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巖泰和族中的十幾名中年人還有兩位長老趕到矩陣邊緣,此時太陽就快落山了,他們氣喘吁吁地在矩陣前停下腳步看著不遠處的樹林。

    “現在怎么辦?”其中一名矮人出聲問道。

    “還能怎么辦?”巖泰皺著眉頭焦急地說,“去矩陣外把孩子們接回來啊。”

    “根據女娃們說的,那些小子們應該是去了西北方向的那條河邊。”一位矮人族長老說道,“真是太冒失了,那條河是哥布林的常用水源,經常有哥布林在那里出沒。”

    “長老,我們該怎么辦?您給出個主意吧。”又有一名矮人說道。

    “哼!”另一位矮人族長老哼了一聲沒好氣地說道,“還能有什么主意?我們都趕到這里來了,自然是要走出矩陣把那幾個小崽子接回來了。”

    巖泰嘴里呼出一口氣,直接一馬當先走出了矩陣,眾人見狀也紛紛走出矩陣往西北方向趕去。

    剛走出不到幾十米,就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前方的樹林里傳來,亞奇、庫努還有其他的矮人男孩們滿頭大汗地從林中跑出,看見面前的大人們全部加快速度沖了過去。

    “亞奇!”巖泰看見亞奇向他跑了過去。

    “爸!”亞奇向前撲倒在巖泰的懷里。

    他不停地喘著氣,稍微平息了一會后,亞奇抬起頭看著一臉怒火的巖泰說不出話來。

    “你這個連鍛造錘都掄不動的小子跑到矩陣外面去胡鬧什么?!”巖泰紅著臉張口大聲斥責了起來。

    眼淚在亞奇的眼眶里打轉,他憋紅了臉,低下頭一邊抽泣一邊說著“對不起”。其他的矮人族男人們也在訓斥著自家的孩子,眾人已經得知他們被哥布林襲擊的事情了。

    “別哭哭啼啼的了,人沒事就行,快回矩陣里去。”長老出聲提醒道。

    眾人聞言紛紛拉著自家孩子往回走去。亞奇被巖泰拉著走了幾步,突然就停住了腳步站在原地忍著眼淚不停地搖著頭。

    “怎么了你?”巖泰沉著臉問向他。

    “哇——”亞奇忽然仰起頭大哭起來,“爸你快去……救救零哥!他為了……讓我們逃跑,自己一個人……在后面……跟一大群哥布林戰斗!”

    “什么?!”巖泰看了一眼后方的樹林。

    猶豫了一會兒后,他拉著亞奇邊走邊說道:“先回矩陣再說。”

    眾人陸陸續續地跑回矩陣里,隨后就看見一個笨重的身影從林子里跑了出來。

    坦蒙一邊大喘著氣,一邊有氣無力地往眾人身前跑來,庫努看著獨自一人跑回來的坦蒙,大聲問向他:“怎么就你一個人跑回來了?零呢?!”

    坦蒙沒有回話,一邊大喘著氣一邊跑到了矩陣的邊緣,庫努伸出手一把揪住了坦蒙的衣領惡狠狠地問向他道:“我問你零在哪兒?!”

    “他……他……”坦蒙喘著粗氣口齒不清地看著庫努說,“他好像……還在后面……”

    “你混蛋!”庫努一拳打在了坦蒙圓鼓鼓的臉上,坦蒙被庫努打倒在地,他嘴角流血,躺在地上看著暗沉的天空喘著氣。

    庫努被大人們拉著,他掙扎著想要撲向坦蒙,雙眼幾乎就要噴出了火焰,他扯著嗓子對坦蒙破口大罵了起來:“你這個沒用的豬玀!你活著就是浪費食物浪費空氣!零是為了救你才跑回去的,你居然丟下他一個人跑了回來!要不是因為你,他已經跟我們一起回來了!你就是一只豬!一只拖累了所有人的豬!你是矮人族的恥辱!”

    亞奇的哭聲回蕩在四周回蕩著,男孩們紛紛指責著坦蒙,大人們出言勸說著,場面變得混亂起來。

    “我去救那孩子!”巖泰出聲道。

    眾人紛紛看向巖泰,有人開口勸道:“林子里有一大群哥布林,就咱們這些人根本就救不了他……”

    “是啊,而且……他又不是矮人。”又有一人說道。

    “你居然能說出這種話來?!”巖泰回過頭怒聲指責道,“是零救了我們的孩子,他現在一個人在被幾百只哥布林追殺,你們居然想丟下他不管!你們讓這些年輕的孩子們怎么看我們這些為人父母的?!”

