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清晨12點

    吱呀

    國會大廳的門打開了,吉恩緩步的走出了國會大廳,身后的駱家輝雙手按著雙扇門,面色凝重的看著吉恩。

    “情況或許遠比你所想的要復雜?!?

    吉恩點點頭。

    “情況已經不可避免的糟糕了起來,接下去的應對就拜托你了小胖?!?

    駱家輝嗯了一聲,點點頭,看著撩著制服緩步走向臺階的吉恩,駱家輝關上了大門,3科的行動策略已經改變了,會在今天的最后一次大規模作戰后,國會進入應對接下來事態的討論。

    一部分傷亡數字已經上報了上來,但駱家輝知道,情況遠比數字要糟糕得多。

    果園計劃已經提上了議程,在討論完這次壁壘區行動后的應對手段后,就會展開果園計劃的進一步討論,這是神們要求的,駱家輝也知道,這是為了減緩這次3科的壁壘區行動對社會所造成的沖擊,是必須得公布的,哪怕這個計劃目前只是空中樓閣一般,無法開始,也是必要的。

    吉恩站在了階梯處,看著天邊晃眼的太陽,俯瞰著城市的一切,他現在要前往壁壘區,雖然或許無法解決什么,但可以在適當的時候做點什么,學生們很優秀,但同時也太年輕,在處理一些問題的時候,太過于局限化,現如今壁壘區滋生出來的問題,不是那么輕而易舉可以解決的。

    吉恩看向了右側的西面,以及國會后面的北面,只要這兩個地段沒辦法像東部和南部一樣,擁有深不見底的溝壑,犯罪者們就可以穿行,漏洞肯定是有的,現如今幽膜的感應機能還在加入中,短時間里是沒辦法完成的。

    一旦完成了,幽膜就會像一個巨大的透明罩子一樣,籠罩住城市,而所有進出城市的東西,小到一粒水分子,大到一個人,都會有記錄。

    未來是需要更多精確化的數據來保障的,吉恩看了一眼旁邊還閃爍著微弱藍色光芒,在強烈的陽光下,藍色的光芒已經微弱得幾乎看不清了,看著柱子上的花紋,不少地方是雪花的模樣,吉恩不知道為什么會挑選雪花的圖案。

    “雪嗎?”

    吉恩掏出了一根煙來,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看過雪花了,看著柱子上的雪花雕刻圖案,吉恩感覺到一陣悸動,腦海中始終浮現出一個女孩子的名字,塔西婭。

    “你究竟是誰呢?塔西婭!”

    過去第一次去尋找擬態物的時候,吉恩因為定位儀壞損,迷失了方向,記憶中唯有漫天的雪花,之后便什么都想不起來了,這件事對于吉恩來說是十分重要的。

    但不管吉恩怎么去回想,始終無法想起來任何的東西,記憶中自己醒過來的時候,是在一片山脈中,但最終靠著去到了喜馬拉雅山脈的最高點,看到了黑夜中的一絲絲光亮,確定了璀璨城的方位,最終吉恩才回到了璀璨城來。只是那段記憶無論如何都無法記起來。

    吉恩一步胯下了階梯,右側柱子上的淡藍色光芒停止了閃爍,劇烈的風迎面而來,撩動著吉恩手里的制服一角,吉恩有些恍惚的看著眼前的城市。

    對于吉恩來說,他這一生中,最為重視的便是和他人的約定,能夠讓自身如此牽掛的原因,只有一種可能性,自己與這位名叫塔西婭的女性約定過什么極為重要的事,但自己卻忘記了。

    吉恩一步步的走下臺階,風越來越猛烈了,他現在必須前往壁壘區,雖然或許已經無法做到什么了,但卻可以做點什么。

    在蹋下最后一臺階梯后,吉恩看到了坐在總務科大樓側面花壇邊上,雙手托腮的莫小懶,吉恩沖著她露出了一個微笑,莫小懶松了口氣。

    “沒問題了嗎?”

    吉恩點點頭后,半蹲在了地上,莫小懶嘆了口氣,站起身來,直接調出了一套厚厚的大衣,趴在了吉恩的背脊上。

    “坐穩了,大概20分鐘就會抵達!”

    莫小懶點點頭后催促道。

    “快點,熱死了?!?

