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百家城里,所有的人停下步伐,朝那陰沉的天空看去。

    那里不是什么流光溢彩的美麗風景,更加不是大潮襲來的撼人心魄的勢象,而是一尊龐大的,激射著莊嚴、肅穆、不可侵犯褻瀆的祭壇,高高地懸立在陰云之下,風雪之中,宣泄著那壓迫人心魂的氣勢。八角十六方,突兀的構型似乎是在陳述它的與眾不同,紫玄色的通體布色并不炫目,卻讓人無法將目光從其上移轉開。八方招展的幡旗布滿了符文,密密麻麻,晦澀且繁復。祭壇上,是典型的眾星拱月布局,八方星辰,十六天宮,共抬中間的大月臺,或者說用“玄陰臺”稱呼更為合適。樓枧、梯臺、圓桿、副絡、石碑縱橫交錯分布在各個位置,相互連接、錯離之間似乎構成了某種陣法。而最為醒目的,毫無疑問是那祭壇正面的石刻大字——

    “北參”。

    “那是,北參祭壇!告靈儀式啊,千年才能見一回的北參祭壇?!?

    “當年至圣先師題字,兵家玄祖親手纂刻的‘北參’!”

    “集兩位至圣之力的‘北參’啊?!?

    百家城里被禁衛軍鎮壓下來了,但這并不妨礙他們議論與驚嘆,興奮與炙熱。風雪絲毫無法掩蓋他們的炙熱,如同一團躥升的火焰,迅速在整個百家城的大街小巷里燃燒。所有人的心神以往,好想去那祭壇邊上,去撫摸,去感受,去參悟。那是大祖的手跡,是至圣的痕跡,是那萬年間熾熱得如同各自天上太陽的存在。

    可即便他們再如何的興奮,再如何地想去感受,也并無法改變那“北參”二字看上去并沒有什么了不起,之所以醒目,也是因為其大。它并未神輝熠熠,也并未異象平生,更為散發出無限的道意來。它就干巴巴地擺在那里,像極了民間普通的雕刻,甚至還因著時間的長久而有著腐蝕、風化的痕跡。

    但是這無所謂,興奮著的人們不需要看到那多壯觀、多了不起,只需要知道創造出它來的人有多了不起就是了。

    他們等待著,等待著北參祭壇完全顯露,同時,也在等待著各路圣人、大前輩的出現,等待著母氣大潮的來臨。

    遠在北國的雪山,大潮彌漫而來,提前許久便布置好的陣法將大潮隔開,不至于淹沒北國這片土地。從隴北雪山背部涌起,大潮直觸陰云,然后落進隔離大陣的頂層,四面八方升起的密密麻麻的陣旗扎根在大地,源源不斷地向隔離大陣輸送來自地下靈脈的靈氣,以支撐起幾乎能將整個神秀湖淹沒的大潮。

    懸立于空中的空道、大小云林全部撤移。礙于云獸之王師染的威勢,他們不敢上升以躲避大潮,只能向沒有被大潮覆蓋的地方移動。

    從洛神宮上下來;從墨海越過;從潮汐城淌過;從東界涌來;從洛河漫來……

    大潮與隔離陣法為地上的每一個生靈帶來一副絕美的畫卷。北海大潮懸在天上,地上所有的生靈像是海底世界里隔水的幻想生物,他們可以看到大潮撞擊隔離陣法激起的白浪,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沒來得及逃離的海獸被沖得七葷八素,可以看到曾經埋葬在北海之中的船只、骸骨、甚至是海底遺跡。

    這是北海的海水,是北海深處的海水。

    洛神宮數以萬計的弟子們,勾布起簾,詠歌沉吟,絲絲縷縷的靈韻匯聚在一起,為正在逝去的圉圍鯨們送去她們的祈愿;

    希欄小鎮的,崇尚著隴北雪山的原住民們,虔誠地望著天上的海,祈禱著,愿一切平安;

    潮汐城的人們,躲在家中、洞天里、客棧里,小心翼翼地欣賞著這壯麗的風景;

    墨海四劍宗的弟子們,各立于山頭,舉劍而迎,使萬劍齊發,以應對可能的隔離陣法破碎。

    而神秀湖的人們,還在眺望,那天際一線。

    北海中心,深海之中,數不清的,密密麻麻的小山般的圉圍鯨,圍攏成一圈又一圈,低聲吟唱著,那亙古以來便銘刻在傳承當中的呼喚。

    那是,來自深海的呼喚。

    而在它們之下,是一尊隱藏于泥沙、海石之中,如同橫隔海底的巨大山脈的古獸。它有一個被遺忘已久的名字,潉。

    潉,靜靜地等待著。

    百家城里,一階一階看不到的浮梯上。

    秦三月撫摸著額頭的桃花,問:“老師,春來了,一切真的就會好起來嗎?”

