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金童雖巧言哄佳人,但這佳人也不是個傻子,知道自個兒在王府受輕視,便要立起威嚴來,一入府就抱病了,不去正院給王妃請安,也不給王爺侍寢,可憐金童惦記了多年,如今佳人進了府里,還只能看不能吃,這心里別提多憋屈了。

    萱雅就是存心吊他幾天,太容易得到的,他總是不珍惜,之前她被情愛沖昏了頭腦,不計較名分便肯跟他,才讓他如此隨意對待,如今她進府便稱病,可以每日見他,和他談情說愛,就是不讓他碰,他不是心里只她一人么?那便好生忍著,和她只談風月不談世俗,做一對心有靈犀的好鴛鴦。

    金童不是重欲之人,他知道萱雅就是犯了心病,若她病中他還強硬地要她滿足獸欲,或是去別處發泄,只怕萱雅真不愿原諒他了,便忍幾日,好生哄著她。

    這幾日他白日里還是要上職,也要給妹妹打探親事,下職后還要去看望抱病的萱雅,王妃那兒便難免冷落了幾天,他又讓人去金玉閣買些首飾來,送了一對玉環給王妃,再送了一對鴛鴦簪給萱雅,才算雙方都兼顧了。

    萱雅在病中,他每日去看望,卻不能留宿,為了安她的心,也不能去別人屋里留宿,便每日去前院書房睡,府中下人竊竊私語,這新來的范庶妃真是受寵,王爺為了哄她,寧愿委屈了自個兒,又讓王妃天天坐冷板凳,難怪王妃要向皇后娘娘求援呢。

    藏珠院的下人想向新主子投誠,將這些話都報給了主子知道,萱雅疑惑:“什么叫王妃向皇后娘娘求援?”

    來邀功的下人愣住,想想還是要早進陣營,他們成了藏珠院的下人,和主院必然是對立的,還不如護著新主子和王妃分庭抗禮。

    “王爺原本是想納您為側妃,他去向皇上請示也是提的側妃,皇上也答應了,后來王妃娘娘進宮見了一趟皇后娘娘,這側妃便成庶妃了。”

    這話說的討巧,萱雅銀牙暗咬,她就知道,王妃不像她表面見到的那樣賢良,可王爺受她蒙蔽甚深,對她頗為愛重呢。

    得了這個消息后,萱雅知道她得改變策略了,當天晚上金童來看她,她便病好了,讓金童留下。

    金童癡笑,可算讓他等到這一天了。

    翌日早起金童帶著萱雅去正院給王妃請安,他原本該去上職的,但怕萱雅受委屈,還是陪著她去,衙門里的事情先放放吧,他一會兒不去天塌不了。

    王妃笑望著他們,真是護的緊吶。

    金童終于得到了他理想中的賢妻美妾,可齊人之福不是這么好享的,他的后院也開始不太平了。

    話分兩頭,金童搞定了萱雅的事情后,也終于要專心忙妹妹的親事了,下個月便是他們兄妹倆十九歲的生辰,皇后說要在生辰之前把婧兒的親事定下,這談何容易。

    婧兒說她想嫁個武將,可京城勛貴年輕一代里,能拿的出手的武將可不多,也就姜家的子弟還可以,林長玉有兩個兄弟也還不錯,可又要出身嫡房發奮上進,又要心性沉穩人品正直,長相也要周正,那可不容易,而且婧兒說過不想嫁比她小的男子,那就更難了,婧兒如今可算高齡貴女了,比她大的大多都定了親。

    姜驥上門說想求娶他妹妹時,他險些要掏掏耳朵了,“你給誰求娶?阿駿定了親,你們家還有合適的兒郎么?”

    鎮國公府只有長房出挑,其他幾房都平庸的很,這也是京中勛貴人家培養子嗣的常見手段,舉全族之力培養出最優秀的嫡長子嫡長孫,其他旁枝便不管他們,只要嫡枝壯大了,旁枝也能受其庇蔭。而文臣之家則是普降甘霖,巴不得族中人人都會讀書,考中舉人進士的子弟越多,這一個家族便越有聲譽,就像周太傅家里,他們家真是文風昌盛,別說是主家的子弟出了好幾個進士,旁枝里也有不少進士舉人,只是這些人在仕途上走得長遠的不多。

    姜驥猶豫一瞬,誠懇道明了來意,“王爺覺得我如何?我如今也正在議親。”

    金童好半晌沒說話,姜駿如何?很不如何!他確實出身貴重才能不俗,確實人品端正心性堅毅,確實生的也相貌堂堂,可他比婧兒大了整整十歲!他還娶過妻,膝下有一對嫡長子女,竟然還敢肖想他金尊玉貴的妹妹?他莫不是失了心智,他們皇家的姑娘怎么可能給人做續弦后母!

    “世子可是喝多了說胡話么?我們家姑娘的名節可不能玷污了。”

    姜驥若不是鎮國公府的世子,他立刻就能讓人把這廝痛打一頓扔出去,這說的是什么屁話!

    姜駿面容端方神情凝肅,瞧著全無半點玩笑模樣,“我來時未飲過九,如今此言也是出自肺腑,我知曉我高攀了郡主,但我昨日上職時抽空見了郡主一面,說的正是今日來意,她答應了。”

    金童眼神桀怒:“她小孩子家罷了,婚姻大事自然是由家里長輩做主,她應了算不得數的,世子也莫再提這話,我不會答應,父皇母后也不會答應!”

    姜驥早猜到了如今場面,金童是真心疼愛這個妹妹,自然不能答應,可他也想將那個姑娘納入羽翼下保護,她愿嫁,他怎能不娶。

    “我會親自向陛下表明心意,屆時還望王爺能真心祝福。”

    金童氣壞了,“你就這樣篤定父皇會答應?”

    姜驥道:“盡力一試。”

    她總要嫁人的,她說她想嫁個武將,放眼如今京中年輕武將,誰能比得上他的成就?他只是大了她許多,錯過了許多事情,旁的他都配得上這位完美貴女。

    金童以前有多敬重姜驥,如今就有多厭惡他,一個拖家帶口的鰥夫,竟敢肖想婧兒?他絕不會答應!他知道婧兒在想什么,非得好好和她談談,務必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姜家的長媳哪里是好做的,更別提姜定南都七歲了,婧兒嫁過去做老媽子伺候他們一家老小么?

    姜駿和金童不歡而散,出祥郡王府的門時,他望著今兒這灰蒙蒙的天嘆了口氣,接下來還要去御前走一趟,任重而道遠。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