    吉恩微笑著嗖的一聲彈射了出去,瞬間已經抵達了總務科廣場的邊緣,只看到了空中在陽光下有些淡淡的藍色粒子落下。

    午后1點整

    風沙卷動的壁壘區內,長長的隊伍正在移動著,凌紅依然走在隊伍的末端,小隊的移動過程中并沒有遭遇到任何的問題,反而移動的速度加快了,因為今天的戰斗結束后,大部分小隊都可以繼續接下去輕松的行軍,只有一部分還會繼續留下來進行壁壘區的地圖精確繪制工作。

    這次的行軍只剩下最后的吉日格勒之戰,只要拿下后就結束了,短短的一天多的時間里,很多人已經熬不住了,在這樣的環境里,對于很多人來說是煎熬。

    遠處只有黑色輪廓的山脈正在一點點拉近,行軍采取的都是間歇性的休息,行軍一小時休息20分鐘,然后再度開始,50多公里的路程已經過半。

    即使是在這樣的風沙中,小隊還是能夠快速的移動,已經有不少科員開始適應了,因為過去就在壁壘區進行過長達一年的訓練,不安焦慮和煩躁是正常的,但在第一天過去后,之前訓練的體驗派上了用場。

    凌紅看了一眼時間,應該能夠比預定的時間提早一個小時,這樣小隊的集群移動,能夠很大程度的無視風沙的威脅。

    明明可以輕松的使用運載交通工具快速的抵達,但這樣就失去了行軍的意義,這次的行軍心理上的意義遠比凌紅想象的要重要得多。

    雖然有人會因此而長眠于此,因此而留下終身的傷痛,但絕大部分人開始正視了起來,這次行軍的意義,許多時候并非靠著優異的武器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在作戰過程中的臨場反應能力的鍛煉,也是必不可少的,機械武器能夠提升的只有作戰計劃的成功率,很多事物并非萬無一失。

    凌紅看著遠處的山邊,有了一點點的變化,這里地勢高一些,已經可以看得到城市的模糊輪廓了,灰黑色的天空下,一大片一眼看不到頭的城市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得到了。

    原本路途上還在說著話的小隊成員們,此時已經不再說什么了,整體的氣氛都變得沉重了起來,此時天空的灰度是比較清晰的,整個壁壘區一片灰白,就如同硝煙過后陰霾的天空一般。

    前面的一些小隊已經停了下來,開始休息,凌紅快速的走到了前面的小隊中間,把30多個小隊的隊長召集了過來。

    在一塊光影屏幕上,指揮部的地圖測繪已經更新了,地圖上就是吉日格勒的大概輪廓,是付出了不少架探測機才測繪出來的大致地圖。

    現在凌紅他們位于正東面,距離吉日格勒不到20公里,一些小隊已經行進到了10公里不到的范圍,已經開始等待起降機運送一些重火力武器過來了,一些新型的戰爭武器也會運送過來。

    整個吉日格勒的面積很大,這里曾經生活著將近900萬的人口,是這片土地上僅次于吉日格拉的第二大城市,過去這里也曾經短暫的擁有過文明和秩序,那時候真正的太陽還未被遮蔽掉。

    隨著太陽的光芒越來越微弱,附近的農田已經難以長出作物來,食物開始短缺,混亂便應運而生,最終當太陽的光芒完全無法穿透包裹在這顆星球上的物體后,大家開始為了生存而開始了長達一個世紀的戰爭。

    城市的不少地方還殘留著戰爭年代的痕跡,早已變得殘破不堪,一些照片也有序的排列了出來,現在需要小隊長們熟悉這些圖片,隨后他們在抵達目標地點后,有3小時的時間給小隊內的成員們布置作戰計劃。

