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整整六十四道雷劫結束之后,姜寧體內的雜質已經被徹底的清洗了出來,在最后的那幾道血色雷霆的攻擊之下,姜寧肉身的損壞和疼痛之感就開始變得越來越少,而身體之內,也逐漸不再有雜質出現,直到此時,姜寧就清楚,這雷劫的力量,對于自己的身體的淬煉已經算是徹底的結束了,剩下所需要做的,就只是將游離在身體之內的血色能量,徹底的與丹田,肉身,經脈還有竅穴徹底的淬煉成為一體。

    天空之上,八八六十四朵雷云逐漸匯聚在了一起,緊接著,顏色漸漸開始變得暗淡了起來,到了最后,直接就緩緩的從天空之中,散去,消失不見。

    姜寧站起身來,仰頭望著天空那兩輪重新暴露在眾人視線之中的血月,眼珠子緩緩地轉動著,神情平靜地陷入了思索之中。

    在東庭域的大陸之上,人們口中所謂的月亮,其實就是修者們所說的太陰星,在太陰星星之上,匯聚著十分濃郁的星力和太陰之力,乃是妖族,煉體高手,還有修煉陰陽之道的高手經常要從中汲取力量進行修煉的載體。

    但是對于大陸之上絕大多數的人來說,月亮就靜靜只是月亮,在夜晚的時候能夠為他們照亮回家的路,在思念家鄉的時候,能夠寄情于那一句‘海內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的載體,除此之外,別無他用。

    但是,眼下這陽界與陰間的交匯之處,天上的那兩輪血月之中,儲存著的,似乎就不僅僅是星力和太陰之力那么簡單,至少在先前降下紅色光芒,幫助那劫云傷害自己的時候,從那血月之上落下來的,就是無盡的死亡之力。

    試問,一顆星辰之上,緣何會出現這么濃郁這么可怕的死亡規則之力呢?

    很簡單,在那一輪血月之上,有著數之不盡的尸體,除此之外,姜寧根本想不到任何其他的解釋。

    不管是青玄還是攬雀門的資料之中,對于死亡規則之力皆有十分詳盡的記載。

    死亡,是任何一個擁有貨物的星辰或者位面之中,都不可避免的要出現的情況。

    天道使然,萬物有生就有死,即便是那些看似可以永生的存在,它們也有可能經過人為的破壞或者外部的因素失去生命。

    一旦有生靈死亡,就會有一絲死亡之力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上,而隨著死亡的生靈越來越多,死亡之力就會越來越濃郁,天長日久之下,在那些日光無法照耀到的地方,死亡之力就會緩慢地匯聚在一起,不斷的積蓄著自身的能量,等到了某一個臨界點之后,這些力量就會凝聚成為規則,當死亡規則生成的那一剎那,這片大陸或者說這顆星辰之上,就開始有了最初的死亡之地,也就是當下人們所說的陰間。

    陰間是針對于陽世

    而存在的,若是一個星辰之上沒有生命存在的話,那么在這個星辰之上,所謂的陰間,也就自然而然的不會存在。

    而眼下,既然那兩輪血月其中的某一輪之中,存在著如此濃郁的死亡規則之力,那就說明,至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內,那一輪血月之上,都有著數量相當之多的生靈存在,只有生靈持續不斷的出生和死亡,那一輪血月之上,才能夠積累下如此之多的死亡規則之力。

    甚至,姜寧冥冥之中就是覺得,也許那兩輪血月之上,當下還居住這相當數量的生靈也說不定。

    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若是一顆星辰之上的生靈逐漸死絕的話,那么其上的死亡規則之力,也會隨著時間,慢慢地流逝,消失在這片星辰之上,但是眼下那血月之上的死亡之力如此濃重,就至少說明,在不久之前,那血月之上還存在著不少的生靈死亡之后的殘骸。

