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不錯的小玩意?!?

    易長青看著手中的白玉無赦,微微一笑。

    接著,他將其收入體內空間。

    體內的驚神劍威力太大,不可輕易動用,這白玉無赦雖比不上驚神劍,但也能用上一時了。

    對自己的戰力,或多或少也能有所提升。

    “好了,那我便先行離開了?!?

    易長青朝玄九說道。

    “我送送先生?!毙判Φ?。

    一旁的慕容懸暗自咋舌。

    這易長青的魅力也太大了吧,玄九是何等身份,昔日的一代劍王,可卻對易長青如此重視。

    即便同為王者的高手也不見得有此待遇啊。

    玄九將易長青送到大陣范圍的邊界,然后目送兩人離去,然后便心情愉悅的回到草屋閉關。

    聽劍宮外。

    柳卓云,金鼎上劍等人還在等待著。

    自易長青還有慕容懸離開聽劍宮已有數個時辰了,他們很是不解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故而留在此地,等慕容懸一個解釋。

    “來了?!?

    金鼎上劍幾人發現了慕容懸兩人。

    眾人連忙迎了上去。

    柳卓云看著若無其事,沒絲毫受罰跡象的易長青不禁眉宇微蹙,“宗主,這是怎一回事?”

    慕容懸心里翻了個白眼。

    他也想知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只是,他也不清楚。

    說起來,他心里的疑惑不比柳卓云幾人少。

    “關于易客卿殺死神兵閣萬明山的事情,到此為止了,此事是萬明山最先挑起,易客卿所做所為并無過錯,無需受罰?!蹦饺輵移届o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面面相覷。

    早就在易長青與慕容懸兩人離開時,他們心里便有此猜想了,但真正聽到還是免不了驚訝。

    易長青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犯了這么大的事,竟一點事都沒有。

    “宗主,這要如何對神兵閣交代??!”

    柳卓云臉色一變道。

    “哼,如實告知便可,他神兵閣先鬧事,還不允許我劍宗還擊不成?!蹦饺輵依浜咭宦暤?。

    “可眼下形勢危急,若不嚴懲易長青……”

    柳卓云話未說完,慕容懸便打斷了他,“柳卓云,你現在是劍子首席,怎處處為那神兵閣說話,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給我記住了,給你資源修煉,培養你的是劍宗,不是那神兵閣!”

    柳卓云身軀微顫,也知道自己一心針對易長青而忽略了自己的身份,此舉已讓慕容懸不滿。

    不,不僅僅是慕容懸。

    甚至是幾位上劍都頗有微詞了。

    “是弟子失言了?!绷吭乒笆终f道。

    “首席也是憂心大局,只是言語失當,請宗主勿怪?!比~客卿在一旁為柳卓云申辯了一句。

    但也只是一句而已。

    他只是個客卿,不能過多插手劍宗內務。

    慕容懸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說什么,而是深吸了口氣,“除此外,我還有一件事要宣布,此事事關重大,還請召集所有的長老還有弟子?!?

    “何事這么大的動靜?”金鼎上劍好奇道。

    “到時我自會宣布?!?

    慕容懸看了易長青一眼,語氣有幾分無奈。

    說真的,他現在依舊是不贊同易長青擔任掌劍使一職,可這是師祖之命,他也沒有辦法啊。

    只希望易長青能好好做事。

    不,別鬧事就行了。

    很快的,劍宗的長老,弟子們全都聚集在了聽劍宮外的廣場之上,由于人數眾多,有些人直接懸浮在半空中,熙熙攘攘的,聲勢空前熱鬧。

    所有人都在議論著慕容懸到底要宣布何事。

    “聚集整個劍宗的弟子,長老,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難不成是抗擊龍奴的事情嗎?只是這件事不是已經談妥了嗎?怎還要召集眾人呢?”

    “聽說不久前,易客卿殺死了神兵閣四杰之一的萬明山,會不會是因為這事才找來我們?”

    “不應該把,這易長青說白了也就只是劍宗的一個客卿罷了,他犯傻殺了萬明山,在眼下這種劍宗處于劣勢的情況下,劍宗直接把他交出去就行了,沒必要為了他召集這么多的弟子吧?!?

    “說得倒也是,所以到底因為什么事呢?”

    “嗯……難道是要跟神兵閣開戰了?”

    “嘶……若真的因為易長青殺了萬明山而跟神兵閣開戰,那這易長青可就是千古罪人了,罵都罵死他,因為他一人要害死劍宗多少人啊?!?

    “別想多了,這種時候,神兵閣不可能跟劍宗正面開戰的,龍奴潛伏在外,還有琉璃宗在一旁觀望,就算是要徹底開戰也要先解決龍奴,然后再把琉璃宗一起拉上,不可能讓對方看著?!?

    “三大勢力彼此牽制,倒也不容易打破?!?

    眾人議論紛紛,猜測不斷。

    而數道劍光來到聽劍宮前,是幾位上劍,再然后,便是慕容懸帶著易長青從聽劍宮內走出。

    眾人看到慕容懸身旁的易長青時很意外,不知這種時候,易長青出現在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難道跟慕容懸要宣布的大事有關?

    “今天召集大家前來,是有件要事宣布。

    自八百年前,掌劍使聽風隕落后,掌劍使一職便空缺至今,今天,我將宣布新任掌劍使?!?

    聽到慕容懸的話,眾人為之嘩然。

    “掌劍使,沒想到竟是掌劍使?!?

    “八百多年了,沒想到我還能再聽到這三個字,劍宗掌劍使,這可是凌駕在六上劍之上,與宗主平起平坐的人物啊,我還以為這一生都見不到了呢,今天,宗主居然要宣布新任掌劍使?!?

    “先斬后奏,生殺大權……嘖嘖,這是劍宗上下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權利和地位啊,也不知道是誰能夠勝任,難道是六上劍中的一位不成?”

    “有可能,論實力論威望,有誰能跟六上劍相提并論呢,尤其是飛溟上劍,那可是秦州十大劍客之一,劍宗內除了宗主外的第一劍客呢?!?

    金鼎,飛溟等幾位上劍聽到慕容懸的話后不禁眉宇微蹙,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慕容懸要宣布的大事居然是掌劍使,這太讓他們意外了。

    一般來說,接任掌劍使的人選應該現在內部進行交流才是,怎么突然就宣布了呢,而且在這之前,他們六上劍沒一個人得到慕容懸的通知。

    就是說,掌劍使不大可能是六上劍中的誰。

    “等等,不會是……”

    金鼎上劍看到慕容懸身后的易長青,吞了吞口水,隱約間,心里冒出一個極度荒謬的想法。

    不僅是他,其余上劍,長老和柳卓云,葉客卿也想到了什么,一個個心跳如雷,難以相信。

    “新任掌劍使便是……易長青!”

    話音一落,全場寂靜。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20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黑龙江省22选5最新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手机版 双色球怎么买 周口期货配资 澳洲幸运10破解公式方法 007比分直播网 荷兰哥斯达黎加比分预测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走势图 3d缩水app工具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拿 北京快三网址 疯狂飞艇全天计划 宁夏十一选五 1分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