    第一輪轟炸結束后,便會開始直接突入,只能夠采取地毯式的清繳作戰,從不同的地方突入,對整個吉日格勒進行掃蕩。

    這次的作戰會投入更多的浮游者,為了確保能夠第一時間發現敵人,浮游者們會密集的排列在小隊成員們的周邊,加上空中堡壘的火力封鎖。

    各個作戰突擊地點的小隊會像尖刀直插吉日格勒,在轟炸結束后分割了戰場后,便會開始突擊作戰。

    新一批的作戰裝備已經開始送往前線,所有小隊的成員都需要穿上重達8KG多的防護作戰甲,能夠有效的抵御住狙擊槍的襲擊,以及一些近距離的爆破沖擊。

    現如今已經基本判明敵人手里所持有的武器情況,這次10科還會率先動用一種自動射擊塔,能夠識別周邊的信號,通過浮游者傳輸的信號來對周邊出現異動的點發動攻擊。

    這種每秒1200發子彈的火神A6自動射擊塔,會在一些重要的地點安放,只需要1秒的時間就足以摧毀掉很多東西,這些脆弱的墻壁是無法抵擋火神A6的射擊的。

    在思量之間,休息時間已經到了,凌紅再次發令,讓小隊長們帶著各自的小隊成員,直接行進到目標地點外5公里的地方再休息。

    這些年來奧斯曼對于3科的成員的體能訓練是非常嚴苛的,從不懈怠,這批1萬多人的3科成員,是耐力和持久力都比較優秀的佼佼者。

    這樣長距離的行軍對于他們來說不算什么,體能完全跟得上,凌紅打算先到目標地點,然后召集東面攻擊的小隊長們,頒布作戰命令,以及開一個簡單的作戰會議。

    凌紅快速的移動著,不到10分鐘就來到了既定的地點,此時大量的大型起降機已經把武器裝備運送了過來,凌紅終于看清楚眼前吉日格勒的一部分全貌了,右側一直延伸到阿拉塔烏拉山脈處,左側一眼幾乎看不到頭,這座人類曾經的巨型都市,早已殘破不堪。

    而此時整座城市里沒有一丁點人類活動的跡象,遠遠的看過去什么都看不到,紅色的粒子開始在凌紅的眼眶附近消散,她走入了已經準備好的作戰指揮部,不少小隊長們已經在看發送過來的具體情報。

    凌紅一進去,二十多名小隊長便站起身來,凌紅擺擺手,示意他們坐下,東面總計會集結100個小隊,3000多人的部隊。

    凌紅接過一名女性小隊長遞過來的熱茶,喝了一口后,愜意的靠在了椅子上,她打算休息半小時,所有人的神情都有些緊張,這種風雨欲來的壓迫感,讓整個東部作戰指揮部里的氣氛有些嚴肅。

    午后1點整

    老程掏出了一根煙,點燃后吧嗒吧嗒的吸了兩口,猩紅的火星在微風中漂浮,煙氣在氣流中劇烈的抖動著,四周圍堆滿了武器彈藥,以及一些可控制的在東部邊緣地堡周邊的小型導彈發射器的設備。

    老程通過望遠鏡,從地堡的縫隙里已經可以看到集結起來的行事科們,他微笑著,從未想過到城市里去進行什么拉鋸戰,大部分留下來的人都是各自為戰,選好了自己的葬身地,在今天一早的狂歡過后就在等待。

    地堡里的武器彈藥都是現成的,這些地堡都在吉日格勒的邊緣地帶,在不少錯落的建筑物下面,十分的隱秘,是城市的頭目們在這些年里帶人布置完善的,但這一次和以往不同,大部分人都逃離了,都知道沒有勝算。

    留下來的人都沒有想過退路,也沒有想過繼續活下去有什么意義,大家本就是犯罪者,根本沒有必要去祈求憐憫,或者去懺悔,因為不管怎么樣,罪惡已經一輩子烙印在了這里的人身上,他們已經無所畏懼了,沒有家人,沒有朋友,也沒有親人。

    咔擦

    老程給一把狙擊槍上膛,隨后開始把一枚枚子彈裝入到狙擊槍的空彈夾里,嘴里哼唱著小曲,這是記憶中兒時的曲子,旋律很好聽。

    “我是做過壞事,壞透了,本來就該死,但我不會坐以待斃!”

    老程說完后自嘲的笑了笑,但此時他的眼簾微微抖動起來,煙已經燃了一半,他吧嗒了吸了一口,臉上的神情有些復雜,老程想到了那些孩子們。

    “他們什么都不知道,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鬼們,今天究竟能活下來幾個?”

    老程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住了,隨即很快恢復了笑容,但這笑容顯得有些凄涼。

    “關我什么事,他們又不是我的孩子,反正這些小鬼就算回到城里,等待他們的也只有悲慘的命運?!?

    老程拿起了旁邊的酒瓶,灌了一口后,吐出了一口煙氣,扔掉了煙頭,但腦海中今早看到的那個小男孩,以及小男孩背著的女嬰蜷縮在角落里的一幕,始終揮之不去,老程又灌了一口酒。

    此時在老程所在的地堡的附近一間小屋子里,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剛剛分開,兩人熱切的親吻過后,相視而笑,各自穿好了衣褲,拿起了各自的武器。

    “最后一次還真是美妙!”