    他甚至極為大膽地推測,說不定在暗中對自己下黑手的那些存在,此時此刻就待在那一輪血月之上也未可知。

    當然,這些事情,也只有等著他們從這里出去之后才能夠一點一點的得到印證的機會。

    當下,隨著那些劫云徹底的散去,天空之上只是稍稍地安靜的片刻,就又一次開始風起云涌,不斷的又濃密和陰霾的雷云開始一點一點地匯聚起來。

    姜寧抬頭望了望天上的那些劫云,當下不過凝聚在了一起三四朵,距離最終的九九八十一道還差了七十多朵,雷霆的能量在那些劫云之上一點一點的匯聚,變得漸漸地濃郁了起來。

    姜寧估算了一下,這些劫云徹底的凝聚起來,至少還需要一個多時辰的光景,因為在先前他所經歷的雷劫之中,也是越往后面的劫云,凝聚起來的速度就越慢。

    而這,也很好理解,即便是最后的九九雷劫,在一開始的那九道雷劫,比起最后的那九道雷霆來說,其中蘊含的雷霆能量的多寡,也是有著相當不小的差別的。

    起初的那幾道雷云之中,醞釀著的乃是最初的那幾道雷劫,所需要的雷霆能量乃是九九雷劫最為弱小的存在,凝聚起來的速度自然相對較快,而越往后,因為劫云所需要積累的雷霆能量越來越多的緣故,相對應的,想要在其中積累足夠的雷霆能量,所需要的時間也就越來越多。

    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姜寧重新盤膝坐在了腳下那黑色的大花之上,運轉起了心法,開始吸收身體之中積攢下來的那些,在之前那六十四道雷劫之中未曾能夠吸收完畢的血色雷霆能量。

    之前在渡劫的過程之中,姜寧的精力一分為三,一部分和當下一般,旨在吸收身體之中的血色能量,一部分則是專注于肉身受傷之后的恢復和

    修補工作,而最后的那一部分,則是被姜寧用于操控一元重水清晰身體之內的雜質,并且在血氣虧空的時候,用作服用藥材和靈果進行彌補肉身精血虧空的存在。

    一心三用對于姜寧來說并不困難,事實上,比起一心二用操縱兩柄長劍同時對敵人發起攻擊的手段所消耗的心神來說,之前的一心三用操控身體所需要的元神之力和專注度其實還要少上一些,一來是動作操控所需要的頻率更少,二來是運轉真元心法,還有身體之中其他的能量,分心操控身法躲避地方的攻擊,專注于敵人的動作,都是在戰斗之中所需要的注意力,而之前的那所謂的一心三用,對于姜寧來說,其實只需要專注于自身就好,相對來說,對于心神的消耗更少,比起雙劍合璧攻擊敵方還要簡單不少。

    但是即便如此,總歸沒能夠將所有的精力專注于那血色能量與**丹田的融合,等到那六十四道血色雷霆徹底的結束之后,姜寧也不過就是完成了那血色雷霆能量與皮膜,肌肉,骨骼的融合。

    而除此之外,他還需要將之與自己的內臟,丹田,竅穴之內的星力氣旋徹底的融合在一起。

    在之前經歷雷劫的過程之中,這些事情,都只是那游離在身體之中的血色能量在自發的進行著。

    眼下,這些部位的能量融合,完成度還是有一些的,但是也只不過能夠說是初步的融合,距離徹底的融合,還需要姜寧專注地修煉一段時間。

    而眼下那九九雷劫的準備時間,就正好可以被充分的利用起來。

    隨著姜寧那堪比神象高手的強大元神毫無保留的從泥丸宮之中釋放出來,操控著身體的每一分肌肉,每一寸經脈進行能量的輸送和運轉,這個能量融合的過程,就變得加快了不知多少倍。

    先是內臟,作為肉身之中最為脆弱的部位,原本要與雷霆這樣的能量融合,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即便有了這樣的法門,真個操作起來也需要修煉者極度的謹小慎微,在練成之前,一個不小心都可能對自己造成重傷。

    但是,姜寧的內臟經過了之前多重的淬煉,強度到了當下比起許多高手的外部防御還要更勝一籌,自然不是這種經過肉身和兩件極品靈器作為媒介,緩和之后,變得如此平靜安穩的雷霆之力能夠輕易的傷到的存在。

    故而,比起真的需要謹小慎微,一個不慎就容易出問題的丹田和星力氣旋來說,姜寧的內臟與那些血色雷霆能量融合的速度,反而是三者之中最快的。

    大約只是用了兩刻鐘的時間,姜寧就已經成功地完成了對于內臟的能量融合。

    他可以明顯的地感覺到,自己的五臟之中,除了原先那飽滿的即將要溢出的生命之力外,還

    有著一絲絲肉眼不可見的雷霆能量在反復不斷地跳動雀躍著,他的呼吸比起之前要更加有力,他的心跳仿佛是上百萬人的戰場之上,都能響徹的戰鼓,有節奏的律動著,渾身的血液都在那有力的心跳之下,流動的更加輕快起來,姜寧知道,自己的能量匯聚和輸出的速度和量,比起之前又多出了至少五成,也就說,如果他想的話,一次性施放出來的能量總和,就會是先前施展極招時候的一點五倍,如此威勢,他甚至已經可以赤手空拳,輕輕松松地將先前還給自己帶來了巨大麻煩的煞魔王,隔著那極品靈器護甲的防御,生生的捶死!