    葉撫柔聲說:“會好起來的?!?

    “落雪是冬,化雪是春?!鼻厝逻b遙地看著遠處的雪,“三月天里,才會轉暖,離化雪還有兩個月呢。三月天里,才是春?!?

    葉撫笑著說:“你也是三月。你來了,春自然會來?!?

    秦三月抬起頭,看著葉撫,眨眨眼,“老師,你說得太難,我聽不懂?!?

    葉撫緊緊握住她的手,踩在浮梯上,向祭壇看去,“會懂的?!?

    秦三月心里很溫暖,她希望老師永遠都不要松開她。

    “老師,我有些緊張?!?

    “沒關系,我在你身后?!?

    “要是弄錯了怎么辦?”

    “沒關系,我會教你的?!?

    “他們會不會看到我的臉啊,我臉上有道疤,會不會不好看???”

    “在祭壇上,你就是最好看的?!?

    “我才十五歲,真的能夠勝任嗎?”

    “十歲的胡蘭悟出天下絕無僅有的‘一劍’,十五歲的你何不能向天下告靈?!?

    “可我,還是有些緊張?!?

    “到時候,你就不會緊張了?!?

    “老師,你會一直握著我的手嗎?”

    “你的手,要握著天下,而不是握著我?!?

    ……

    庾合同井不停站在一起,高高地望著百家城上的祭壇。

    “那祭壇,多久了?”井不停問。

    “很久了,比十個大玄王朝都久?!?

    “那么久?”

    “至圣先師和兵家玄祖存世多久,差不多就有那么久?!?

    “那他們存世多久了?”

    “不知道,大概是斷代后的第一批人?!?

    “斷代又是多久以前?”

    “五萬年?十萬年?誰知道啊,名字都是‘斷代’,誰知道文明和記載是什么時候又興起的。儒家、上殷學宮、九周,許許多多的學派,許許多多研究古史的勢力、術系都有著不同的說法。有說斷代在部落文明之前,以神話和天人之災來佐證;有說在部落文明之后,以一撇之見的‘軒轅’、‘神農’等不知真實與否的氏族文明來佐證;有說根本就沒有什么斷代,人得厚與天,生靈而治世,牽動整個族群的變化,慢慢衍生出文明和各種體系?!?

    “在民間里,傳聞最多的貌似是第三種說法?!?

    “是啊,沒有人希望自己是被時代拋棄的一代,希望著人類是通過自身的繁衍、衍化、生靈而來?!?

    庾合搖搖頭,顯然,他不希望在“斷代”這個話題上說太多,這是個復雜的且沒有任何根據的話題,如同空想。

    井不停知其意,點頭說:“沒想到,葉先生居然主持告靈儀式?!?

    庾合搖頭,“顯而易見,秦三月才是,葉先生只是輔佐?!?

    “可,葉先生主持應該更加穩當吧。秦三月畢竟還小?!闭f起這樣的話來,井不停自己都覺得心虛,畢竟他是知道的,秦三月的身份特殊得很。

    “葉先生總考慮著我們考慮不到的事?!?

    “說來也是?!本煌|c頭。

    沉默一會兒后,井不停又問:“這次大潮本是爭端之地,為何這么久,卻又不見任何大人物出場?”

    “暗中窺伺,母氣未來,沒人相當出頭鳥?!?

    “長山先生,神秀湖百家圣人呢?他們又為何不出來?甚至百家城的城主都未出來?!?