    女人笑著點燃了一根煙,男人哈哈的笑了起來。

    “反正也是死,我現在倒是希望你可以活下去?!?

    女人嗤之以鼻的笑了起來。

    “你這個詐騙慣犯,怎么現在良知覺醒了?”

    男人從背后摟住了女人,搖了搖頭。

    “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你不該死在這里的,為什么不帶著你的孩子離開?”

    女人搖了搖頭。

    “那小鬼........”

    女人一時間有些失神了,悠悠的吐出了一口煙氣后,笑了起來。

    “逃能逃到哪里去?那小鬼從出生的那天起,就活在這個被詛咒的世界里,去他媽的狗屎?!?

    女人背著武器走到了房間門口,身后的男人喊了起來。

    “我記得你兒子叫歐文吧,你還帶著個叫?,數呐畫??!?

    女人舉著手揮了揮,微笑著走出了房間,此時此刻女人感覺到自己身為母親的無力感,她無法給兒子一個光明的世界,那么只有帶著兒子一起去地獄了,原本鐵了心要離開的,但女人最終又折返了回來,只不過她沒有去找歐文,因為她很清楚,她什么都給不了歐文,也無法為他保證什么。

    “你為什么回來,到你孩子的身邊去好了,現在出去投降或許........”

    “我之所以回來是因為我不想活了,僅此而已,至于我生下來的小鬼,只能對他說一聲抱歉了!”

    女人猶豫的神情有了變化,她快步的離開了屋子,神情也開始變得冷漠了起來,過去女人曾經思考過,自己所遭受的這一切或許是報應,但現在女人不這么覺得,自從沐浴在新時代的曙光下,一切就變了,原本還算富足的家庭開始變得越來越不幸。

    每個人都在期待著新時代,生活本應該變得美好才對,但卻變得越來越糟糕。

    漫步在殘破的街道上,女人看了一眼遠處的璀璨城,輕蔑的笑了起來。

    “我們早就是被那座城市拋棄掉的人?!?

    空氣的溫度此時還算溫和,歐文抱著?,?,不斷的拍著她紅撲撲的小臉,歐文打著哈欠,看著外面的一切,大人們的喧鬧已經結束了,只不過歐文不知道之前劃過天空的究竟是什么,那是歐文從未見過的東西,以及遠處的地方,好像有什么東西,看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人,但又好像不是。

    “?,斈氵€真是愛睡覺,吃得那么飽?!?

    歐文說著,看著?,敼墓牡拇蠖亲?,笑了起來,現在?,斔?,不哭鬧了,自己也輕松了一大截。

    有人給他們送來了食物,但?,斔坪踅裨绯缘锰柫?,不管歐文怎么叫?,敹疾恍?,之前過來的大人說過讓歐文好好照顧?,?,歐文記得他離開的時候,神情有些悲傷,只是放下了一些吃喝的東西和保暖的東西就離開了。

    歐文又從兜里拿出了一塊糖果,以前母親也經常會被歐文吃,只不過需要很久很久才可以吃一次,這次歐文得到了這種只要含在嘴里就會感覺到無比幸福的東西,總覺得今天運氣很好。

    歐文又叫了?,攷茁?,她還是沒有醒,歐文便把?,敱吃诹松砩?,雙手托腮的趴在窗沿處,看著靜悄悄的城市,心里甜絲絲的。

    “媽媽什么時候回來!”

    陣陣響動聲響起,位于吉日格勒開外5公里的地方,大量的3科成員們正在領取作戰裝備,這種穿在身上有些沉重的作戰甲,有些笨重,但不少人此時此刻是感覺到安心的。

    很多人看起來表情比起昨天來說,已經好多了,這次的作戰有大規模的轟炸,起碼可以讓作戰輕松一點。

    甚至有人看到了一種履帶式的巡游護衛機器人,10科的人正在對機器人進行調試,將近2米長,上面有著各式各樣武器的機器人,好像一輛迷你坦克一般。

    不少已經經歷過壁壘區戰斗的3科科員們安心了不少,之所以要選擇在晚上作戰,是因為晚上的風沙是最小的,這樣能夠解決掉不少麻煩,信號也比白天要順暢得多。

    一輛輛突襲者戰車已經準備好了,晚上7點作戰就會開始,現在剛剛1點31分,還有很多時間休息,大部分科員穿上了作戰甲后便找了一些舒適的沙地休息。

    “你們說昨晚那種武器究竟是什么?”

