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眾人盡皆禁聲,一時間都被他的氣勢所攝。

    本來還在打的白熱化的戰斗,都因為他的聲音還有那懸浮的飛針爆發出的強大實力震驚,手里的刀劍都不由得減緩。

    配合上剩下的這些山賊,浮塚上人甚至有可能全殲面前這群烏合之眾。

    將體內元力再一次輸入飛針后,這根玄色飛針再一次飛出,這次直直的對著胡楊真人穿殺而去,胡楊真人現在左右雙臂都因為傷勢沒有了再戰之力。

    這下只能運用身法躲開飛針的突襲,但他的身法還是不如飛針快速,即便躲開了一絲要害,最終還是被擊中身體。

    “師父!”簡子豪撇開自己的對手,向著他師父這邊沖來。

    比他更快的還有三道劍光,因為速度太快,在空中留下了長劍虛影。

    唐鳴從浮塚上人身后的走道沖出,手里的長劍加持上內力,全力爆發開來,幾乎每一劍,都附帶大量的內力,內力加持在身體各個部位,讓他的力量速度全面提升。

    他沒有考慮什么這樣高強度的爆發能否持久的問題,他需要的是一擊必殺,只要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這個烏袍道人,那么全部形勢將會重新逆轉。

    他剛剛在斬殺黑風寨大當家之后,還是緩了一口氣的,因為在去追人的時候,他已經看到這那烏袍道人會使用法術,偷偷潛回來后的他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冒然參與戰斗。

    暗中觀察。

    若是因為實力相差太大,那么他將會選擇離開,大丈夫能屈能伸走為上策,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但是他看到這個胡楊真人和那烏袍道人的戰斗后,胡楊真人竟然能在對方放出飛針法術后還能周旋一二,并且將那個防護罩削弱到相當低的地步,他知道那道人的實力并沒有到無法抗衡的地步。

    “這胡楊真人的實力還要比我高上一分,還需等待時機。”

    當那道人將手中飛針再一次攻擊出去的一瞬間,唐鳴趁勢而上,快到極致的突刺,沒有任何華而不實的招數,一切以突破防御罩為最優先序列!

    第一劍刺出,本就虛弱的水膜護罩泛起強烈波紋。

    第二劍如影隨形,護罩劇烈抖動,同時水膜形態進一步虛化,形態變得更加虛幻。

    第三劍水膜應聲而破,長劍余勢不減沖向浮塚上人,這一劍若是刺中,哪怕是修仙者,恐怕也得一命嗚呼!

    一道玄色之影如同離弦之箭,剛一穿透胡楊真人胸口,瞬間調轉飛行軌跡反沖浮塚上人而去!

    原來飛針法器之中凝聚著浮塚上人的神念種子,幾乎與浮塚上人心念相通,只要一個意念,便能隨心如意來去自如,這下預感到危機的浮塚上人再一次爆發了法器中的元力讓飛針加快速度!

    身后的長劍極快,而且手中的玉符中靈力所剩無幾,加上此人攻擊極度犀利,三劍都扎在同一處,手中的青玉護符已經悄然碎裂開來。

    “一定要趕上!給勞子趕上!”浮塚上人瞳孔因為恐懼極度放大,看著眼前的長劍,讓他心尖發顫。

    “當!”“嗤!”“噗!”

    一道強烈的金鐵交擊聲音,加上兩道低沉的聲音,交替響起。

    接下來是兩人痛苦的哀嚎!

    法器飛針確實趕上了,以法器飛針的速度和堅硬程度,即便是胡楊真人手里的百煉精鋼劍都擋不住,更何況唐鳴手上這柄普通鐵匠鋪出品的制式長劍。

    在兩件兵器碰撞的瞬間,唐鳴手中的長劍應聲而斷,斷刃受到強大的力道,向著唐鳴旋轉倒卷過去,鋒利的劍刃瞬間在唐鳴的左臉劃出一道深長的劍痕,血液立刻汩汩噴涌。

    但突刺的斷劍卻堅定的刺向浮塚上人,刺入他的胸口,因為劍刃斷成兩半,所以長劍難以刺入,給浮塚上人造成更強烈的痛苦。

    唐鳴面色猙獰,強烈的痛苦幾乎要撕裂他的理智,浮塚張大雙眼瞪著唐鳴,胸口扎進半截斷刃幾乎要了他的命,附著在飛針上的神念也因為浮塚上人劇烈的精神波動而開始渙散不聽使喚,開始顫顫巍巍的仿佛無頭蒼蠅一般。

    唐鳴猛地拔出斷刃,對著對方的脖子又補了一劍,懸浮的飛針掉落在地,浮塚上人再也不復原前姿態,身體失去力量支撐倒在血泊中。

    “師父你撐住!”簡子豪趕到他師父面前,而胡楊真人受到飛針攻擊的重擊,幸好身法伶俐飛針穿過右胸,而并非心臟部位,但也受到了重創。

    “殺!那妖道死了!”林行大吼,帶著其余鏢師和江湖好手開始鎮壓瘋狂抵抗的山賊,山賊們一看見他們奉為仙師的浮塚上人身死,一下子也沒了精氣神,沒有了反抗的念頭,大都開始四處奔逃。

    林劍因為被陳虎的大板斧擊中,雖然不是被正面劈砍中,但也受到了一些內外傷勢,于是督促所有人開始追殺山賊們。

    接下來開始有山賊開始投降,然后山賊被俘虜了,也有誓死反抗的,都被當作賞銀殺死,過了小半個時辰,終于塵埃落定。

    有十七個山賊被殺死,十二個受傷被俘虜,還有幾個見機不妙早已經先一步逃跑了。

    這場戰斗下來林家鏢局這邊一共死了八個,四個是被浮塚上人殺死,現在已經沒了生息,還有四個是在亂戰中受創被殺,還有輕傷重傷好幾個。

    胡楊真人現在的情況也十分不妙,靠著深厚的內功護住心脈,但如果不趕快醫治,也會有性命之憂。

    這些人的傷勢所花費的診金林家鏢局全部承擔,剩下戰死的人也會有相應的撫恤金,鏢師們都是久病成醫,對外傷都有經驗,對一些重傷者做了緊急的處理,然后就下山去請和他們長期合作的大夫上黑風寨進行醫治。

    這次討取黑風寨早知道一定會有一場血戰,而黑風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所以林劍也請來了交好的大夫隨行,將大夫安置在之前躲藏的密林之中。

    這些黑風寨的匪徒大部分都有案底在身,所以林劍準備將他們全部送往官府,他早和縣令有些交情,這次再送上這樣一份大禮,平定一處山林盜匪,攻破山寨的政績對群山縣令來說也是不小的誘惑。

    而唐鳴在殺死浮塚上人之后,也將浮塚上人身上的一切當作了戰利品,這些神奇的法器飛針,加上修仙者身上的東西,這些人也是相當眼紅。

    不過因為唐鳴殺死浮塚上人的余威還在,所以其他人也不敢輕易上來惹怒唐鳴,唯一的缺點就是破相了。

    在唐鳴穿越而來后,其實這幅身體的皮囊還是較好的,不說劍眉星目,但也是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加上常年練武身軀也挺拔如松,十六歲的年紀但也長到了一米七,還能在長。

    而斷劍倒卷卻將唐鳴的左臉劃出一道深長的口子,以這個世界的醫療水平,留下疤痕是板上釘釘了。

    林劍安排這次攻打黑風寨的后續,看了一眼正在敷藥的唐鳴。

    “手段狠辣的年輕人吶,這一戰后,我群山縣將有一條雛龍升空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