    而等到兩個時辰的光景來到盡頭,姜寧對于丹田的改造也已經徹底的完成。

    此時此刻,他那因為修煉了《蒼木劍圖》,《天巽骨錄》和《木皇經》之后,原本就大如一片浩瀚無垠的海洋的丹田,如今又生生的拓寬了一倍有余,對于真元的存儲,能量的輸出還有**和靈器進一步的溫養來說,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如今的他,雖然還依舊處在法域境的桎梏之中,但是姜寧已經隱隱開始有些信心,能夠對抗那些普通的天紋境初期高手了。

    這件事情要是說出去,無疑是一件極其令人震撼的事實,而關于這一點,除了姜寧之外,大約也就只有隔三差五就出來陪他練練手的木棉心里最為清楚了。

    前一段時間,得到了冰佛手之后,姜寧的戰斗力就已經來到了天紋境的邊緣,而等到這一連串急速的成長之后,即便是她,再沒有進一步的交手之前,也難以有一個精確的判斷,但是顯而易見的是,即便姜寧放著那神象境界的元神不用,尋常的天紋高手,想要傷到他,也已經沒那么容易了。

    一來他的肉身已經超越了七八成天紋境高手的肉身強度,二來他的真元儲量和戰斗力也已然不在遜色,只要接下來把《天巽骨錄》還有《木皇經》之中記載的那些攻擊法門一一學會,到時候,以姜寧如今花樣百出的戰斗方式,想要找到一個能夠全面克制他的辦法,還真的就沒有那么容易。

    九九雷劫凝聚的時間遠比姜寧想象之中的還要九,足足經過了三個半時辰的積攢,那血月照耀的天空之上,九九八十一道雷霆,這才劇烈的翻騰了起來。

    身體之內,擁有星力氣旋的竅穴足足有三千六百五十個,這對于姜寧來說,實在是一個不小的數字,雖說其中的每一個竅穴之中的心力氣旋并不足以與丹田之中的氣海相提并論,但是當那三千六百個氣旋加在一起的時候,即便是當下的那個已經擴張了一倍還多的氣旋,都遠遠不能夠與星力氣旋的大小想比。

    所以,一直以來,要不是姜寧修煉的心法品質太

    高,以至于真元的能量品質也跟著漸漸地達到并且隱隱有些超越了星力的能量強度,在他的身體之中,這真元和星力無論是在品質上還是在能量的儲備上面,都要更差了一籌,即便到了當下,兩者在姜寧的身體之中也不過就是勉勉強強達到了平衡。僅此而已。

    當那三個半時辰過去的時候,姜寧體內的星力氣旋也不過是堪堪有八百多個完成了融合,還有兩千多個,依舊維持著原先的模樣。

    但是,隨著天上的劫云逐漸的翻騰起來,不斷地能夠在其中聽到爆裂的聲響的時候,姜寧還是及時收功,從大花之上站了起來。

    時不我待,現在已經不再是能夠安心修煉的時間了。

    當他,他之所以急著完成融合,也不過是為了在往后的幾劫之中,若是山田秀幸他們抗劫的時候遇到了麻煩,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出手罷了,若是不能全然完成,倒也無所謂,反正山田秀幸他們這段時間,戰斗力也提升了許多,再加上有個木棉在下方坐鎮,真的要是出了問題,木棉那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想必也不會真的袖手旁觀。

    而那些血色雷霆的能量,從一開始就一直存在于姜寧的身體之中,即便當下為了應對九九雷劫沒有功夫進行吸收,但是血色雷霆能量就在那里,根本不會離開,到時候有了功夫,再找個時間進行修煉便是,照樣不會誤了姜寧的事情。

    姜寧抬頭,只是放出些元神之力隔著大老遠,稍稍地感應了一下天上的那些劫云,他就清楚,這些劫云之中的雷霆強度不容小覷。

    但是,若要真的按威力來論,比起之前的那些血色雷霆還要稍微的差上那么一些。

    姜寧的嘴角微微一翹,笑道:“呵,那血月這一次,看樣子沒有想要再降下血色能量呀!”

