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天色中的烏黑色越發濃郁,過了不過一刻鐘便有大雨降下,噼里啪啦的雨點在樹林間碎成一瓣瓣雨花。

    原本壓抑的悶熱也一下子就解放開來,不過同時鏢局的車隊也受到了雨水的洗禮。

    “快一些,那破廟快到了,把行囊都先用油布蓋住,別濕了衣物和干糧!”鏢師王海沖著后面趕路的鏢客們說道。

    二十號人也是快速前進,很快就看到山坡上有一座破廟,雖然里面已經沒有人居住的樣子,也雜草叢生,但屋子上的頂蓋還是在的,至少應當能避避風雨。

    先頭的是唐鳴和林劍騎馬而行,其后就是甄亮的馬車,馬車由一四十來歲的車夫駕車,而甄亮卻和老者甄六坐在其中,雖然老者是甄亮管家一般的存在,但甄亮卻是對他頗有倚重。

    此時馬車中甄亮微微一看外側狂風呼嘯,而鏢師們疾馳趕路的樣子有些狼狽,心中未免有些不好的預感。

    “這次我們搜尋到了赤鐵精的消息應當還沒有人知道,只是這次宗家和陳家對峙,得靠我們這些分家出力尋找,一旦我將這赤鐵精運回去,必然能得到宗家叔祖的看中。”甄亮自言自語道,或許是給自己打氣的模樣。

    “少爺放心,有老奴在的話,就是算是一些低階的修真者也動不了你分毫,分家的家主之位一定會重回您的身上。”甄六語氣堅定,他是上代家主的一個貼身仆從,從甄亮小時候就被派給了他當作護衛。

    甄亮原來是赤水城甄家的上代家主長子,但自家母親出身不高只是個妾室,雖然受到父親寵愛但是早早就香消玉殞,留下他自己一人,原本這家主之位依舊是他的,沒想到十年前上代家主老樹開花。

    和那后母又生了一個男孩,這后母的娘家家世也不普通,慢慢逼的甄亮被趕出甄家,自己另外自創家業,小時候的他也知道一些秘辛,自家赤龐大水城甄家原來只是一個支脈家族,而宗家的一言就能決定分家的地位。

    赤水城甄家分成宗家和分家兩脈,一個主導俗世一個主導修真。

    宗家是一個修真家族,甄亮自己雖然沒有修真資質,但是他知道這次宗家在尋找一種名為赤鐵精的煉材,這種材料恰好他從一位行商手中得到消息,在蒼州南部大山里有紅鐵的消息,一路趕過來,又花了大半年時間,找到了紅鐵礦洞。

    赤鐵精是紅鐵的精華,紅鐵在凡世間就是一種極佳的煉材,而赤鐵精更是可以煉制法器的東西,雖然說普通人難以煉制,但是對修真家族卻又不同了。

    一柄法器對一個修真者的增幅是顯而易見的,同樣境界之下,如果有一柄趁手的法器助力,實力足以提升三五成,據說這次宗家要煉制的正是一把上品法器,若是有上品法器相助,宗家自然會壓過另一個修真家族一頭。

    當然了,真正的修真家族之間的明爭暗斗不是他一個凡人可以插手的,但是只要獲得那位宗家的叔祖賞識,那他登上分家家主之位也是輕松。

    “只是不知道那楊氏是否察覺到了我的動向,早前就有監視我的跡象,卻是不知道這次會不會有所動作。”甄亮還是有些不安,他手下力量不多,能當上大用的唯有甄六一人罷了。

    甄六今年也已經六十出頭的年紀了,算得上內功武者最后光輝的那幾年,過了六十五哪怕是內功武者也走下坡路了,過了七十歲還能保持幾分戰斗力也就更不好說了。

    現在是他內力積累最深厚的時候,經驗也最為老到,而身體機能在內力保持下還能發揮出最強的戰斗力。

    這次運送距離太遠,群山縣能夠接下這個任務的也唯有林家鏢局而已,而且也經過考察,并沒有什么問題,如果中途換人卻是不一定了。

    就這么想著一群人也很快就到了勘察地點,風雨呼嘯下,鏢局人手也十分快速的將馬車全部推到破廟邊上,用油布將一些無法進入破廟的東西遮擋好。

    唐鳴也把馬兒也牽到一旁拴好,他到不需要做什么,他只需要隨隊伍而行,但也上前幫幾人拴好馬匹。

    甄亮也從馬車上下來,跟在身后的還有老者甄六,而林劍則已經去幫其余鏢師一起將不能打濕的東西收起來。

    “咱們先進去吧!”甄亮向著唐鳴點點頭,率先就走進破損的圍墻中。

    唐鳴點點頭,跟他就往里面走。

    破廟不大但也有幾間土石搭建起來的屋子,正殿中有一座泥塑的大佛,而大門也早已不翼而飛,讓人可以一眼就看到里面的佛像。

    驀地唐鳴忽然看到那已經破碎的木窗后面有著一絲不太尋常的黑影,原本烏云密布天上也下著大雨一般人根本察覺不到這些異常,但是唐鳴現在已經旋照第五層已經開始凝練神念,只待之后就可凝練出神識,自身的探查能力當然不是普通凡人可比。

    就在甄亮半步已經踏入了破廟正殿的時候。

    “小心!”唐鳴忽然喝了一聲,手里一拉直接拉著甄亮背后的衣服往后一拽,甄亮被拉的往后倒退幾步差點摔倒在地上。

    因為在他看到甄亮快走進破廟正殿時就看到那影子微微一動有所變化,他馬上就意識到是有人埋伏在其中。

    旁邊甄六的反映也很快,在唐鳴喊出聲后立馬接住自家少爺,眼中也看到一柄短劍從無門的門框邊上穿刺出來,哪里還不知道是有人偷襲。

    “哎喲!”甄亮被拉的失去平衡差點沒破口大罵,但一看到那柄短劍,頓時醒悟過來,“有刺客!快來人啊!”

    砰!砰!砰!門窗頓時被踹開。

    十幾個身穿黑衣頭戴斗笠的劍客沖出來,紛紛拔出自己的寶劍,寶劍清一色的都是漆黑如墨,仿佛鍛造之時特意就是在上面涂抹了某種顏料,使得長劍并不反光。

    為首刺殺那人手里握著一柄同樣漆黑的短劍,而在背上卻還背著一柄長劍,伸手一掏一長一短對著他們殺過來,一句話都不曾對他們說,顯然對這些目標早已確定。

    唐鳴在拉過甄亮之后,手里的長劍也瞬間出鞘,立刻就跟面前對上,身上元力頃刻涌出,身上的速度再快速幾分。

    “不管你們是誰,都要死。”唐鳴神情冷冽,一言不合就偷襲,直接宣判死.刑。

    唐鳴早就知道了甄亮二人恐怕并不普通,跟任務有所關聯,但他無所謂,目前的他自信可以應付任何狀況。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