    “神秀湖現在像是倉庫里是不確定能否熬過一個饑荒的糧食,有手持兵刃的士兵守護。倉庫外是數不清的眼睛餓紅了的難民,隨時隨地都可能餓死,他們拿著鋤頭和鐮刀,想要沖進倉庫搶奪糧食。難民一邊要提防士兵的兵刃,一邊要提防沖進倉庫后隨時可能砸向自己的鋤頭。士兵地勢極佳,兵刃鋒利,體力充沛,但他們人少,不敢輕易地驅趕難民,更不敢讓難民知道自己人少?!扁缀涎凵皲h利清明,“難民們知道這倉庫里的糧食是用來救濟他們的,但是他們生怕分配給自己的糧食不夠熬過饑荒,所以想要去搶奪,搶到足夠的糧食,他們不在乎自己搶了糧食,別人夠不夠吃,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活過這個饑荒,甚至還有更加餓瘋了的,要去糧食的來源地搶奪糧食。士兵要維持著秩序,守住饑荒里最后的規矩,以免大亂。他們所有人的矛盾都集中在糧食上,卻很少有人想過,這些糧食是耗費了將近兩個季度種出來的來,不會去想,是誰種的糧食,是誰救濟的糧食,更不提感恩?!?

    庾合一言一句地說著,語氣沉悶且急促。

    井不停一言一句地聽著,眼中的驚駭于敬佩愈來愈濃。他驚駭的不是現在的局勢這么嚴謹,而是庾合那敏銳的局勢嗅覺,以糧食、士兵、難民、饑荒四者十分貼切地詮釋了這神秀湖大潮乃至大半個天下的局勢。與庾合相處這么就以來,他一直覺得庾合身為三皇子,卻絲毫沒有皇家子弟的作態和言談,一直以為他沒有經受過皇家王室的教育,不是大玄的繼承人之一。

    這一番言語下來,井不停徹底改觀,非常明晰地知道了,庾合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井不停據手,佩服道:“三皇子一席話,當真鋒利!”

    庾合搖了搖頭。他在心里沉吟:“說得再激昂有什么后,還不是無法改變自己是難民的一員?!?

    庾合捏著懷里正散發熱意的玉佩,沉默了一會兒后呼氣說:“我去一趟百家城?!?

    井不停問:“百家城不是封城了嗎?”

    庾合搖頭,“封城封的伺機攪亂的人?!彪S后,他轉身離去。

    井不停不太明白這一點,他轉身看向曲紅綃和溫早見,問:“你們呢?”

    溫早見看向曲紅綃,脈脈含情的眼神不言而喻。

    曲紅綃正想說“留在洞天”,忽然只覺心中“靈犀”微動,然后說:“我也要去一趟百家城?!?

    溫早見隨后說,“我也一樣?!彼淮煌6嗾f一句話,直接給他安排了,“你就留在洞天,照顧好洞天和胡蘭小師妹?!?

    正說著,忽然洞天的門被敲響,一句話都沒說的胡蘭默不作聲地走過去,將門打開,看到來人后,她眼里一下子涌出光彩,“是你?”

    “噓——”來人連忙噓聲。

    洞天中,三人看去,只見那門口站著一身材高挑的青衣女子,背負一把長劍。正是前幾天遇到的“大劍仙”或者。

    或者朝洞天里望了望,小聲問胡蘭:“你先生不在吧?”

    胡蘭點頭,隨后疑問:“看樣子,你不想讓先生看到?”

    或者俯身,貼在胡蘭耳朵邊上說:“我要把他的學生悄悄帶走,肯定不能讓他看到?!?

    胡蘭愣了一下,然后反應過來,立馬要往后退去,手腕卻早已被或者緊緊抓住?;蛘咝χf:“走著!”

    曲紅綃見此,氣勢傾瀉,正欲去奪回胡蘭,但再看去,或者和胡蘭已然消失不見。隨后,她掛在腰間的木牌傳進一道神念——

    “放心,我帶她去玩一玩,隨后送回來?!?

    曲紅綃愣住了,愣的不是或者的神念,而是神念傳進了木牌。她很是疑惑,這木牌是子母牌,母牌在自己這兒,子牌在胡蘭那兒,為何或者的神念會傳進母牌?難不成是或者通過胡蘭的子牌傳的?可那沒有必要啊,她完全可以直接傳神念給自己??!這么做,有什么必要?好玩?還是故意的?

    曲紅綃愣神許久,她想到了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或者那里也有子牌。但是,當她一想到這個可能,立馬就忘卻了。

    “沒事吧?!睖卦缫娔笾t綃的衣袖,搖了搖問。

    曲紅綃回過神來,搖頭,“沒事?!彼酆熚⑽⑥侵?。

    “剛才那個人,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溫早見不確定地問。

    曲紅綃眼睛微微睜大,轉向溫早見,皺眉問:“你忘了?”