    大花下方的木棉翻了個白眼,心道你如今的肉身都徹底的與那血色雷霆完成了融合,再度降下同樣的雷劫,也只不過是讓那些雷霆的力量稍稍強大一些而已,并不能對你當下的肉身造成太大的傷損不說,反倒還會成為你修行的養料,人家降下那血色雷霆的目的乃是為了殺你,又不是真的為了幫你,怎么會在這九九雷劫的時候,平白無故的再次給你降下血色雷霆來呢?

    當然,她的心里也清楚,姜寧這話大約只是對著那血月之上隱藏著的存在的嘲諷,他的雙眼,在那血色雷霆最初降下來的時候,已經吸收到了足夠的血色能量,缺少的不過是純粹的雷霆之力而已,也就是說,姜寧的青電瞳當下若是想要進階,只需要將這九九雷劫最初的十幾道雷霆之力盡數吸收,算來也就差不多了。

    而他因為在先前的七七雷劫之中直接領悟了一門完整的雷霆規則之力,這樣

    的雷霆,不管有多么強大,在沒有那血色能量規避姜寧操控的情況之下的,對于他來說就都是經驗寶寶,最終的命運,也逃不過被姜寧吸收,用作自己青電瞳進階的養料的范疇。

    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當下的姜寧,正是負手而立,靜靜地站在那黑色的大花之上,好整以暇的等待著天空之中,那最后的雷劫的降臨。

    “轟卡!”

    最初的一道雷霆,正如木棉和姜寧所猜測的那般,顯現出來的,乃是正常雷霆的青紫之色,顯而易見的,那血月這一次,并沒有降下血色的力量,只是即便如此,那雷霆足有水桶一般粗細,強度竟然也能直追先前的血色雷霆!

    但是姜寧只是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等那雷霆的力量降落下來的時候,在外放的雷霆規則之力的影響之下,直接就像是老鼠與到了貓咪一般,收起了自己的爆裂和迅捷,變得無比安穩,順著姜寧的意念操縱,化作了一道青紫顏色的細絲,緩緩地沒入到了姜寧的瞳孔之中。

    一道,兩道…

    當足足二十二道粗大的雷霆化作雷絲注入到了姜寧的雙眼之中的時候,姜寧身體之中那種即將要突破境界的渴望終于不需要費力壓制,而像是洪水決了堤一般,強大的能量直接沖破了境界的壁障,帶著姜寧的雙眸,從那青電瞳的第二重抽絲之眼,一躍進入了第三重。

    心如燭照,眼似琉璃,輝煌清亮,燦若星辰!

    瞳術第一境--照破,第二境--抽絲,第三境則叫做--心海!

    人們總是喜歡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眼和心之間,似乎總是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關聯。

    而這青電瞳的第三境,名喚心海,更是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存在。

    姜寧當下只覺得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直接順著自己的雙瞳,化作兩道絲線,順著頭部一路往下,與自己的心臟綁在了一起,這一境,乃是木棉得到的青電瞳的最后一個境界,有什么功效,瞳術心法之中并沒有直接的描述,而是到了第三個境界之后就戛然而止,顯而易見的,木棉當年從別人的身上得到這一門瞳術之后,那個人所得到的瞳術法訣,也不過是一個殘本而已,但就算只是殘本,對于一個元丹境的存在來說,也可謂是極為的珍貴了。

    姜寧對于自己當下的瞳術境界,除了星海這兩個字之外,并沒有更多的體會,只有等到了往后使用瞳術的時候再慢慢一點一點的體會。

    除此之外,瞳術的進階,更是牽動著自己剛剛進入神象層次不久的元神,又一次產生了長足的進步,以至于姜寧覺得,似乎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背后推著他,自從在那云霧城的大比之上凝聚了真龍氣運之后,自己的修為

    境界攀升的速度簡直就像是騎著汗血寶馬在修煉路途之上,與那些負重前行的人在比賽,那種速度上的反差,即便是身為得利者的姜寧自己,都覺得有些恍若是在夢中一般的匪夷所思。

    就像是心有靈犀一般,瞳術進階之后,姜寧的雙眼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股對于雷霆之力極度渴望的感覺。

    他微微地抬起頭,雙眼之中分別射出一道神光,兩道青紫色的神光沖天而起,沒入了那滾滾翻騰的雷云之中!

