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

    閔安勛和莊瑩瑩聊了好久才結束,他送走莊瑩瑩,然后走向梅拉的桌子。

    其實他早就知道梅拉來了,這丫頭到餐廳也不跟他打個招呼,自己偷偷摸摸的蹲在那邊吃早餐……吃早餐就吃早餐唄,他和莊瑩瑩談了一個多小時,這丫頭早餐還在吃。

    一邊吃還一邊偷偷看他,以為他不知道。

    “怎么樣?中式早餐不錯吧?”閔安勛在梅拉身邊坐下。

    梅拉抬頭看了他一眼,做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咦,你也在啊,哈哈巧啊。”

    “是巧嗎?你不是一直在看我嗎?”閔安勛輕松戳破了梅拉的謊言。

    “我才沒有看你,我看你是自戀吧!”梅拉立即反駁,她心里慌慌的,不明白自己生出的這種情緒是什么。

    她好像有點在意閔安勛的樣子,好像不太喜歡他和別的女人一起……明明她早就吃好了早餐,卻一直挪不動腳。

    “那你總是往那邊看,你在看什么?”閔安勛不急不緩的逗她。

    “我……我看莊小姐啊,莊小姐長得真好看吶。”梅拉急忙說道。

    “……原來你是看上了莊瑩瑩的美貌。”閔安勛呵呵一笑。

    “對了閔安勛,莊小姐找你干什么?你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難道她還舍不得你?”這是梅拉真正關心的。

    “我們早就分手了,經過一晚上,莊瑩瑩已經想明白了,她希望能通過我關系,前往韓國發展。”閔安勛說。

    “哦,這樣啊。”梅拉松了一口氣,又問,“那她去韓國做什么?”

    “拍廣告演電視,她愛干嘛干嘛,我會給她聯系一個經紀公司。

    ”閔安勛聳聳肩。

    “你還挺好的嘛,都分手了還這么幫她。”梅拉的語氣酸溜溜的。

    “我不喜歡虧欠別人。當年我的確是利用了她。”閔安勛心情很好,因為他感覺到了梅拉的醋意,看來,梅拉其實也是很在乎自己的。

    “當然,我更喜歡的是幫你。”昨夜閔安勛想了一晚上,他忽然明白,也許梅拉和任何一個女人都不一樣。

    女人喜歡男人的承諾,喜歡安全,喜歡婚姻。但是梅拉卻并不在意這些。因為她根本不相信男人和婚姻,她只相信自己給自己的安全感。

    想了一夜,閔安勛并不打算改變梅拉,因為這樣才是梅拉的獨特之處。

    其實沒有婚姻又有什么關系,只要他們在一起就好。

    “我才不要你幫。”梅拉嘟嘟嘴,“我有什么是自己做不到的。”

    “你不想賺錢嗎?給人當保鏢能賺多少錢?自己當老板才能賺大錢。”閔安勛覺得梅拉的心結就是錢,既然如此,他決定幫梅拉賺足夠的錢,讓她慢慢淡化對錢的執著。

    “當老板?”梅拉有點沒自信,“可我什么都不會,我怎么能當老板。”

    “誰說當老板要會了,投資請別人幫你做懂不懂?”閔安勛好笑,“你把自己的錢存銀行,銀行能給你多少利息?”

    “……可是投資的話,虧本了怎么辦?”梅拉不放心。

    “我幫你投資會虧本嗎?虧本了你拿槍指著我的頭要回來不就是了。”閔安勛反問。

    梅拉聽了一拍大腿,“太對了,你說得沒錯!我什么都不會,可我槍法好,你要是敢讓我虧本,我就讓你虧命!”

    “……”閔安勛摸了摸腦袋,忽然有點后悔了。

    “閔安勛,你打算讓我投資什么?賭場還是夜店?”梅拉興致勃勃的問。

    “……那些都是風險很大的,稍不留意就被政府掃了,你功夫好,這樣吧,我幫你策劃一個健身中心。”閔安勛說。

    “好!”