    “真見過?”溫早見頓了頓,然后撫了撫額頭,“可我怎么想不起來呢?”

    明明才隔了四五天啊,曲紅綃心里忽然感覺有些壓抑,像是某種未知的事物突如其來,壓在心頭,讓她喘氣不能。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再沉沉地吐出去,沒有和溫早見解釋,便說:“忘了就算了,沒必要去探究?!?

    溫早見是個好奇的人,但是耐不住她很聽曲紅綃的話,乖乖地點了點頭。又問,“胡蘭呢?忽然被那個人帶走,會不會有事???”

    曲紅綃并不確定有沒有事,只是直覺上覺得不會有事,她深知那個女子劍仙本事超出這天下絕大多數人太多太多,遠遠不是自己能觸及的,出于保險,她將這件事,通知給了葉撫?!拔彝ㄖ壬?,沒事的?!?

    井不停在后面看得是滿臉疑惑,正想問,結果曲紅綃帶著溫早見邁步便離去。

    洞天里,便只剩下他和墨香。

    在原地里出神許久,他是真的沒什么事,閑著的?;厣窈?,他轉身笑著對墨香說:“墨香,我們來下盤棋吧?!?

    墨香天真地笑道:“好呀!”

    ……

    “落雪是冬,化雪是春?!?

    李命負手而立,站在第五家的玄定場。

    玄定場很大,大得像是一片霧氣繚繞的湖。這里只站著幾個人,所以顯得很是冷清。除了還在閉關的莫長安,以及逝去的第五立人,七大家的老祖都在這兒,還有第五伏安這位接班人,以及精神面貌略顯憔悴的第五鳶尾。

    “長山先生,這是什么意思?”陳縹緲問。

    “春生萬物……這是《清風》中的一句話?!崩蠲f。

    陳縹緲當然知道這是《清風》中的一句話,只是不明白為何長山先生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李命沒有解釋。其他人也沒有去問。第五鳶尾卻忽然抬頭說:“可這場雪什么時候才能化?看樣子,許久都不會停下來,我們等不到春了嗎?”

    第五伏安皺眉說,“鳶尾,不要亂說話!”

    李命抬手示意無礙,他看著第五鳶尾,溫聲說:“春就在那里,不論如何都會到來?!?

    “可我們,該如何等到春的到來?長山先生?!钡谖屮S尾掩抑著自己的悲傷,輕聲問。第五立人的逝世讓她很是難過,因為就在那前一刻,她還在同她對坐共食,還受了她的囑托?,F在看來,她覺得那是自家老祖的最后囑托。

    李命看著她說,“大雪要掩蓋神秀湖,要先將我掩蓋??犊ぐ旱脑挷贿m合我這種上了年紀的,但我經歷了九次大潮,這次是第十次。儒家講究數九為極,十為整,湊個整吧,這次不論如何,我還是要讓它圓滿?!?

    陳縹緲上前拱手,“長山先生躬身萬載,得命所安?!?

    “長山先生躬身萬載,得命所安?!?

    “長山先生……”

    滄桑、沙啞、沉悶的一聲又一聲響起在玄定場。他們都是幾千歲的人,老的老,陳的陳,講話的確也是那般,老氣沉沉,如同李命說的那般,講不來慷慨激昂的話,自然不得氣勢磅礴。但,那一句句話里,卻充斥著無比讓人心安的力量,即便再有氣無力,也重如萬頃山,字字落定,壓在這玄定場。

    唯獨第五鳶尾沒有說話,她死命地咬著牙,似乎很不甘心。

    李命很理解她,無非是在想,自家老祖也本應該在這場合說出那句話的,但現在卻只有自己孤零零地站在這里。

    沒有人去怪罪她?;盍藥浊q了,都是經歷過數不清的事的人,沒有誰不能體會到第五鳶尾的處境。但同樣的,他們也沒有誰去安慰她,他們都知道,懂事明理的她不需要人安慰,只需要讓時間排解悲傷的情緒。

    高雅開口說:“長山先生,還不喚醒莫長安嗎?如今少了第五立人,再少他的話,怕是很艱難?!?

    李命搖頭,“莫長安在關鍵時候。而且,偌大一座天下,也不止我們幾個希望這趟大潮好好的?!?

    “可那終究是外人?!?

    “對于大潮來說,我們都是外人?!?