    天空之上,那雷劫仿佛是停止了一般,半天也再沒有一道雷霆落下,反倒是那些巨大的劫云,在那兩道電光從姜寧的雙瞳之中飛射而出之后,開始不斷的收縮,收縮,再收縮,半個時辰之后,那些原本籠罩了整片天空,將天幕之上懸掛著的那兩輪血月盡數遮蔽的巨大劫云,已然收縮成為了兩團小小的遍布黑色的雷霆漩渦!

    原本那兩道漩渦似乎在某種神秘力量的牽引之下,想要重新擴散開來,化作雷劫繼續對姜寧進行攻擊,但是在姜寧雙眸之中那兩束神光的束縛之下,只是稍稍擴張了一絲,便立即又再一次收縮了起來。

    等到整整一個時辰過去之后,天空之上,開始變得晴空萬里,再也沒有一絲雷云存在,有的,只是兩顆明亮耀眼,光度在這個距離之上,甚至遠遠超過了天空之中那兩輪血月的熾白明珠!

    “凝雷為珠!好霸道的手段!”山田秀幸忍不住驚嘆道。

    虹雙則是有些傻愣愣地眨巴著眼睛,不可置信地道:“這家伙真的是變態,居然,居然把雷劫給直接收了不說,還凝聚成了這么小的兩顆珠子,別人渡雷劫都是受罪,心驚膽戰的,一個不好就要喪命,這家伙倒好,這往后他要是去渡法域境的雷劫,那簡直就是去領福利呀,說不定還能再凝聚出一兩顆這樣的雷珠出來,這么好的東西,要是拿出去賣了,肯定能賣很多錢吧?”

    木棉瞪了紅二一眼,沒好氣地道:“那家伙什么時候缺錢花了,你可不要忘了,你們幾個在小天地之中修煉的資源,這些年來,可都是那個家伙一人給提供的,要不是他又這么多的元液支撐,你現在恐怕也就約莫勉強到了元丹境了吧,哪能像現在這樣人模狗樣的,眼看就要成為了法域境的大妖?”

    虹雙有些委屈地嘟嘴道:“什么人模狗樣的,木棉姐姐,你這一天天的,跟在姜絲那混蛋的身邊,都被他給帶壞了!”

    木棉想了想,這樣的話,以前自己確實是不怎么說的,當下那清冷的面容之上罕見的浮現出了一絲紅暈,道:“我的意思是,那些雷珠之中蘊含著的雷霆之力相當可觀,就姜寧手中當下的那么兩顆,要是拿到拍賣場去拍賣,我估計其價值應當不在姜寧身

    上的那一件極品靈劍之下!”

    虹雙和惠子幾乎同時睜大了眼睛,表情十分夸張地道:“這么珍貴?”

    八千草笑著解釋道:“雷霆能量十分霸道,本來就是大陸之上已知的能量形態之中,最為難以收集的那一類,別說是姜寧當下手中握著的那兩顆凝聚了整個九九雷劫后半段雷力的雷珠了,哪怕只是凝聚了一道雷霆的雷煞符,或者是凝聚了五道普通雷霆的五雷珠,在修行界之中,也是極為受歡迎的存在,價格,比起同級別的屬性符紙或者靈珠來說都要珍貴二到五倍,木棉方才所說其實還只是保守的估計,姜寧手中的那兩顆雷珠,只要放到大一點的拍賣場,或者是一朵拍賣場這種遍布整個大陸的拍賣場之中去賣,說不定只要一顆,就能夠賣出尋常極品靈器的價格?!?

    “真就有這么貴?”惠子不解:“為什么呀?”

    “雷霆之力在陣法,符道,鍛造,還有修行界之中許許多多的層面之上都有使用,一直以來,就都處于一種供不應求的狀態,所以,雷霆的價格一直都要比等量的元液還要珍貴,能夠賣出高價本就在情理之中?!鄙教镄阈夷托牡亟忉尩溃骸岸?,在東庭域大陸之上,除非是滅國的生死大戰,一般情況之下,根本就不允許星極境以上的高手進行參與,但是,元晶炮,或者落雷符這一類的東西原是并不禁止的,你試想一下,若是姜寧手中的那兩顆雷珠,在數百萬人的戰場之上釋放出來的話,該是一種何等恐怖而壯觀的場面!”