    于是閔安勛和梅拉又回到了日本,他們兩人的日子也萬分忙碌起來。

    梅拉單純懵懂,但是在賺錢這件事上,她有著用不盡的精力和興趣。

    梅拉的健身房很快在東京市中心開辦了起來,而梅拉一心一意的鋪在自己的健身中心上。

    開張初期,健身中心的客戶并不多,這讓梅拉很苦惱,但是梅拉很快想到了一個辦法。

    這天,閔安勛東京的幾個大老板吃飯,梅拉主動跟隨。

    這讓閔安勛驚訝,這半年來,梅拉全身心都在健身中心那里,幾乎都把他忘掉了。

    “怎么,忽然記起來你的本職是我的保鏢了?”閔安勛說得酸溜溜的。

    梅拉嘿嘿笑,“是啊,快點走嘛,別讓那些大老板等急了。”

    閔安勛也雖然有點納悶,但是沒多問,很快他們就到了酒店。

    這間包間豪華寬敞,足足有一個籃球場那么大,十幾個大老板都到齊了,他們都帶了保鏢助理,因此包間里站了數十人,幸好包間面積大,并不顯得擁擠。

    老板們互相笑著跟閔安勛打招呼,閔安勛成為墨殺掌門人幾年了,墨殺在他的治理下度過了危機,漸漸恢復了元氣,大伙兒都知道閔安勛的手腕,自然對他笑臉相迎。

    大家寒暄坐下,站在閔安勛身邊的梅拉忽然出聲,她這半年學了一點日語,可以簡單交流。

    “閔安勛,我想給大家表演一個節目。”梅拉說。

    “……”閔安勛驚訝又無語,果然梅拉今天忽然要跟隨他有貓膩,他倒要看看梅拉搞什么鬼。

    閔安勛禮貌的向在場老板們征詢意見,“你們覺得呢?”

    “非常期待。”誰不知道閔安勛身邊的爆炸頭少女梅拉,在墨殺里,連閔安勛都聽梅拉的,可以說,她才是墨殺第一人呢。

    既然梅拉要表演節目,他們當然支持!

    梅拉于是讓大家給她讓出一片場地,站在中間,然后給大家結結實實的表演了一套散打,雖然梅拉功夫不錯,但是這些大老板都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當然不會覺得很震驚。

    當然,看在閔安勛的面子上,他們一聲高過一聲叫好,不過還是很納悶,為什么梅拉要表演功夫?難道是閔安勛在暗示什么?

    很快,這些老板們發現自己想多了。

    梅拉得到大家的稱贊,得意洋洋的停下了動作,“怎么樣,我的身手不錯吧?”

    “不錯,不錯,非常不錯。”大家異口同聲。

    “那你們是不是想學呢?我給你們推薦一家健身中心,就可以學到這么厲害的防身術,身材也會變好哦。”梅拉說著掏出一疊名片,給在場所有人發了一張,也不管是大老板還是小保鏢。

    “這家健身中心是我開的,我可以保證很好的!”梅拉一邊說一邊為自己推銷。

    “……”這下,在場所有人的無語了。搞了半天,原來是在做推銷啊。

    不過,既然是閔安勛跟前的紅人,他們都很給面子的收下了名片,并表示一定會去。

    閔安勛的臉有點掛不住了,這么lo的事情,梅拉也做得出!感覺那些大老板們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梅拉,你這是干什么?”閔安勛臉上有點僵。