    有人問了一句,一個小隊長笑著搖搖頭。

    “那樣的武器如果直接出動就好了,就可以讓我們........”

    一名科員剛想要說什么,臉色沉了下來,旁邊擺放著作戰頭盔,只露出了一小條縫隙,內部的結構是非常精巧的,這個重大1KG的頭盔戴起來一開始有些不適應,但他們這批科員早在幾個月就是穿戴著這些重型裝備在壁壘區訓練的,現在也沒有覺得生疏,只是有些膈應。

    有人戴著頭盔就躺在了地上睡覺,想要早點消除這種膈應感,起降機不斷的起飛降落,越來越多的科員聚集了過來。

    在2點的時候,將近100個小隊已經聚集在了吉日格勒的正東面,小隊長們都在作戰會議室里,聽著凌紅講解著作戰的行動,凌紅不斷的把每一個細節都拿出來剖析,需要小隊長們嚴格按照作戰計劃執行,這是必要的,作戰的整體性必須統一。

    此時在位于吉日格勒北部的山脈中,一個位于山脈中段,離山下1000多米的山麓上,聚集著大量的人,身后是一個通往山脈中的洞窟,這里過去有一個礦坑,將近3000多人來到了這里,很多人早已疲憊不堪,早已休息,幾個頭目靜靜的凝視著遠處的燈火,憂心忡忡的看著山下這座城市的一切,他們已經在這里平靜的生活了七八年了,但現在一切都被打破了,眼前的地方很快就會淪為戰場。

    “那些混蛋就是不聽勸?!?

    一個年輕一些的頭目嘀咕了一句,另一個年長的頭目笑了起來。

    “不是不聽勸,他們已經逃不動了,一開始我們不就商量好了,這片土地應該是自由的,至少要比城市里自由,他們起碼有權利選擇自己的埋骨地?!?

    旁邊的一個女性頭目蹲坐在了地上,靠著身后一塊堅硬的大石頭。

    “還剩下的那些孩子不知道........”

    這名女性頭目沒有說完,眾人的神情都有了一些變化,年長的頭目嘆了口氣。

    “我回去睡覺了,你們喜歡看的話繼續,如果那邊沒有被毀掉的話,等一段時間我們還可以回去,如果那邊被毀掉的話,我們就回不去了,一輩子都只能夠住在山脈中?!?

    有人已經難以適應突然間升高的高度,身體出現了情況,每個來到這里的人都是想要活下去的。

    女人惡狠狠的瞪著遙遠的地方,在光芒下的璀璨城,她輕蔑的笑了起來。

    “總有一天我會回去的,我一定會讓城市里的那些家伙們付出代價的?!?

    女人恨恨的說了一句后,旁邊的幾個頭目笑了起來。

    “別想了,回去?能回哪里去?”

    有一部分人已經穿過了山脈,直接來到了接近壁壘附近的一些人類過去的設施里,這里的情況要惡劣得多,空氣中有更多的有害粒子,不少人剛來到這里就病了,藥物少得可憐,也沒有什么太好的緩解方法,只能夠聽天由命,一部分父母還是把孩子帶了過來,沒有把他們留在吉日格勒。

    遠處的天空中,不斷的劃過密集的白色光芒,看起來這次行事科是來真的,已經出動了大規模的起降機。

    “動作快點?!?

    莫小懶說著,吉恩依然沒有動,只是靜靜的看著遠處天空中劃過的白色光芒。

    “你能說服她嗎?”

    莫小懶點點頭。

    “必須的,總感覺這次的戰爭,莫名其妙,真的吉恩,總覺得這次的戰爭,3科開了一個不好的頭,并且會把這樣不好的情況延續下去,根本沒必要這么做的?!?

    吉恩微笑著點點頭。

    “那么你有辦法嗎?”

    莫小懶愣神了幾秒后搖搖頭。

    “把西部和北部封掉,不讓任何犯罪者流向壁壘區,這是目前最穩妥的做法?!?

    “現在城市沒有那么大的能力做這些事小懶?!?

    莫小懶撇撇嘴。

    “那么你就動作快點?!?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20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 广东快乐10分 昆明快餐女一次 球探007即时比分网app 上海天天彩选4 麻将来了角色攻略 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动物黄色片qvod 河北排列七开奖号码 股票基金排名 微信上如何做麻将代理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兰州沐足服务吗 c新浪体育 下载腾讯游戏麻将来了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 36o足球即时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