    八千草接著道:“可以想見,若是兩軍對壘的時候,有一方率先將這樣的雷珠丟入了對方的陣營之中,那么對方的先頭部隊一定會死傷慘重,到時候,戰士的死亡是一個方面,那遮天蔽日的雷霆對于地方兵卒氣勢和信心的打擊,已經可以在局部的戰場之上,成功的影響一場戰斗的走勢了!”

    惠子有些艷羨地道:“那豈不是說,這東西要是拿到了王朝去賣,價格可能會比拍賣場之中能夠獲取的利益更大?”

    “沒錯!”山田秀幸道:“這東西若是拿到王朝去賣,一顆雷珠,說不定就能夠賣出兩件甚至是更多的極品靈器的價格!”

    “發財了,發財了!”二尾虹雙雀躍地跳了起來,手舞足蹈,興奮地道:“大陸之上,有雷霆的地方其實還不算少,尤其是星辰海的海域之上,雷雨頗多,往后,一定要讓姜絲那個家伙送我幾顆珠子,我要把這些珠子都拿去賣了,去闕京城里買數不完的好吃的!”

    木棉沒好氣一笑,一指點在那丫頭的眉心,“死丫頭,就知道吃?!?

    虹雙調皮地吐了吐舌頭,以往的時候,除了她主動去找木棉之外,木棉是很少會與她們幾個說話

    的,故而,雖然她的到來在褚傾城之前,但是虹雙和褚傾城的關系,比起和木棉之間來,在以往反倒要更好一些。

    除了遇到褚傾城瓶子里裝著的阿采之外,木棉也就只有姜寧在的時候,話會多一些,但是最近這些日子,不管是虹雙褚傾城她們,還是掌控了木棉一段時間的山田秀幸她們,都有些意外的發現,這個原本冷若冰霜的女子,如今好似漸漸的活潑了一些,就連說話,都不在那么見外了,這倒是一件頗為值得開心的事情。

    而此時此際,在那黑色的大花之上,那兩顆雷珠像是受到了什么牽引一般,化作兩道流光,以極快的速度從天空之上落了下來,一邊一個,徑直鉆入了姜寧的雙瞳之中。

    整整一刻鐘的時間,姜寧緊緊地閉著眼睛,直到確認自己已經能夠完全的收束目力的時候,這才睜開雙眼,催動身法,一步從那黑色的大花之上落了下來。

    “我的瞳術剛剛進階,先前的雷霆之力還沒有吸收完畢,這接下來的冰劫,就還是交給大家來處理了,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先前那血色雷劫只是一個針對我的行動,只要我不出馬,后面的那些劫難就大致都會與我們先前估算的強度差不多,所以,大家盡管放心去做就是了?!?

    八千草點頭道:“我的符文大花還沒有損壞,這冰劫,還是繼續交給我就好了!”

    眾人皆是點頭默認,表示自己對此并沒有什么意見!

    而后續發生的事情也正如姜寧先前推測的那樣,新出現的冰劫雖然很強,甚至于比起他們先前預測的強度還要跟家厲害一分,但是大體而言還算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比起姜寧先前所承受的血色雷劫的威力來說,還差了許多,八千草體內的能量盡數恢復之后,應對起來只是稍稍有些吃力,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及對于那冰劫進一步的熟悉和了解,八千草總算還是成功地支撐了下來。

    九劫之中,前面相對來說比較容易的五重劫難,至此,總算是徹底的過去了。

    這一次,劫與劫之間的間隔時間突然變得漫長了起來,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人希望他們可以將狀態恢復到最佳的情況之后,在去應對后面的骷髏劫。

    真正一日的光景,直等到那盤膝坐在地上吸收身體之內的血色能量對周身竅穴和星力氣旋進行改造的姜寧都完成了自己的融合之后,那些骷髏大軍,這才姍姍來遲!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后面的三重骷髏劫之間,原本是沒有太多的間隙的,這樣的安排,其實也還算是合理。

    只是,真的等到那骷髏劫降臨之后,所有人這才清楚,原先讓他們足足休息了一整日時間進行恢復的決定,真的是十分有必要的。

    因為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第一重骷髏劫的內容是:一個紫骨骷髏王,十五只黑白骷髏將軍,還有足足五百只的金骨骷髏,已經上萬只的白骨骷髏!

    僅僅只是第一層的骷髏劫,其威力就已經遠遠地超出了上一次九劫的第八劫!

