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以兩位副院長的閱歷,立馬判斷出了冷塵和恨天衣對玉兔起了垂涎之心。

    但他們沉思之后,還是選擇了沉默。

    畢竟在他們看來,楊逸中了大燃燒術,對學院來說,已經沒有了任何價值了。

    將來儲君的寶座也不可能是他的,根本無需有任何顧忌。

    “之前也有很多不知天高地厚之輩,對我養的那條狗起了垂涎之心,如今墳頭的雜草也有三尺高了,我不希望你們步他們的后塵。”

    楊逸的聲音很冷,冷的沒有絲毫的煙火味。

    “哈哈,我冷塵活了將近二十余年,還第一次見到如你這等狂妄之輩。”

    冷塵怒極反笑:“楊逸,若你還有資格爭儲君,我們兩人的確得忌憚,可皇室的殘酷你也清楚,失去了修為資質,就就如同一條流浪狗,注定被遺棄,你覺得如今自己還有反抗的權利么?”

    “楊逸,將這只兔子交給我們,念在這情分之上,將來大皇子被冊立儲君,我們可以幫你說些好話,至少能讓你的妹妹,母妃安然無恙的活著。”

    恨天衣瞳孔掠過一絲寒芒,道:“若你繼續冥頑不靈的話,那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不客氣,就憑你們這兩只螻蟻?”

    楊逸緩緩揚起手,慢條斯理的道:“我這只手,可摘星、攬月,搬山,倒海,降妖,伏魔…用來摁死你們兩只螻蟻,實在是玷污了。”

    “死到臨頭,還敢這般狂妄,哼!”

    恨天衣和冷塵面色一沉,氣息節節暴漲,宛如沖天寶劍,直沖云霄,將蒼穹之上的白云,都要絞的滾滾散散。

    “楊逸,讓本姑娘來!”

    與此同時,東方無月俏臉發寒,猛地抬起蓮步朝前跨去。

    一股氣浪漣漪隨之擴散而去,在朝陽的照耀下,透著一股巾幗不讓須眉的氣質。

    瞥眼少女臉頰透出的倔強和堅毅,楊逸心里微微一暖。

    若認真的計較起來,彼此真正認識也就幾天。

    人家雖然對自己的愛慕值那么高,可畢竟眼下楊逸已經被外界認為中了大燃燒審判了。

    按照常理,東方無月的愛慕值應該會暴降,可此時依然穩定,還強勢給楊逸出頭。

    也可謂情深義重了。

    “你們干什么?金傲精銳學生如今都抵達城門口了,你們還有閑自相殘殺?”

    就在氣氛緊繃到極限的時候,忽然間,一道怒吼聲響起。

    只見在幾個導師的擁簇下,院長東方朔怒氣沖沖而來。

    “爺爺…”

    見到那個須發皆白老者的身影,東方無月眼眸子微微一亮。

    “到底怎么回事?為何會死了那么多人?”

    掃視著杜三,吳昌,趙元日等人的尸體,東方朔的面色難看的幾乎滴出水來。

    “院長,這一切都是楊逸的杰作。”

    楊越和幾個天驕榜的學生頓時七嘴八舌的將事發經過講述了一次。

    “楊逸,你可有什么好解釋的?還有,你為何要殺了他們?總歸有原因吧?”

    大致了解事發經過后,東方朔凝視著楊逸,面色極為的復雜。

    楊逸他自然是了解的!

    一年前,以十七歲的年紀,修煉到了武靈境十二段巔峰,錘煉出了十二截金骨,乃整個皇家學院的驕傲。

    “人都是我殺了,這點我不否認,至于為何殺了他們,心情不好,僅此而已。”

    楊逸聳聳肩,云淡風輕。

    這云淡風輕的話,頓時讓身邊的楊青青,東方無月額角都是黑線,暗自咂舌。

    “心情不好就亂殺無辜,將來若讓這楊逸登基的話,那整個古國,豈不是得血流成河?”

    “方才兩位學長不是推算過了么?這楊逸中了大燃燒術,最多幾天就得老邁,躺在床上等死了,他哪有資格成為儲君呀。”

    “萬幸萬幸呀,蒼天真的是開眼了。”

    諸多學生紛紛怒斥的同時,也暗自慶幸起來。

    “楊逸,你可知道之前慘死在你手上的幾個學生,乃四大異姓王和當朝丞相之子。”

    楊越鼻青臉腫的走過來,義憤填膺的道:“你此舉不但壞了學院的法規,更會讓你父皇無法跟朝廷和群臣交代,萬一惹的四位手握兵權的王侯造反,你就是我皇室的千古罪人!”

    “大皇兄,你的智商比豬都不如,哪有資格指責我?”

    楊逸撇撇嘴,反譏。

    “你…”

    楊越再次氣得嘴里噴出了一股血絲,連忙盤坐在地上,服用丹藥療傷。

    “院長大人,事情已經發生了,如今指責已毫無意義,總該商量著如何發落楊逸吧?!”

    冷塵眉心透著一絲不耐煩,道:“按照學生看來,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楊逸在學院亂殺無辜,其罪當誅!”

    “不錯,此等喪心病狂之輩,若不嚴懲,以后人人效仿,這可如何是好?”

    恨天衣連忙附和起來。

    他們本打兔子的主意,可見到對方方才的強勢,和如今院長東方朔親臨。

    顯然是不可能如意了。

    既然如此的話,那唯一能做的就是落井下石,搞死楊逸,以泄心頭之恨。

    “楊逸,只要你將那只兔子交給我們學院的圈養,將功抵過,學院可以不追究你的罪行,將你交給皇室處理?”

    茍何和杜安石也隨之假惺惺的勸說起來:“以你父皇的對你的疼愛,只要他在位的一天,足以保全你的性命,你意下如何?”

    圍觀看熱鬧的諸多新生深以為然起來。

    一年前玄幽古國七公主衣衫不整的死在楊逸府邸,可謂捅破天,更是差點惹得玄幽和大離生靈涂炭。

    楊玄機依然選擇袒護楊逸,可見其溺愛。

    “皇家學院是數千年前,太祖皇帝親手創建的,雖然地位超凡,但說白了,也是歸皇室管轄,而逸兒是皇子,哪怕犯下滔天大罪,也得交給陛下處置,你們學院哪有權利發落他?”

    就在此刻,一道女子的慍怒聲響起。

    眾人回頭看去,只見在幾個宮女的擁簇下,玉玲瓏寒著臉緩步走了過來。

    “參見娘娘!”

    除了東方朔和兩個副院長抱拳作揖外,其余的導師,乃至學生紛紛抱拳行禮。

    玉玲瓏可是‘尊’貴妃,地位僅次于皇后和皇帝。

    縱觀整個大離古國,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