    “若是失敗了……”

    “我沒有考慮失敗的情況?!崩蠲ǘǖ卣f。

    這乍一聽,似乎很不負責。但其余眾人聽了后,只是沉沉吸氣,然后長言,“我等,伴長山先生左右?!?

    ……

    庾合是收到竇問璇的召喚后,才離開的。如他所言,百家城的封城并沒有封住他,畢竟也是大玄王朝的三皇子。

    進了百家城,沒有多關注其他,直接到了竇問璇所在之地。

    進了住處后,正欲呼叫竇問璇,卻感覺這里有一股很熟悉且具壓迫感的氣息。朝那正房里看去,只見竇問璇站在那里,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未做其他。登時,他知道,有其他人。

    會是誰呢?

    庾合一步一步朝里面走去,門的一側擋住了房間里的情況。他知道,那人就在里面,因為越是靠近,便越是感覺氣息的濃郁。

    一步,邁入房間里,赫然看去。須發皆白的老人坐在那里,身披麻衣,閉著眼,沒有聲息,如同死去。

    庾合看見他的剎那,心里猛然一緊,如同被抽干了血。

    “三皇子,請進?!备]問璇呼道。

    庾合閉了閉眼,睜開后,大步向前,雙手抱參,行禮,“天官大人!”

    天官睜眼,昏黃暮沉的眼眸里沒有絲毫光彩,“你可以叫我黃爺爺?!?

    庾合未收禮,頭低得更低,“那是庾合年少無知,不知天官大人身份?!?

    天官笑了笑,“我想,那個時候,即便你知道我的身份,也依舊會叫我黃爺爺,而不是天官大人?!?

    “所以那是年少無知?!?

    上了年紀的人似乎都喜歡追憶過往,天官大人也不例外。他眉目虛沉,“還記得那時候,我守著皇陵,你隔三差五地便來這里找我講埋在陵里的人的趣事。如今大了,反而生分了?!?

    “自古以來,天官大人守著大玄皇室,是我們當之無愧的護道人。幼時不諳世事,不知尊敬,現在既已知曉,不可不尊敬?!扁缀险f。

    天官幽幽地說:“我還是喜歡不知尊敬的你?!?

    庾合沒有當真,畢竟眼前的是大玄建朝便存在著的人,如果不是大玄上下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定然要比皇帝有威望得多。即便是他庾合,也是他的父皇親口告訴,才知道的。如今,他想的是,既然天官大人都來了,那大玄無論如何也不能置身于外。

    “多謝天官大人抬愛?!?

    天官嘆了口氣,搖頭說:“年紀上去了,說的話總是沒人信?!彼]了口氣,“算了算了,不說這些?!?

    庾合問:“天官大人來此,可是為神秀湖大潮而來?”

    “自然?!?

    庾合頓了一下,又問:“為大人自己,還是?”

    “為你?!?

    “為我?”

    “為你?!?

    庾合笑道:“天官大人說笑了,我區區一個皇子,不值當?!?

    天官神情不變,“我也只是區區一個守墓人,是大玄的子民?!?

    “大人過謙了,你是皇室的護道人,我們皆有恩于你?!?

    “恩?這個恩,有什么用?”

    庾合不知如何回答,說實在的,他并不知道大玄王朝能給天官大人什么?!巴磔叢恢??!?

    “我為大玄人,當為大玄盡心盡力。所以,這次我來了?!?

    “可為我而來,這未免……”

    “未免太過牽強?”

    庾合點頭。

    天官說:“為你而來,也是為大玄而來?!?

    庾合笑道:“我怎么能代表大玄?!?

    天官并未回話,只是看著他。他抬起頭,看了看天官,見他未有神情變化,又看了看旁邊的竇問璇,她也未有神情變化。

    見兩人這般,庾合便明白他們的意思了。他低下頭,“晚輩惶恐不能?!?

    “人都是惶恐的,能也是不能變來的?!碧旃僬f。

    “晚輩不明白,為何選我?是父皇選了我,還是天官大人選了我?!?

    “是大玄選了你?!?

    “大玄?”

    “對,大玄?!?

    “我不明白?!?

    “會明白的?!?

    “可我不明白,不能心安?!?

    “局勢走得太快,留給我們的時間并不多,希望你能承受?!?

    “可,你們沒有——”說著,他停了下來。他想問,你們沒有問我愿不愿意。

    “沒有什么?”