    “可他是人類,”長老出聲說道,“一千年前,就是因為人類的迫害,我們才流亡到了這片密林里,他不屬于我們這些矮人,我們沒有必要為了救他而冒險。”

    “可如果不是因為他,我們的孩子現在就已經遭遇不測了!”巖泰看著長老焦急地說著,“我不管外面世界的人類是什么樣的,零在我看來就是個好小子,他善良、真誠而且勇敢,即使他是一個人類!”

    兩位長老沒有說話,嚴肅的表情看上去是下定決心不去救零了。巖泰咬了咬牙,他轉過臉對幾米外的一個成年矮人喊道:“塔布,把你的刀借給我。”

    塔布走上前將背在背后的闊刀解下來遞給巖泰后問道:“巖泰,你……”

    “你們不去救,我一個人去!”巖泰一把接過塔布手里闊刀,一邊說著一邊將闊刀背在身后,他邁開步子往矩陣外走去。

    “不準去!”一名長老嚴厲出聲道。

    巖泰感到身后有一股強大的壓力傳來,勁風撲來猛烈地刮擦著他的后背,背上的闊刀在刀鞘里錚錚作響。

    “長老!”巖泰咬著牙艱難地喊了一聲。

    長老站在原地,渾身迸發出強烈的斗氣,他盯著巖泰的背影面無表情地說道:“絕不能為了救一個人類而犧牲任何一個矮人!”

    “嘎——”

    正在局面僵持不下時,不遠處的森林里傳來了一連串的哥布林叫聲。眾人全部將臉看向林子里,哥布林的叫聲越來越近,遠遠地聽著就像是一群怪叫的飛鳥向這里襲來。

    一道身影從林子里飛奔而出,零長著嘴巴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腳下一刻不停地往矩陣的方向飛奔著。

    “零哥!”亞奇驚喜地喊著,眼淚還掛在他的臉頰上。

    “零,是零!他還活著!哈哈哈哈……”庫努大笑了起來。

    男孩們紛紛歡呼喝彩,巖泰看著飛奔而來的零,臉上露出了笑意。

    突然好幾道矮小的身影跟著零跑出了林子,眾人看見了那幾只怪叫著的綠皮哥布林,他們如同綠色的鬼影一樣,緊緊地跟在零的身后向他們這里跑來。

    “不止這幾只!”有人喊道。

    零剛跑出林子幾十米,就有一大片哥布林跟著從林子里竄了出來。矩陣和樹林之間有一片距離超過500米的小平原,零才跑出幾十米,身后就緊跟著超過50只哥布林,林子里還有更多,大片的樹木在哥布林此起彼伏的刺耳叫聲中搖晃著,一大群哥布林正在向這里襲來。

    零的腳下不敢有絲毫的停留,他知道身后有多少哥布林,就自己身上這點肉還不夠后面的那些哥布林分的,他拼命地向前跑著,手中還不停地聚集魔法陣施放魔法擊退將要撲向他的哥布林。

    零的手上不斷地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芒,一個又一個的魔法陣閃滅,零想起什么就丟什么,各種火團、風刃、雷球……被他一股腦地丟到了身后。然而這并不能減緩哥布林追擊的速度,一兩只被擊退后就有好幾只撲上前來,他的魔法見效甚微。

    “哥布林太多了,他體力已經快到極限了,來不及回矩陣!”有人喊道。

    亞奇搖晃著巖泰的手臂哀求道:“爸,求求你救救零哥吧!求你了!”

    巖泰看著面前如同潮水般涌來的哥布林群,有些心虛了起來。哥布林就難纏在它們的數量上,數以千計的哥布林撲面而來,強如矮人能鑄造出那么神兵利器也只能避其鋒芒,圈起煉金矩陣過日子,不敢去冒犯哥布林的領土。巖泰從來都不怕與哥布林戰斗,但這次哥布林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就算他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沖過去,也就是泥牛入海,有去無回。

    巖泰雙拳緊握著站在原地,牙關緊咬著看向不遠處已經快要筋疲力盡的零。

    零不停地奔跑著,他感覺到自己已經快要到極限了,他的雙腳沉重地像是綁了沙袋一樣,酸脹無比,隨時都有可能癱倒在地。他又想起了五年前遇見喬瑟薇時被針鬃狼追殺的那個夜晚,那時他也是這么奔逃的,只不過那時候他比現在還要絕望,在茫茫黑夜中四處奔逃一點希望都沒有。

    而現在,希望就在他眼前,就在距離他100米的矩陣里,只要他能跑進去,他就能活命。哥布林的叫聲就在他耳邊響起,他甚至聽到哥布林的爪子在土地上摩擦的聲音,那種近在咫尺的危機感就好像是死神的鐮刀將要掛在他的脖子上一樣。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零的腦子里一直回響著這四個字,他眼睛緊盯著前方,銀灰色的瞳孔里忽然亮起了光芒,光華流轉好似七彩的水波,更為亮眼的白光從他的眼底迸射而出。

    零回過頭看著已經撲面而來的眾多哥布林,已經有好幾只高高跳起將要撲向了零的后背。

    “我決不能死!”

