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唐鳴的拳勢如山,身法如風。每一拳擊出都能讓對手如遭雷擊,加持了元力的拳頭勢大力沉,每一拳都可以打斷青磚。

    于海龍用出自己最熟練的六合掌,原來一掌更比一掌重的掌法完全摸不到唐鳴的衣角,轉眼已經被打中兩拳,撞翻盛放酒壺的木桌重重的砸在地上,忍不住嘔出一口鮮血。

    于海盛跟他也是同一個結果,一腳飛踹,加上他自己的一聲哀嚎被踹飛出去,趴倒在地上。

    賭場里的賭徒們也都聽到了房間的打斗聲,加上圍到內間門口的幾個幫眾倒飛著被打倒在地上。

    “是誰,竟然敢到六海幫的賭場里鬧事,不怕被打斷手腳嗎?”

    “打!打!打!”也有看熱鬧不怕事大的。

    還有幾個默默不做聲,看到有人轉頭關注的時候,趁著人們注意力分散,偷偷的將幾個籌碼收到自己的口袋里。

    不到片刻時間,唐鳴就已經將所有人打倒,而對于于海龍和幾個曾經打傷他的那些幫眾收到唐鳴的傷勢饋贈顯然最多。

    基本上都被唐鳴全力重擊后吐出鮮血,除了外傷之外,被打的內臟移位是最少的,像于海龍受到的傷勢最重,肋骨可能早已經斷裂。

    唐鳴兀自有些不滿意,走過去又補了兩腳。

    王大戶是小河村里的一個小地主,雖然說比起其他地方的地主們他還算不上什么,但是在小河村這個不大的地方,擁有三十畝地的他就是小河村最大的一位地主了。

    他也因此得名:王大戶。

    群山縣剛開始拓荒的時候,他的祖父就已經搬遷過來了,在這里拓荒,置辦田產,一直到他這一代,可以說也算過的越來越好。

    唯一不讓他省心的是,他們家一直就一脈單傳,從祖父到父親,再到他這一代,耕耘多年也只有一個兒子,人丁不旺,家族難興啊。

    如果是這樣也就罷了,奈何他這個兒子,從小從學說話開始,什么都比別人家慢一拍,腦子也比別人慢,小時候經常被村里的孩子嘲笑,地主家的傻兒子說的可能就是他兒子王奇了吧。

    這次不過是去縣城游玩采買些物資,因為這個兒子總在小河村宅著,想說讓他也去縣城長長見識,畢竟自己一旦老了,家里的一切總是要慢慢交給自己的這個兒子的。

    沒想到才出去半天,就被忽悠去賭場里輸了三百兩銀子,當場被簽字畫押,他明知道兒子被人忽悠設計了,但也無可奈何。

    他沒有人脈可以解決這些,他的跟腳都在小河村,而家底也是從祖父那代的商人轉成富農又慢慢積累成為了小地主,有些財力但沒有背景。

    “看來是真的富不過三代,祖父的積累到我這里可能就要全丟咯。”王大戶嘆了一口氣,攤上這么個兒子,地主變貧農。

    但也沒辦法,自家兒子被關了兩天,衙門的捕快和那六海幫有交情,加上簽字畫押有證有據,恐怕就是報官也沒有什么用處,加上對方早就放出話了,今天再不給錢,兒子王奇的手腳就不保了。

    帶上所有的現錢,再拿出十五畝的田地地契,這些地都租給貧農或者長工租種,每年每畝地除了吃掉的糧食都能結余一到二兩銀子,幾乎就是他生存的基石,但為了兒子的安危也不得不交出去了。

    拿著現錢和地契,來到六海幫指定的地點,也是六海幫的老巢,城南的一間賭場。

    王大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剛推開門,就看到唐鳴在打海龍,那個之前到他家里耀武揚威的六海幫頭頭被一個年輕人打倒在地上,就好像一條惡狗遇到了一個比它更惡的惡人,被揍的嗷嗷的悲鳴。

    里面原本賭博的賭徒都把目光投向唐鳴和六海幫的打斗中,所有人都知道六海幫這次算是栽了。

    “爹!我在這!”王奇看到自己老爹王大戶來了,趕緊出聲叫喊。

    王大戶也管不了許多,看到自己的兒子被綁在椅子上,趕緊走過去松綁,六海幫的十多個幫眾都已經被唐鳴打趴下了,也無力去阻止。

    解綁完之后,王大戶略一猶豫,但很快就向唐鳴靠了過去。

    “多謝這位少俠救小兒一命!”雖然王奇還沒說啥,但王大戶也看的出來這年輕人武力超絕,六海幫幾乎逼的他走投無路,而對方卻這么輕松就解決了,雖然救了他兒子只是順手,但一定要感謝一番。

    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夠和這位年輕人搭上關系,那么以后六海幫也不敢在找他的麻煩,不然有可能今天恰逢其會,解決了這次危難,卻還有下一次怎么辦?

    王大戶算不上聰明,但也算的上精明,知道蛇隨棍上的道理。

    “哦,你是誰?你們什么關系,怎么被六海幫綁起來了?”唐鳴心里跟明鏡似的,但還是問道。

    唐鳴因為任務面板和之前兩個潑皮混混聊天的關系知道事情的大概,但并不知道更具體了東西,而且誰也不知道有個任務面板,會將幾個完全不交集的人都連在一起形成任務。

    王大戶一聽他問了起來,趕緊就將這些天的遭遇說了出來,如何被騙如何被欺壓被壓榨都統統說出來。

    “哦,前天就讓你拿了十畝田地的地契,還有三十兩銀子?今天還要你交錢贖人?豈有此理!”唐鳴像任務面板中形容的那樣,嫉惡如仇,見義勇為。

    “你們幾個別裝死了!把那天給人家騙來的地契和銀錢交出來。”唐鳴踢了踢于海龍和于海盛兩人,于海盛比于海龍受傷輕一些哼哼唧唧的爬起來。

    在這種時候也由不得他們不認慫,十幾個人全部都被打倒,而且個個都受了傷,好幾個至少都骨裂,只是站起來就疼得冷汗直流。

    唐鳴也是想給這些人一個深刻的教訓,雖說因為這些人的關系才來到這個世界,但是這些人做的惡也不能無視,而在這里以暴制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只是畢竟是在縣城中,他也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當街殺人。

    重傷他們,傷筋動骨一百天,本身縣城不大,有油水的地方大部分都有背景或者實力很強,像他們這樣好勇斗狠的幫派一旦虛弱,另外敵對幫派就會跟聞到鮮血的鬣狗一樣撲上來,狠狠的咬下一塊肉。

    還有不少在這個賭場輸個精光,家破人亡的,但唐鳴也不管那些,只是對面前看到的給予制裁。

    王大戶重新拿到六海幫從他那里奪走的銀錢和地契,千恩萬謝,趕緊拉住唐鳴,說一定要到酒樓好好請唐鳴吃一頓飯。

    畢竟他這次來這里的時候已經做好準備要散盡家財了,這下峰回路轉,必定要好好答謝唐鳴才是!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