看一看,他手里還有十幾塊靈石幣,看一看能換成什么樣子的修行資源。

    面對這位甄圓的恭喜之聲,他也回禮謝過:“這次真的要謝謝甄圓大哥,我這次為了尋找這青玉原石可是苦惱了許久了呢!”

    “誒,哪里哪里,是唐兄弟運氣好!”接下來兩人又是一陣客套。

    “任務完成!”任務面板中再次傳來提示,當然唐鳴手里的銀子也全部花了出去,除了留了些碎銀子吃飯用,現在倒是又變成了窮光蛋。

    不過他現在并沒有領到任務獎勵,他發現這個任務面板的獎勵有可能直接來自于現實,也有直接無中生有,就比如當時王大戶的獎勵就來自王大戶本身的酬謝,而內功心法卻是無中生有直接收取。

    搖搖頭,不再繼續想那些,面前卻是要先顧好面前,事情已經談完,面前的甄圓也就沒啥話說了,都是些客套話。

    唐鳴知道兩人并沒有多深的交情,對方能行方便,那他就接著以后能用得著就幫助一下,舉手之勞誰也不欠誰,接下來也不多說,目的完成就多謝告辭。

    隨后唐鳴就離開了玉緞閣,手里提著一個小包裹,都是青玉,當走出好遠后趁著沒人關注,就將手里的包裹收入納戒之中。

    納戒卻是被他用一條結實的黑色繩子掛在的脖子上,平時都掩藏在自家的衣服之中,并不戴在手上。

    太過顯眼,以前是因為身邊都是普通人,大家都看不出來這是個什么玩意兒,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沒人奈何得了他。

    現在漸漸接觸到修真者的存在,如果在實力不濟的時候將納戒堂而皇之的戴在手上,那么跟拿著錢包在人們面前晃悠也沒啥兩樣。

    現在他對上凡人武者有著絕對壓制,甚至可以隨意秒殺,但是還沒有真正遇上一個修真者,所以還是不知道自家的水準在修真者中是個什么檔次,但是作為一個散修,修行法術太少了,法器只有一件下品的玄影針能用。

    而且修為也是只有旋照五層,怎么看都是一個初出茅廬的雛鳥嘛。

    他手里倒是有一件上品法器,就是浮塚上人留下的那柄上品飛劍,只不過他根本御使不了那柄飛劍,按照品階來他至少也要到開元境界才能動用,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個品階都對應著修真境界中最趁手的武器。

    這四個品階的武器分別和旋照、開元、融合、心動四個境界像映照,一般沒有特殊的秘法最多只能越一階使用法器,也就是說唐鳴最多也只能使用中品法器,更高的法器他也用不了。

    因為自身神識指揮不動,自身元力供應不了,唐鳴目前還只是在孕育神念,等到開元的時候會孕育出神識,自身的神念擴展開,意念更加強力也就能御使更強的法器了。

    越階使用法器的情況下雖然威力大增,但是同樣的消耗也是大增,唐鳴旋照修為時,可能原本能持續使用下品法器兩刻鐘,但是使用中品法器就只能使用一刻鐘,不過這事情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可能一刻鐘能取得更好的效果也說不定咯。

    所以說唐鳴現在就算是有一柄上品飛劍也只能放在納戒里吃灰,唐鳴卻是驚嘆這浮塚上人實力普普通通運道倒是很好,竟然納戒里還給他留了這柄上品法器,還是說現在修真界法器根本不值錢?

    當然了,也不知道是浮塚上人的運道好還是他唐鳴的運道好,反正最后都歸他了,嘻嘻。

    唐鳴今天心情不錯,四處走走看看,平時不喜歡到處逛的人不免也多走了兩圈,只是走著走著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有什么不對勁,他也說不清楚,是有什么他感應不到的嗎?

    忽然心中一動,他向著無人的胡同走去,快速捏了個法訣,正是他最喜歡用的輕身術,速度頓時大增在胡同中快速移動起來。

    凝神感應,卻聽得見身后有非常微弱的腳步聲傳來,但是卻看不見任何的一個人影,這莫非是修真者的法術?

    “閣下為何跟蹤我?”唐鳴試探著喊道,雖然只是詐一詐對方,但聲音卻是斬金截鐵,仿佛早已發現對方的存在。

    陳大勇一驚,這人竟然發現他,他這手匿形術竟然被對方看破,雖說他這匿形術只是離凡級法術,只能掩蓋身形屏蔽視覺,對于氣味聲音和一些元力探查卻是沒辦法隔絕,但是也不是普通人能發現的。

    他快速追上去的時候,這才發現對方速度如同飛鳥,一步越出數丈遠,哪怕是他也跟不上,還有剛剛出現的一絲元力波動,哪里還不知道對方也是修真者,他卻是沒有打聽清楚,找出是誰將田季打昏之后就追出來了。

    卻是不曾想到對方也是修真者,但看這少年如此年輕,而且落荒而逃的樣子,略一猶豫便追了上去。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