    庾合搖頭,“我說錯了?!敝苋羯氖虑楦嬖V他,有些事情并不能得償所愿,如周若生的心意、身份,都在對他說,世間事,大都并非如意。

    他抬起頭,赫然說:“我們是貪婪的難民?!?

    竇問璇聽此愣了一下,她雖不知意,但知道那不是好話,不由得有些急。

    天官卻并未在意,“我們要活下去,要擺脫難民的身份,要將‘大玄’前面的‘大’字去掉?!?

    “未必如意?!扁缀险f。這種陣前自降士氣的話說來本就不好聽,何況是在天官面前。竇問璇生怕天官大人生氣、惱怒,但是當她看向天官大人時,卻發現其神情并未變化。這時,她才知,天官大人對庾合真的很是包容。

    “若是如意,我便不會來?!碧旃僬f。他自是從庾合的話里聽得出來他并不像參與這件事,更不想成為被“大玄”選中的人。他沒有生氣,因為他知道庾合是一個怎樣的人,不然的也說不出“我喜愛不知尊重的那個你”這樣的話來。同時,他也知道,“大玄”選中了他庾合,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庾合聽此,深深地吸了口氣,“奪母氣,于我們何處?”

    “在大勢中爭一片山河?!?

    “晚輩知悉?!?

    ……

    禁衛軍占據控制著百家城每一條街道,沒有人敢攪事,當然了,現在這個時候,看那天上的北參祭壇比攪事重要得多。他們大多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對那北參祭壇、大潮以及當前形勢大肆議論。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卻有一個聲音格外的扎耳且突兀:

    “算命嘞!算不準不要錢!”

    年輕且頗有些邋遢的道士撕開了嗓子吼,邊吼還便招搖那不知畫著哪一道派標志的黃布旗。他擺這個搖搖晃晃的小桌子,一張八卦圖鋪在上面,也不避風雪。他在大雪中拼命招展的樣子,滑稽得很。這個當兒,可沒有人去理會他,把他當了瘋子,傻子,蠢貨。

    卻有一對人,急匆匆地走過去,為首者一把將那揮舞著的黃布旗止住,質問:“寧江湖,你在干什么!”

    年輕道士寧江湖看見來人,喜笑顏開,一把把八卦圖和小凳子上的雪掀開,“紅綃啊,快坐快坐,你可是稀客啊?!?

    曲紅綃沒有理會他,凝眉問:“你在這里干什么?”

    寧江湖挑眉,“算命??!”說著,他搖了搖旗。

    “寧江湖,我尊你是師叔,不愿與你動干戈。你不是被陳師祖禁足了嗎,怎么又跑出來了!”

    “嘿嘿,師叔我本事大啊。上天不能,我遁地,遁地不能我轉世?!?

    曲紅綃拳頭握緊,然后又無奈嘆氣松掉,“你快走吧,陳師祖也在神秀湖。算了,我都知道你在這兒,師祖肯定早就知道了?!?

    寧江湖擠眉弄眼道:“你放心,他現在不會抓我的?!?

    “我是希望你快點回駝鈴山,不要在外面騙人了,每次都要駝鈴山給你清理后事?!?

    “騙人?”寧江湖急得蹦起來,站不住腳,“道士的事情,怎么能是騙人!”

    “你還算個道士?”曲紅綃挑眉。

    “我怎么就不算道士了?”說著,寧江湖將注意轉移到曲紅綃身后的溫早見,忽然弓著腰,笑哈哈地說:“這位女施主,要不要我給你算一卦?”

    溫早見愣了一下。曲紅綃伸手,連忙將她護在身后,“不需要。師叔。你那套還是去騙別人?!?

    “怎么能是騙呢,這位女施主,我肯定算得準!”他擠了擠眼,對溫早見說:“算姻緣算嗎?”

    溫早見問:“這也能算?”

    寧江湖拍拍胸膛,“當然了,我可被人稱作小月老??!”

    曲紅綃轉身對溫早見小聲說:“他在駝鈴山給一對道侶算,說他們可以白頭偕老,結果次日,兩人修煉時,就走火入魔,生機反噬,一夜白頭?!?

    溫早見驚訝地張了張嘴,小聲問:“真的?”

    曲紅綃認真點頭,“你可得小心,不要讓他隨便算?!?

    寧江湖憋了口氣,“的確是白頭偕老啊,不是挺準的嗎!”