    忽然零的身體周圍產生了一股巨大的推力,好像有一面無形的屏障在他身體周圍升起,千鈞一發之際,屏障猛地擴張開來,即將撲在零身上的眾多哥布林被猛地彈飛了出去,零身體周圍幾十米的范圍內被推出了一大片空地,離零最近的哥布林全都向后倒飛出去。

    這一切在瞬間發生,零眼中的光芒忽然黯淡了下去,他的腦海中“嗡”得一聲響,一瞬的精神恍惚之后,零無力地摔倒在了地上。

    下一刻,零感覺到自己的肩膀被誰給抓住了,零心中哀呼“我命休矣”,忽然自己的身體向前飛了出去。零迷迷糊糊地看到自己身下的平原,后面一大片兇神惡煞的哥布林,還有在哥布林群前方奮力奔跑的巖泰。

    零被眾矮人穩穩地接住,他喘著氣被眾人托著放在了地上。

    兩位長老向前幾步踏出矩陣,一人一掌向前平推出去,磅礴的斗氣裹攜著飛揚的塵土將撲面而來的眾多哥布林給推飛了,趕到矩陣外將零扔回來的巖泰趁機跑進了矩陣中。

    “退!”兩位長老大喊一聲,眾人全部向后退走。

    矩陣外的哥布林追勢不減,一股腦地往矩陣里撲來。在它們沖到矩陣邊緣的瞬間,凹槽中的銘文亮起了劇烈的光芒,只聽見“噗呲”一聲,沖過來的哥布林在矩陣上方的半空中瞬間化成了一攤肉泥,綠色的血液還有破碎的骨頭和內臟掉落在地上,冒著絲絲白煙。大片大片的哥布林成群結隊地撲向矩陣,全都在矩陣邊被一陣電光閃爍分解成了肉泥,遠遠地看過去好像有一片無形的電網阻攔著矩陣外的哥布林。

    寬闊的平原不出片刻就被哥布林的血液染成了一片綠色,還有矩陣邊緣那一大片粉碎的哥布林尸體,眾人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令人作嘔地一幕,有好幾個男孩都將臉扭向一邊不想再看。

    過了幾十秒后,這些哥布林就停止了這種自殺行為,它們站在矩陣邊緣不敢再闖進矩陣,只是看著矩陣里的眾人發出一陣陣怪叫聲。

    “哼!不自量力的哥布林,也敢來闖我矮人先輩們設下的煉金矩陣。”一位長老看著矩陣外的哥布林冷聲說了一句。

    “零,你沒事吧?”庫努眾人圍在零的身邊詢問著他。

    零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坐在地上不停地喘著氣,貪婪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他抬起頭看著天邊的夕陽,不經意地笑了起來。

    自己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零跟著眾人回到矮人村時,天已經黑了,眾多矮人聚在村口迎接著歸來的他們,父母圍在自己的孩子身邊,一邊檢查著他們的身體有無受傷,一邊責罵著他們。零蹲靠在村口邊點著火的大石燈邊,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親子相聚的一幕。

    突然有人喊他的名字,零回過神來,側目看著伊檬向他這里跑了過來,還沒等他做出反應,就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

    “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伊檬哽咽地在他耳邊說道。

    璐拉和澤亞也跟著跑過來站在零的身邊,她們倆相互對視了一眼,笑而不語。

    零無力地笑了兩聲,抬起手拍了拍伊檬的后背對她說道:“先讓我……先讓我起來,我現在腿酸得要死……”

    “哦!對不起。”伊檬趕緊松開了零的脖子,向后退了一步。

    零扶著背后的大石燈艱難地站起身,澤亞看著零說:“我們都聽說了,你們在矩陣外遭到了哥布林襲擊,是你救了大家,你真勇敢!”

    零無力地笑著擺了擺手說道:“沒什么,也多虧了你們喊來了大人們,否則我就沒命了。”

    “真厲害,你居然能從那么多哥布林的追擊下逃走,換做其他人肯定跑不了,那些哥布林可難纏了!”璐拉握著小拳頭,皺了皺鼻子說道。

    零疲憊地靠在大石燈邊,無聲地笑了笑說了句“確實很難纏”,火光落在他因為疲勞而略顯蒼白的臉上,他仰起頭看著天上的繁星,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零感覺到周圍有人走了過來,他低下頭發現矮人們都在他身前面朝向他看著。零站直了身體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突然矮人們集體向他彎腰鞠了一躬。

    “啊?你們這是做什么?”零不知所措地跟著彎下腰說道。

    “大家都很感激你,零。”巖泰笑著對零說。

    “謝謝你救了我家拓西。”

    “要不是因為你,我家這傻小子早被哥布林抓去了。”

    “你可真是個勇敢善良的好人~”

    “謝謝你!”

