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唐鳴看著山賊被林劍一刀砍翻在地上,血液飚射出來,眼看是不活了,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惡心,而是一股熱血涌了上來。

    以科學的角度講,那就是腎上腺素飆升,精神變得極度亢奮,心跳加快血液中氧氣輸送加快。

    一百多人的人群全部已經拔出自己的武器開始沖鋒。

    山寨的大門被踹開,周圍幾個值守的山賊很快抽出兵刃和沖進來的人戰在一團。

    這時候胡楊真人也已經拔劍,只不過他沒有著急的沖上去,林劍請他來也不是為了殺這些小雜魚的。

    人數上的優勢很快就體現出來,山賊畢竟不是什么正規軍,一下子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往自己這邊沖殺過來,很快就節節敗退,有三人被當場砍殺,還有幾個全部帶傷往后狂退。

    “大當家!大當家!有人攻寨了!”

    大當家陳虎本身因為昨晚的徹夜狂歡,還有一些宿醉的腦子忽然被震驚的清醒無比,立馬怒吼道:“馬了個巴子的,誰敢攻寨,叫兄弟們集合,還有,快去請仙師!”

    口中怒罵不斷,手里就抄起身邊的那把大板斧沖了出去,陳虎體壯如牛,身高都比常人高一頭,身高一米九常年習練外功,加上做了多年的強盜廝殺如同家常便飯,可以說能當上頭領的都不簡單!

    鏢局和助拳們一路從外面沖殺進去,因為鏢師們有盾牌防護沖在前面,江湖好手們就跟在后面補刀,除了幾個不小心受些輕傷之外,目前還沒有任何人重傷或者死亡。

    盜賊們一路退到山寨后院,陸陸續續山賊們也都聚在一起,三十來個全部都被包圍。

    很快陳虎帶著這群賊人和唐鳴他們這邊的人手混戰在一起,叮叮當當武器交擊的聲音和受傷慘叫聲不絕于耳,唐鳴使出孤山劍法和其中一個拿著砍刀的山賊對打。

    那山賊雖然經過不少次搶劫戰斗,不過本身武藝并沒有多高強,很快就被唐鳴的長劍刺出好幾道傷口。

    唐鳴只在揮劍的時候加持了一些內力,將對方砍刀蕩開,隨后加速往對方胸口一刺,一下子便刺了個透心涼,拔出長劍,血液汩汩流出。

    浮塚上人正在房間里拿著一塊玉石雕刻著什么,手下山賊慌忙的推開他的房門,咔嚓,浮塚上人手中的刻刀頓時抖了一下,玉符頓時報廢。

    “不是說,不要打擾我嗎?!”浮塚上人憤怒的聲音,對著闖進來的手下怒斥道。

    “仙師,有人攻寨了,人數很多,我們快擋不住了,您快下來看看吧!”手下趕緊說明情況告饒,因為浮塚上人平時修煉需要安靜,特意將房間安排在山寨后側,更把住處改成密室一樣,所以也沒發現外面有異變。

    “什么?!何人如此大膽!”浮塚上人大怒,雖然在修真界眼中他是底層的存在,甚至凡間豪族他也盡量不去招惹,但來到偏僻的角落,他就是超凡的存在,這大半年他都沒遇到什么能威脅到他的對手,因此十分膨脹。

    “走!”

    黑風寨中的戰局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陳虎的一柄大板斧揮舞起來,幾乎沒人敢靠近,林劍作為林家鏢局的總鏢頭,武力值自然是鏢局中數一數二的,一把開山刀耍的虎虎生風。

    兩人都是大開大合型的,不過林劍的年紀比陳虎要大一些,力量也略有不如,靠著人老經驗多些勉強撐住,忽然大當家陳虎怒喝一聲,將本來已經被林劍擋開的板斧以揮動的方式,改變的行動的軌跡。

    砰!一聲林劍被砸的倒飛出去。

    “林總鏢頭,沒事吧?”唐鳴看林劍倒飛,趕緊伸手接住了他,“我來對付他!”

    “小心點!”

    唐鳴提劍沖了上去,不過這時鏢局林行帶著幾個鏢師已經又圍上去了,靠著人多的優勢。

    陳虎咬牙堅持,像他們這樣修煉外功的人,都是同一個等級的,現在看起來威勢迅猛無比,但雙拳難敵四手,一旦陷入持久戰力氣消耗光,難逃被殺的命運。

    “浮塚仙師還沒來嗎?王八蛋,平時要什么給什么現在……”陳虎剛想破口大罵,不過突然看到后面有個黑發烏袍道人走出來,趕緊閉住嘴巴即將要出口的話。

    浮塚上人手中捏著法訣,調動丹田中的元力,頃刻間凝聚出了一顆指甲蓋大小的灰色水珠,水珠就在他食指和中指上方二寸凝聚。

    浮珠術,一道離凡級法術,這道法術是他的招牌法術,他的道號浮塚上人的由來也是因為此術。

    “去!”浮塚上人指尖一指,灰色水珠頓時飛出。

    一個拿著長劍的助拳者正和旁邊的一位鏢師一起,圍攻一位山賊,頓時被這個水珠擊中脖頸,頓時他的脖子和面部猛地膨脹起來。

    幾個呼吸間,整個頭部和脖子像是被水泡開的餅干一樣,膨脹浮腫起來,像是被丟到水里泡了幾個月的浮尸,然后瞬息間浮腫而亡。

    這道法術中凝聚了大量的水元素,帶有強烈的陰寒能量,常人一旦被這法術擊中,便會陰寒入體,渾身浮腫而亡!

    死狀極其恐怖,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除了對人的威力很強之外,這道法術消耗的元力較少,相對于他這樣的旋照三層的修為十分實用,這道法術需要的元力只相當于同級的離凡法術的三分之一。

    “妖道!是那個妖道!”其中一個認出浮塚上人的鏢師厲聲喊道:“快把盾牌舉起來,先殺了他!”

    一看到那被浮珠法術擊中,浮腫而死的那人的慘狀,那十個拿著木盾牌的鏢師趕緊握緊自己手里的盾牌,心中不免忐忑。

    浮腫上人手里的法術再次成型,沖著那個大喊的鏢師射了出去,那人反應也是迅速趕緊躲到盾牌后面,啪嗒,木盾牌被浮珠術擊中,整個盾牌再一次像是被泡脹的餅干一樣脹起來,拼接的鉚釘被脹裂了一點點,不過效果并不明顯。

    這個就是這個法術的弱點,不擅長攻堅,對于死物的效果就差了一些。

    唐鳴一下被對方道人的法術弄的一愣,“不是吧,本以為是個武俠世界,你卻給我來法術?!”還不待唐鳴有下一步動作。

    這時候的胡楊真人動了,畢竟是擁有內功江湖門派的長老,對于這中超凡的術法也有所聽聞,只是從未見過,他握著長劍挽出兩道劍花,就對著浮塚上人攻了過去。

    胡楊真人二十多年的渾厚功力,支持著他健步如飛,用出湖山派的流光劍法第七式,迎著浮塚上人再一次發出的浮珠術甩出,用劍身直接將這一道法術凝聚而出的陰寒水珠拍飛。

    老辣的劍術和近身劍法瞬間破開浮塚上人的法術,正欲一劍直接取浮塚上人的首級!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