    “努力找客戶啊,不是你告訴我的嗎?健身中心現在最缺的是客戶,要從這方面想辦法。你看,這就是我的辦法,不錯吧?”梅拉還洋洋得意。

    “你找客戶,怎么找到我的頭上了?”閔安勛哭笑不得。

    “怎么是找到你頭上?我又沒讓你去我的健身中心,你想去也可以啊,但是也要交錢哦。”梅拉認真的說。

    “……”閔安勛想吐血。

    “哈哈,梅拉小姐不但有經商天賦,還很有幽默感,我們都很支持她!”一個老板說道。

    “對對對,我馬上給我全公司的員工辦健身卡!”另一個老板也不甘落后。

    “我也這么打算,身體很重要嘛,健身很關鍵嘛~”

    “……”

    數月后。

    這天閔安勛又請大家聚一聚,幾個老板提前聚頭。

    他們看起來有點愁眉苦臉。

    “健身中心辦過了,餐廳辦過了,上一次是臺球館,這次是什么?”每一次聚會,閔安勛身邊的梅拉小姐就要開始把他們,乃至他們所有的員工都發展成客戶。

    “……唉,說道餐廳,我現在有點頭疼,現在公司聚餐都只去那家餐廳,時間長了,大家都有意見了。”老板a苦著臉。

    “可不是,還有那健身房,離我們公司兩個小時的車程,給員工辦了健身卡,他們都懶得去。你說這不是浪費嗎?”老板b嘆氣。

    “是啊,不如我們跟閔先生好好說說,這樣搞下去咱們也受不了了。”

    他們幾個人聊著,閔安勛和梅拉來了。

    果然說不了幾句話,梅拉又拿著一堆卡開始發,她新開了一家溫泉山莊,剛剛開業沒幾天。

    幾個老板面有難色,“這個,梅拉小姐……這件事能不能先商量一下?”

    梅拉笑瞇瞇,“你們別害怕,之前你們對我的生意多有幫助,這一次我發給你們的是vip卡,可以打半折的,只是想感謝你們,絕對不強求哦。”

    看到幾個老板忐忑的樣子,閔安勛也不得不發話,“梅拉說什么,就是什么,她做她的生意,你們有需要就捧個場,沒需要便不用理會。她的事情,我不干涉。”

    幾個老板這才松了一口氣!

    “梅拉小姐,你這一年開了不少店,下一次又打算開什么?”在放松精神后,大家忽然對梅拉的生意感興趣起來。

    “太多啦,暫時還沒想出來。不過閔安勛說了,貪多嚼不爛,我要先把已經有的公司發揚壯大。”梅拉眉飛色舞,談起生意賺錢,她整個人都神采飛揚起來。

    閔安勛靜靜地看著她,心想當初的決定果然是對的。

    不到一年,梅拉就有了不少的改變,她還是熱衷賺錢,卻已經不把錢看得那么重。

    因為她已經有用不完的錢,前一陣子,梅拉還捐了幾十萬美元給孤兒院。

    不過,她喜歡從他身上刮油的習慣,還是一點沒變。

    但是閔安勛一點都不介意,反正他的錢,永遠都嫌太多。

    聚會結束,他們坐車回家。

    “閔安勛,以后月薪要多給我十萬美金。”兩人好好坐在車上休息,梅拉忽然冒出一句。

    “……為什么呢?”刮油也要有理由吧?閔安勛抬了抬眼皮,把梅拉往身上摟了一下。

    “因為我變漂亮了,顏值不一樣,身價怎么可能一樣?現在我臉長開了,身材也好了,報酬是不是該長?”梅拉理直氣壯。

    “……說得好有道理,漲漲漲!”閔安勛立即點頭。

    “嗯,這樣才對。閔安勛你對我真好。”梅拉抱住閔安勛的腰,靠在他胸前滿足的說道,“你要永遠對我這么好,也不要和別人結婚。”

    “那你跟我結婚不就好了?”閔安勛無語。這不是最簡單的辦法嗎?

    “不,不要。我不要婚姻,我只要你。”梅拉又想起了她的童年,想起了她那個虐打妻女的賭鬼父親。

    “好,我們不要婚姻,我們只要彼此。”閔安勛抱緊梅拉,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輕聲說道。

    全文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