    木棉皺了皺眉,看了一眼身旁剛剛修煉完畢的姜寧,道:“這一劫,照著原先的計劃,我還是不參與,但是在場的其他人,想要參與的,大家可以一起上,這畢竟不是真的劫數,沒有規定應劫的人數上限,你們殺死的骷髏,我會將他們的魂火盡數收集起來,”說著,木棉一攤手,那熟悉的暗黃色驪珠出現在了她的手心之中,接著道:“你們殺死的骷髏,我都會給你們每個人記者,到時候得來的魂火,我取三成,而你們則從自己殺死骷髏怪的魂火之中取出七成,各位可有意見?”

    眾人皆是搖頭表示自己沒有意見,若是沒有木棉的驪珠,這些魂火最終也只會散去,他們這些人,可根本就沒有收集魂火將之提純以供己用的能力,別說是送給木棉三成,自己能夠留下三成了,就是這個比例換成五五,甚至是對調過來,他們也都會欣然同意。

    除了修為進階之外,靈魂能量的提升一般來說都是極為困難的,眼下如此大好的機會,又有誰會站出來說不呢?

    姜寧想了想,自己先前在木棉那里積累下來的魂火雖然已經使用了相當一部分,但是剩下的那些,也依舊還有很多,再者,靈魂之力接連突破,也是時候穩定一下了,旋即就回頭對著木棉笑道:“那這一關我就暫且不參與,這么好的魂火,都是元神之力,讓大家也都得些好處,修為進步了,到了那真正的陰間,說不定也能夠少些麻煩?!?

    木棉點頭笑道:“你也累了,確實該休息一兩天,你就先回小天地之中呆著吧,這邊有我看著,不會出什么問題的,以山田秀幸他們的實力,應對下來這第一波的骸骨骷髏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要是真的出了問題,有我出手也能夠壓著,你且放心吧?!?

    姜寧輕笑著點了點頭,虹雙她們先前的感覺在姜寧這邊更加強烈,木棉的變化對于她自己,對于小天地之中的朋友們,對于他姜寧來說,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管她自己意識到了沒有,姜寧目前都還不想說破,有些事情,有些好的改變,需要一個相對沉靜的過度時間,等到這個良好的過度自然而然的完成之后,哪怕是姜寧不說,虹雙不提,時間久了,木棉大約自己都會意識到。

    回到小天地中后,姜寧先是操縱這世界之力,在小天地之中拘來了一頭先前放養在草原之上的月獸,將它殺死燒熟,美美的吃了一頓,好好的彌補了一下這些日子抵抗雷劫虧損的

    精血,接下來,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之中,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呼啦啦打著呼嚕,香甜地睡了過去。

    一日一夜在無聲之中過去,醒來之后,姜寧只覺得神清氣爽,狀態調整到了最佳。

    他并沒有急著出去,那么多的骷髏,而且實力還都比較強大,即便是山田秀幸他們去應對,一日之間,大約也還不能徹底的分出個結果,所以,他索性來到了自家小屋不遠處的一塊平地之上,一邊運轉著《神目觀想圖》激發自己元神的活力,一邊開始了每日一次,對于那《句芒法身》的修煉!

    又是一日過去,姜寧的修煉這才結束,他緩緩地站起身來,估摸著外頭的戰斗大約也該結束了,這才揮手打開了空間之門,出現在了木棉的身邊。

    此時此刻,八千草架起的黑色大花已然不見了,眾人的身上多多少少的掛了些才,正盤膝坐在原地休息,姜寧也不吝嗇,一排裝著元液的黃皮葫蘆直接就丟了出去,幫助他們恢復體內能量的虧空。

    姜寧看著山田秀幸,笑道:“怎么樣,這一次的收獲,可還滿意?”

    神象境的元神,還有心海境界的瞳術,姜寧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那屬于山田秀幸的魂能,在劇烈的波動,他的元神境界,當下似乎也已經超越了法域的范疇,來到了地器境界的強度!

    “收獲不??!”山田秀幸起身笑道:“相當的滿意!”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寸山河》,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20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 大赢家比分直播_大赢家比分直播-首页大赢家比分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网 体彩排列三开奖走势 卖黄色片 2007上证指数最高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亚洲Av日韩Aⅴ欧美Av 国内 2008上证指数最高 济南小姐指南 南京期货配资网 1分彩app计划 日韩a片免费在线观看 浙江体彩6十1基本走势图果 熊猫麻将代理利润 打牌的游戏平台app 江苏11选5开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