    實在說,若是曲紅綃不說那個事,溫早見還不怎么好奇,這一說了,反而好奇。她小聲問曲紅綃:“要不,算算?”

    曲紅綃皺眉,“都這樣了,你還算?”

    溫早見眨眨眼,“算一下嘛,小小地算一下,應該沒什么大不了的。好嗎,好嗎?好嗎?”

    曲紅綃認真思索著。

    寧江湖在一旁抿嘴笑個不停。

    片刻后,曲紅綃轉身,對寧江湖說:“她是我的道友,你不要亂來,要是亂來,我定要跟師祖說,關你一萬年。師叔你知道,我不說玩笑?!?

    溫早見滿足且難為情地站在后面,她心里美滋滋的,知道紅綃已經對自己很上心了?,F在要做的,就是努力那“友”變成“侶”,畢竟她家先生都沒反對,就靠自己努力了!

    努力呀!溫早見。

    “我從不亂來,紅綃,你也知道的?!睂幗J真說。

    曲紅綃滿不情愿地說:“算吧,算吧?!?

    寧江湖笑呵呵地溫早見說:“你坐在這兒?!彼噶酥感〉首?。

    溫早見點頭做了下來。

    “手放在八卦圖上?!?

    溫早見照做。

    接著,寧江湖食指點在八卦圖另一邊,閉上眼,眉頭閃爍片刻后,睜眼露出一副遺憾的神情,“不妙,不妙!”

    “什么不妙?”曲紅綃搶在溫早見前面,“你可不要亂說話?!?

    “我從不亂說?!?

    溫早見問:“師叔可是算出什么了?”

    “既然你也叫我一聲師叔,那我還是實話實說吧?!睂幗@了口氣,搖著頭說:“你這一生,恐怕難遇良緣,不得世公子翩翩啊?!?

    溫早見想了想問:“意思是,遇不到合適的男人?”

    寧江湖說,“差不多?!庇謫枺骸拔規湍愀膫€命?”

    溫早見搖頭,滿不在乎地說:“我還以為多大個事呢,區區男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

    溫早見躬身一禮,“謝謝師叔!我們先走了啊?!?

    說完,她牽著曲紅綃就離開了。

    走著,她貼著曲紅綃說:“我還生怕我以后會跟一個男人結緣呢!”

    曲紅綃笑了笑,笑得有些勉強。這么明顯的暗示,她自然知道??稍绞沁@樣,她心里就越不安,越難割舍,越是復雜。

    寧江湖遙遙地看著兩女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

    “多好一姑娘啊……”

    大雪紛飛的街道上。溫早見問曲紅綃:“我們去哪?”

    “見一個人?!?

    “見誰?”

    “就是剛才我口中的陳師祖?!?

    “陳放大圣人!”

    “嗯?!?

    “我有點緊張?!?

    “見先生的時候,你都不緊張?!?

    “我也有緊張啊,只是你沒看到。再說了,你一直都說先生很平易近人的?!?

    “陳師祖……不是很平易近人?!?

    “那我還是不去吧,就在外面等你?!?

    “也可以?!?

    “算了,我還是跟著你?!?

    “可以?!?

    兩人來到一個小洞天。進去后,立馬就看到院子里開著一樹臘梅,以及一只正在從嚼臘梅的黑驢。

    見到曲紅綃走進來,黑驢哼哧哼哧地叫喚了兩聲。

    曲紅綃走前去,撫了撫黑驢額頭的唯一一撮白毛,順手摘了朵臘梅給它。

    “我可以摸摸嗎?”溫早見問。

    “可以,它雖然是頭驢,但是脾氣不大?!?

    “驢跟脾氣大有什么關系嗎?”

    “倔驢脾氣,倔驢脾氣的嘛?!?

    “可那是形容倔的,跟你一樣?!?

    “我很倔?”

    溫早見笑了笑,“誰知道呢?!闭f著她撫了撫黑驢的白毛。黑驢十分配合地蹭了蹭。

    “紅綃?!睆臉抢镒叱鰜硪粋€中年人。

    曲紅綃看去,然后上前點頭行禮,“師祖?!?

    溫早見瞧了瞧,發現這個陳師祖似乎跟大街小巷里的普通中年人沒什么區別,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定然轉身就要忘了面貌。出于禮貌,她上前行禮,“洛神宮洛神傳人溫早見,見過陳放大前輩?!?

    陳放點了點頭。

    曲紅綃問:“師祖找我有什么事嗎?”

