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歷史的齒輪,繼續在以一種,專屬于它自己的獨特方式,緩緩卻又持續不停的運行著。

    袁紹大軍,繼續押境,冀州兵馬,奔涌入幽。

    公孫瓚置地于幽州外沿的勢力,也隨著袁紹大軍的逼近不斷縮水,由于公孫瓚將主要精銳都調配到易京附近,一時之間,公孫瓚在外圍的兵馬幾乎沒有詳細的調動指揮。

    聰明人犯了錯誤會選擇第一時間去改正,而蠢人犯了錯誤,則往往會用一個更大的錯誤來遮掩之前的錯誤,很不幸,如今的公孫瓚,就是這樣一個貨真價實的蠢人!

    也正是如此,公孫瓚的大勢才真正無法挽回。

    沉浸在自己失敗的公孫瓚,整日待于易京高墻之內,外面的將領自然也無心戀戰,除卻易京附近駐扎的數萬精銳,大半士兵,都開始向袁紹大軍投降。

    一時之間,氛圍開始蔓延,袁紹的勢力,囊括了大半幽州!

    ...

    “塔塔塔...”

    寬闊的官道上,大隊的人馬正在行軍,塵土飛揚,人喊馬嘶,前后蜿蜒十余里,足有數萬之眾。

    看著那蜿蜒曲折綿長的隊伍中,那些兵卒們或冷酷,或熾熱的目光,還有他們那布滿老繭的虎口,就可以知道,這是一支上過戰場,經歷過血火的精兵勁卒。

    在隊伍的最前列,一面金底紅邊五尺見方的旌旗上,一個斗大的‘袁’字迎風飄擺,大旗之下,一輛駟馬駕轅的元戎戰車正在平穩的行駛。

    戰車之上,前有馭手駕車,四角各站有一名全副武裝,手提鋼刀的死士護衛,在正中端坐著的正是身披金甲,背披紅袍的袁紹袁本初!

    此時的他,黃金戰甲,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腰間則懸掛著一把精致長劍,顯然也不是平凡之物。

    “諸兵可有為某,戰吞幽地之心呼!”神色一凜,起身看向全軍。

    “有!”一聲齊喝,聲響動天。

    “哈哈哈!我有此等雄兵,何足天下不平。”袁紹大樂,大手揮前“前進!”

    “主公!”數騎快馬奔赴袁紹戰車附近。

    逢紀,字元圖,南陽人。

    此人謀略也是頗為出眾,在袁紹軍中充當著智囊的角色,而且用計一向果敢實際,著實不失為一員良謀。

    自漢靈帝駕崩后,何進欲除蹇碩,親信張津勸他選賢良為國除害,便是又廣征智謀之士逢紀、何、荀攸等為心腹。

    之前在袁紹逃離董卓勢力范圍時,與逢紀、許攸同到冀州。袁紹甚為賞識逢紀的智謀而重用。袁紹初到冀州,依賴韓馥提供糧食。

    后來,袁紹初據渤海郡,仰冀州資給,處境窮迫時,便是逢紀找上對袁紹說:“做大事業,不占領一個州,沒法站住腳根。現在冀州強大充實,但韓馥才能平庸,可暗中約公孫瓚率領軍隊南下,韓馥得知后必然害怕恐懼。同時派一名能言善辯的人向韓馥講述禍福。韓馥為突如其來的事情所迫,我們一定可以趁此機會占據他的位置。”

    也是他提議利用公孫瓚攻擊韓馥,實則提議韓馥和袁紹共同防御冀州,袁紹認為有道理,更加親近逢紀,隨即寫信給公孫瓚。結果此計成功,袁紹反客為主,占領冀州。

    所以對此,袁紹也是頗為重視。

    定眼一看,原是許攸等人一同而來。

    許攸首先開口說道,“主公,早先我等兵力不足才使得腹背受敵,如今得勝,我等兵力不在公孫瓚與黑山黃巾張燕之下,再僵持下去也只是徒損糧草,不若早攻!”

    “所言極是!”逢紀附和說道,“如今公孫瓚已失精騎,同我等一般,若論步兵,我等兵力,已然遠勝之于其!”

    “是極!主公,那公孫瓚如今敗局已定,無力回天!只是徒然做困獸之斗也!”

    他自是明白‘白馬義從’在公孫瓚心中的地位,軍中萬余,均是北地豪杰,弓馬嫻熟,十載乃鑄成此軍,不想接連數戰,折敗于他們,只余寥寥千余騎……

    現在的公孫瓚,已經猶如斷臂廢人,茍延殘喘罷了!

    “還請主公下令!速攻!”逢紀大拜說道。

    “是及!”許攸臉上也是露出一絲得意,“如今公孫瓚退縮易京,畏懼不前,城里亂象已顯,主公正可趁此時機一展身手,成就大業!”

    “哈哈哈,諸位言之有理,既然如此...”

    袁紹的內心是極其充實的,有這數萬強兵在手,就是龍潭虎穴他也敢闖上一闖!

    說到底,這個世界,看的就是實力!

    “報!主公!”

    就在此時,一騎絕塵,一名斥候拍馬趕至,翻身下馬,跪地抱拳。

    “講!”袁紹眉頭微微一挑。

    “主公,后方有白馬義從,襲擊后方糧草。”

    眾人皆驚。

    “公孫匹夫,還敢出襲?”袁紹眉頭一皺冷言哼道。

    逢紀深思片刻,微笑說道,“紀心中所思,那數十隊百人騎兵不過小疾耳,當務之急乃是在公孫瓚……”

    一旁的許攸眼睛微微一瞇,點頭附和道,“元圖所言,甚是合我之心意……”

    “不妥!”一旁的辛評卻是雙手一拱,打斷逢紀的話,皺眉說道,“雖是小疾,亦不可不管,任由那些騎兵橫行冀州,長久以往,不但危及糧道,對于將士士氣,亦有很大影響!”

    辛評,字仲治,潁川人,原為韓馥手下謀士,袁紹奪取冀州后為袁紹謀。

    袁紹想了想,猶豫說道,“騎兵向來是兵家之所重,偷襲、搔擾、劫糧道……不知我軍中,還有多少騎兵?”

    “足有數萬!”

    如果說之前公孫瓚將麾下的近萬騎兵以百人為一隊,分成數十隊,欲時刻搔擾袁紹大軍,令其軍不得安生。

    無奈當時的袁紹麾下之兵多是弓兵以及步兵,騎兵屈指可數;且袁紹在此前數戰中也將騎兵折損殆盡,只好看著那些來去如風的騎兵在自己眼皮底下搔擾,所以讓白馬義從來去如風,橫行無阻的話。

    天下精騎皆出幽涼,袁紹雖然手握兩洲,可是手下的精銳多是步兵。憑借這股兵馬,縱橫北地已經很吃力了,更不要說其他了。

    不過,現在,則完全不一樣了。

    他麾下大軍,兵甲衛士,隨時處于戰備的狀態中,刀槍就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戰馬也按照戰時標準開始大量的喂養粟米,隨時可以出擊征伐!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