    ……

    零聽著面前矮人們的眾說紛紜,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能笑著跟他們點頭。零還是第一次被這么多人當面夸獎,這種感覺上輩子一次都沒有過,貌似自己還是個比較靦腆的人,被這么多人感激也會覺得局促,原本他以為自己是個臉皮非常厚的人。

    熱鬧過后,長老喊了一聲:“既然人都沒事了,就各自回家好好休息吧。”

    眾人聞言就要領著自己的孩子回家去,突然有人大喊了一聲“等等!”

    大家回頭看著陰沉著一張臉的庫努,他面無表情地向前一步在大家不解的注視下開口說道:“零的勇敢,我們感謝完了,但這一次危難的罪魁禍首還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

    眾男孩們聽到這句話紛紛擺出了一副嚴肅的表情,他們將目光轉向躲了在父母身后的坦蒙。

    “好了,庫努,別鬧了。”庫努的母親在他身后低聲對他說道。

    “媽,這件事不能就這么過去,你對我從小就對我說,勇敢的人應該得到獎賞,而卑劣的人也必須受到懲罰!”庫努厲聲說道。

    “沒錯!坦蒙應該受到懲罰,就是他教唆我們走出矩陣去抓哥布林的!”杜諾跟著說道。

    “沒錯!都是因為他!”

    “零回去救他,他居然拋下零一個人跑回來了!”

    其他男孩紛紛出聲控訴著坦蒙。

    “那個……”零抬起手對眾人解釋道,“其實是我讓他先跑的,你們用不著盯著這個說……”

    坦蒙一聲不吭地低著頭躲在父母的身后,他的父母——埃塔和布拉尷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為自己的兒子辯護。

    “長老,我懷疑坦蒙是故意誘騙我們到矩陣外面去的,他甚至有可能是哥布林的奸細,請長老們按族規懲罰坦蒙!”庫努看著一言不發地兩位長老高聲說道。

    “庫努,你這么說可就過分了!”埃塔紅著臉瞪著庫努說道,“坦蒙他再怎么不對,你也不能說他是哥布林的奸細呀!矮人怎么可能跟哥布林成為一路人?”

    “就是!你們平時再怎么看不起我們家坦蒙也不能說他是哥布林的奸細啊!塔托你也不管管你家兒子。”布拉看著庫努的父親塔托說道。

    “我兒子怎么了?”塔托斜著眼睛冷聲說道,“要不是因為你那沒用的兒子,我家庫努今天能遭受這樣的危難?”

    “你……你……”布拉一時語塞。

    “布拉,你家兒子確實應該好好管教管教了。”

    “就是,自己蠢也就算了,還要害別人……”

    “我真不知道你們平時是怎么教育自家孩子的?”

    “丟下自己的同伴自己跑回來這可就太過分了!”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地指責起坦蒙的父母,坦蒙低著頭站在父母的身后,牙關緊咬,握緊了拳頭,渾身顫抖著。

    “夠了!你們不要再說了!”坦蒙突然大喊道。

    他向前走了幾步,走到父母的身前,面向著所有人彎腰跪倒在地,將頭磕在地面上開口說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大家!你們不要為難我的爸爸媽媽,我愿意接受懲罰!長老,我愿意受罰!”

    眾人安靜下來看著跪在地上的坦蒙,他笨重的身軀此時看上去就像是一顆肉球。零皺著眉頭輕嘆了一聲,他挪開視線不想看這一幕。

    一名長老開口對坦蒙說道:“罰你從明天開始打掃養禽圈三個月。現在,大家都散了吧,各自回家休息。”

    眾人聞言也不再糾纏這件事,領著自家孩子各自回屋去了。坦蒙的父母走上前去將他從地上拉起來,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零邁開腳步跟著巖泰一家往回走去,他偏過臉看著被父母領回家的坦蒙,對方低垂著的臉藏在一片黑暗里,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著。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 卖什么小吃容易赚钱 幸运赛车开奖时间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 体彩海南飞鱼6分钟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表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Q聊赚钱 体彩大乐透中奖规则 内蒙古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 最容易中奖的高频彩票 山西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愿我沉迷赚钱日渐消瘦图片 新浪足彩网 河南11选5出号走势图 美容赚钱还是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