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蒼州群山縣,這里武俠門派林立勢力紛雜,因為管制不嚴密,許多門派經常是立個牌子拉個招牌就創建了門派。

    這里丘陵極多群山聳立,故名為群山縣。

    唐鳴眼前一片漆黑,強烈的眩暈讓他感覺整個世界都在顛倒,他甚至無法控制自己的四肢,像是一個植物人一樣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

    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讓自己變得這么虛弱狼狽,腦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嗡嗡的耳鳴聲。

    胸口上傳來了劇烈的疼痛感,手臂和背部的痛感也延綿不斷的從身體上傳來,眼前模糊的人影逐漸消失。

    作為一位二十世紀尾巴出聲的九零后,他跟絕大多數年輕人沒有什么區別。

    他搭上了信息化的列車,成為信息時代接收者,他們和以前的人最大的不同就是電腦普及了,作為最開始普及接受電子游戲最快的群體。

    他也迷上的網絡游戲,即便他已經出了社會工作了兩年,他還是喜歡玩玩游戲看看直播。

    沒有學到什么高深的技術,光學到了吃辣條和熬夜通宵玩游戲看小說,這是大多數人的常態,然后在第二天又早起上班繼續平凡索然無味的一天。

    又一次熬夜手中習慣性的瞎點著,玩著一塊簡單的網頁游戲,帶著疲憊的身體睡了過去,結果當他再一次昏昏沉沉的張開眼睛,卻是發現眼前的世界忽然變了個樣子。

    從床榻上緩緩的坐起身子,胸口和背部上的痛感最為強烈,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他幾乎沒和什么人起過沖突,除了初中少年時和隔壁班的同學打過一架之外,好像也沒有什么特別出彩的戰績。

    為什么就突然被打的這么慘?唐鳴到現在還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當他坐起身的時候,這才發現床榻非常堅硬,習慣軟床的他剛剛因為身上的疼痛沒有注意,這一坐起來就發現這里絕對不是自己的房間。

    這是一個比較老舊的瓦房,睡得是石板床,床邊上擺著一面銅鏡,從銅鏡上他看到了些許不同,鏡子里的人頭發很長扎著發髻,而他本人是短發的。

    “這人是誰?!”唐鳴驚疑不定的看著銅鏡里的人,再看看自己的雙手,膚色倒是差不多區別是右手有一層薄薄的繭子,應該是有長期練習刀劍留下的痕跡。

    “難道流行了十多年的穿越終于被我碰上了?”坐了一會兒他才理清楚思緒,同時也想起了之前他短暫清醒的一幕。

    “很可能這身體的前身已經被人打死了,而他魂穿附體進入了這具身體中。”

    唐鳴感覺到身體一陣虛弱,手上的那一層繭子看得出,這人應該有經常鍛煉才對,但現在身上的力氣甚至比不上前世不怎么鍛煉的自己。

    這身體也太弱了,要是能像游戲一樣看到屬性面板,說不定自己原來的身體力量各方面還要這現在強,唐鳴胡思亂想到,結果就在他意念一動的時間中,面前浮現了一個簡略的面板。

    唐鳴【未入流武者】

    功法:納氣決【殘卷】

    技能:孤山劍法(入門)五形拳(入門)

    簡介:不入流的武者,會兩手莊家把式。

    然后下面帶著技能的進度條和技能施放的按鍵,這一下子讓唐鳴的精神迅速的集中起來,這個難道就是他的金手指?

    唐鳴不敢大意,這個可能虎成為他在這個世界快速站穩腳跟的倚仗。

    就在唐鳴想要仔細研究一下這個東西有什么作用的時候,吱呀一聲,房門被輕輕推開,從門外走進來一個人。

    門一打開就能聞到一股濃厚的中藥味,雖然不是臭味,但是藥湯的味道還是相當的刺鼻,一下就讓唐鳴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不過隨之面色又一變,看清來人卻是一個身穿古裝的年輕少女,柳眉彎彎自帶笑眼,卻是小心翼翼的捧著湯藥走過來。

    少女一看到唐鳴正坐在床榻上,面色一喜又連忙說道:“師兄,你醒了!你傷的很重,趕緊躺好,若是牽引到了臟腑導致傷勢加重可怎么辦!”

    唐鳴一看到這個少女,腦海中自動的就出現了一段信息回憶一閃而過,這人名叫林玲玲,就是他的從小青梅竹馬的師妹,腦子也慢慢回過味來,一段段平淡記憶信息在腦中閃現,就是關于最近的一些事不太清晰。

    當下唐鳴被少女扶著半躺在床鋪上,不動神色的說道:“師妹,我這是怎么了?發生了什么?”

    師妹擔憂的看著他,情緒有些低落:“都怪我不好,是我害師兄變成這樣了。”

    唐鳴看著她,少女并算不上什么傾城國色比起前世那些花枝招展顯得樸素的多,但是彎彎的柳眉微微緊蹙,身上沒有香水的增添卻有一絲淡淡的甜香,確實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搖搖頭趕緊拉回自己的思緒,唐鳴讓她給自己說明一下發生了什么,自己可能因為受傷記憶有些模糊。

    林玲玲有些氣憤的說道:“前天我們去縣里采買物資,結果碰上了六海幫的于海龍,因為那人挑釁師兄才會跟他們爭執的,只不過對方人太多,師兄這才吃了虧……”

    兩人其實是群山縣一個小門派孤山派的弟子,說起來孤山派也只是一個破落的小門派,一共也就四個人。

    一個掌門,兩個弟子,還一個算是師娘,卻是一個傳承艱難的小門派,數十年前師祖有些名頭,就在這小孤山上占了個山頭,就此立派,本身小門派也沒有高絕的功法絕學,傳到三代掌門孤城子手里就只剩一脈單傳。

    而唐鳴是一個孤兒被三代掌門所收留,名姓卻和魂穿前的他一模一樣,林玲玲則是掌門的女兒,一想到這里唐鳴也是苦笑的搖搖頭,這個不就是華山派的翻版嘛,不過更慘的是華山派還有一堆武功秘籍,而他這里就只有幾套粗淺的武功。

    小孤山不高不險,不過畢竟住在半山腰交通并不方便,一些必要生活物資也只能到縣城中去購買,雖說也有屬于自己的菜園子種植些蔬菜,但鹽米之類的山上可沒有。

    這次正是因為和師妹二人下山采買的過程中,被六海幫的副幫主于海龍和一伙幫眾調戲了師妹,而唐鳴前身也是習武之人,自然是血氣方剛受不住氣的。

    雙方發生打斗然后唐鳴前身顯然武藝還不夠高強,當場挨了于海龍一掌,隨后被幾個幫眾打了個當場去世,這才有來自地球的唐鳴魂穿附身的事情發生。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