    陳放說:“我畢竟是你的師祖,自是要關心?!?

    曲紅綃說:“神秀湖大潮當口,不便與師祖多說,還是等過后,紅綃再同師祖一敘?!?

    陳放嘆了口氣,“紅綃,你還在怪我?!?

    曲紅綃搖頭,“紅綃從來沒怪過師祖。受師祖照顧成長至今,感激都來不及,何來的怨怪?!?

    陳放沉了口氣,沒多說,“我主要是想問一問你之后的打算,是回駝鈴山,還是繼續行走?”

    “落星關之事未終,我自是要去落星關。再后,東南西北中、千島、五海、十圣地、四十九秘境,還有許多我都沒去過,身當人間行者,不能停下腳步?!?

    陳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罷也罷,多走走總要比悶在山上好?!?

    曲紅綃點頭?!皫熥孢€有事嗎?”

    陳放沉默片刻后,說:“你身上有文氣?!?

    曲紅綃點頭,然后大大方方地說:“我在跟著一位先生念書?!?

    “儒家的先生?”

    “不是?!彼矝]有解釋。

    “希望到時候能見一見你的先生?!?

    “過后我會跟先生說?!?

    “那,就這樣吧?!?

    “師祖保重?!?

    說罷,曲紅綃轉身便走。溫早見連忙行了一禮,然后快步追上去。

    陳放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哀傷,隨后又恢復清明,望著天上的祭壇。

    就算是傻子,都能感覺到曲紅綃和她師祖之間有矛盾,溫早見哪里能不知道,她沒有去過問,免得觸及到矛盾,老老實實地跟在曲紅綃后面。走著,走著,曲紅綃轉身說:“我們去喝酒吧?!?

    “喝酒?你會嗎?”

    “喝著喝著就會了?!?

    “那,走吧?!?

    ……

    虛空的階梯上,沒有人看得到秦三月和葉撫的身影。階梯很高,很長,他們走了許久。

    “老師,就要到了?!?

    “嗯?!?

    “我還是有些緊張?!?

    “沒關系的?!?

    “嗯?!?

    到了最后一道臺階上。葉撫松開了秦三月的手,“去吧,走上去?!?

    秦三月恍然若失,“老師不跟我一起嗎?”

    “我會跟在你后面?!?

    秦三月低頭,“可我希望老師你能握著我的手?!?

    “那樣不合禮數?!?

    “禮數有那么重要嗎?”秦三月出乎意料地問。她本是最知禮的。

    “三月,去吧?!?

    秦三月駐足,看著葉撫許久,說:“告靈結束后,我希望老師能做面條給我吃?!?

    葉撫笑著說:“當然可以?!?

    秦三月點頭,然后吸一口氣,轉身,一步邁入祭壇。

    在她踏足祭壇的剎那,八面十六方銘刻著符文的幡旗呼嘯起來,獵獵作響。整個祭壇通體散發出紫玄色的光,如同懸立在天上的天眼。她像是一道虹霞,遙遙升起,然后掛在長空,落進紫玄色的天眼里?!氨眳ⅰ眱蓚€除了大以外,沒有任何特點的字上,腐蝕、風化的痕跡一片片掉落,露出其原本的模樣,一如盛日,一如皓月,當空而立,可參日月。

    符文作星辰,紫玄當深空,北參為日月。

    那祭壇,便是一片天!

    秦三月一步一步走在其間,神圣縹緲的祭祀袍隔絕一切凡俗氣息,她便真如那九天而落的玄女。她不看百家城,不看神秀湖,不看陰云,不看風雪,只遙遙地看著北海深處那聚成一圈又一圈的圉圍鯨。她伸手,去觸摸,感知,感受,好似能隔著遙遙不知幾萬里,體會到它們留給世間最后的溫柔。

    她正身,正聲:

    “玄命司于此,告天下:

    千年鯨落,回溯母氣,天地往復,生生不息。

    圉圍之眾,當與天地同葬!

    今以北參之祭,慰以安命!”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20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牛仔骑马游戏 哈尔滨按摩休闲中心 美知广子最后10分钟 佐佐木明希倒垃圾中文字墓 山东11选5和值走 微信上如何做麻将代理 华体足球比分网 浙江11选5 微乐棋牌官方网站 森林之王 打麻将必胜绝技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日韩a片播放器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 777足球比分 山西11选5开奖结 东京热哪些漂亮